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5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抽髓
    我看这里的位置,已经到了北方境内了,毕竟仙门的正规军部队来了,刚才那一次昆仑山的魔仙门十人队反击,应该算是最后一次了吧?

    只是李破晓和李断月居然也在这群人里面。我就闹不明白了,难道他们是给选去了仙门?亦或者是有什么打算?乾坤道不应该在这里才是。

    “几位道友没事吧?”白衣白剑远远的就问道,骆青姑等人都表示自己没事。

    等到一群的地仙靠近过来后,白衣白剑的老年男子和丁辰等人点头,最终却是直奔向我,这人身形很高大,站在我身前足足高了我半个头,他有些低头的看向我:“你就是夏一天,气运之子。”

    “你又是谁?”地仙境修为我是分不清的了,只觉得他修为奇高。而且相当有气派。

    “呵呵,我是萧睿子。负责带领仙门诸位道友前来接应大家