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4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毒药 为‘罗罗鸟反杀’的皇冠加第四更
    刘小喵和江寒都在我的努力下从鬼仙棺中凝练出了自己的分魂,上一战连一招都撑不住,就给两仪境修士打得灰飞烟灭,大家经过鬼仙棺中的思考,都已经有了自己想法。只是憋着一股气是难免的。

    刘小喵变化是最大的,原本还有些傲娇,但出来后就沉默了,盘膝坐在那有些萎靡不振,爱剑断了,装备全都坏了,自己的同伴也烟消云散,难不让她刻骨铭心。

    “主公,小黑……呜呜……可是救出来了?”江寒在那嗖嗖掉着泪,他那个年代重感情。为知己伙伴能以命相搏,黑毛犼和倒霉熊对他而言。都是救过命的伙伴,特别是黑毛犼,是能够把背后放心交给对方的伙伴,一别再无缘相见,如何不伤心?

    “他和熊哥当时一起陨落了。我因为可以避雷,躲过了一劫。”就算经历得太多,但对黑毛犼和倒霉熊的死,我仍耿耿于怀,他们死了,我对仙门有着强烈的恨意。

    江寒和刘小喵都伤心不已,我又安慰了好一会,才拿出了阴气块给他们恢复实力,毕竟他们魂体还很虚弱,有必要恢复到半仙的强度,我才能帮助他们强行引雷。

    刘小喵和江寒脸皮没宋婉仪厚,道血的给与就随便得多,用阴气凝血成珠这种事我还是能够做到的,凝冻了好些道血给他们后。我也不再去打扰他们,给与他们时间安心冲击回半仙。

    闲下来的时间段,我拿出了两本取自谢缪的古籍,准备研究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不过我看了半天,因为不懂象形文字,看得只是一头雾水,准备先丢回包裹中,以后带回天一道再说。

    “不要小看这两本书,散修能够稳扎实打修炼到两仪境的并不多,况且他还是在两仪境里就拥有剑丸者,若非我有青天卷。恐怕单打独斗也讨不到好处。”刚把书籍收进包裹,老祖婆就说话了。

    我一听顿时大喜,只要是宝物那就好办了,当即掏出了手机,一页页的拍了过去,准备到了阳间就发邮箱,韩珊珊是知道我邮箱的,到时候让她给我研究个剑丸出来。

    “此人天资聪颖,年轻时就跟你一样奇遇连连,不知哪里找来的两本书,一本叫《奇珍异解》,一本叫《寿丹术》,年轻一辈就通达四海了,而别人还在行走世间时,中年后的他已开始四处寻访仙山,最后隐居到了十万大山深处,苦修这两本异术,他在没有庞大家业,也无显赫家世的情况下,仅凭借一人而修到了两仪境,真可谓是天纵奇才了。”老祖婆继续说道。

    “原来竟然有这么一段人生,那老祖婆,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不禁对这谢缪的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亦好亦坏,脾气古怪,这种人不善沟通,恃才傲物,桀骜不驯,所以觊觎的东西无不认为该属于自己,也会为自保不顾一切,若当时不杀之,必留后患。”老祖婆果断无比,对谢缪的脾性也做了总结。

    “哦,对了老祖婆,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仙门的接应队伍中?又和这谢缪同处一队?”我看老祖婆打开了话匣子,就知道她恢复差不多了,赶紧就爬到了她面前听候训示。

    老祖婆是大大的能人,是儒门的泰斗,说话语气都带着威仪,多听听反正总不会有错。

    “当时和你分开,我就回了夏家将青天卷收了,并隐入了深山中布下青天卷修炼,偶有一日有所得,竟无任何芥蒂就到了两仪境,可谓水到渠成,但之后在冲击三才境的时候,却遇到了仙门传讯,令我前往仙门开会。”老祖婆不急不缓的描述起来。

    和我分开的时候,应该是和杜古剑对决的时候,当时老祖婆因为初次使用青天卷,难免消耗不少的仙力,回去的时候肯定要好好进山找仙气恢复的。联系了我的情况,也就得出了结论,青天卷在没有了蚊子大神的仙力支撑,当然就难以为继了,像是在后山那摆着就已经不可能了,所以老祖婆也就带着青天卷进了山。

    “仙门传讯开会,是不是去说浩劫天灾的事情?”我好奇的问道,这个是目前最大的事情了,不过仙门倒是厉害,老祖婆躲在青天拘,他们居然都能寻来。

    “不错,正是浩劫天灾的事情,说是天下有修为的地仙都要前往讨论和应劫,否则浩劫一来,大家都难以逃脱,我见来人客客气气,修为也极高,并且带着几个散修,就将信将疑的跟他去了仙门,一路上果然还遇到了不少的散修,而谢缪便是我最先认识的,同属方圆千里内的散修。”老祖婆确定了这次开会的目的。

    同时我也惊讶于仙门的厉害,居然能够连老祖婆这等隐于青天拘的散修都找到了,而老祖婆说对方修为极高,那肯定是三才境往上算才对,不然以老祖婆的修为和实力,不打一架谁肯跟你走?

    “老祖婆,这谢缪可有洞府?”我岔话道。

    结果老祖婆皱起了眉,作势就打,说道:“又想打人家遗留道统的主意吧?且听我说完再说这些!”叼团休弟。

    “哦,好。”我小鸡啄米的点头,这谢缪有洞府是肯定的,至少里面肯定有丹炉,有炼器的各种工具材料,我如果找到他的洞府,没准还有当时他炼制剑丸的材料呢?

    “我们都接到了浩劫天灾的消息,也答应按照仙门说的,回去之后,在自己的区域里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在他们办事、出任务路过的时候,如果有需要将给予一定的方便,而才过了不久,也就是这段时间就有仙门的低级地仙上门了,说是有个重要的任务,需要让我们周边区域的散修地仙作为接应者,届时发符纸互相联系,甚至如果他们出点什么事故,我们代为接应回仙门也极很有可能,并且也把任务的内容主要的部分告知了我们。”老祖婆缓缓看向了我。

    我知道老祖婆当时看到我名字的心情,不过这都是后面的事了,我倒是对仙门把天下地仙都联络上的手段更感兴趣,到底天下有多少地仙?实力有多强?还有仙门的实力分布又是如何?

    “祖婆,这仙门到底有多少地仙?世间地仙又有多少?他们许诺下了什么好东西给大家?散修不都是没好处不愿意干的么?”我好奇的问起来。

    “仙门地仙不过百,世间仙家不过千,或藏于深山野林,或大海孤岛间,又或阴间鬼域、诸界夹缝苟存,而凡有天地仙气存在的地方,皆有他们的踪迹,不过,这个格局其实早已经破了。”老祖婆无奈摇摇头,随后说道:“仙门许下了地仙丹,甚至还有渡劫丹一类的珍贵丹药,甚至是法宝一类的重宝,总之需要什么,仙门几乎都能满足,大家当然也就应下了,况且不去做的话,将等同和仙门对着干了,不但遭来世间仙家抵制,甚至还会招来大祸,你想想,他们连我都能找到,第二次同样还会来,所以谁又会退出?”

    仙居然有上千之数?不过想想也是,世间寰宇,大得我想象不到,有这么多仙家也实属正常,况且也是带上鬼仙、妖仙、魔仙、诸仙的,谁知道还有什么古灵精怪在,都很正常。

    “地仙丹?我这还有两盒呢,祖婆你如果冲击三才境,这个少不了吧?”我一听老祖婆也免不了俗,当然是屁颠屁颠的拿出来给她,老祖婆现在修为越高,对我就越重要呀!

    “地仙丹?”老祖婆看我拿出了两个宝盒,似乎有些愕然,但很快就从我手中接过来,并且十分认真的看了起来。

    我以为她一定会高兴的笑纳,可结果让我意外的是,她随手就丢到了一旁:“这确实是仙门炼制的地仙丹,可惜,它们都是毒药,两盒一共十二颗,现在里面却少了两枚,你都给谁了?”

    我怵然心惊,还有两枚我之前给了莫景然和魏娟!是毒药?不会吧?这东西谁拿到了都会第一时间服下,毕竟也怕夜长梦多呀,那这两位吃了不会死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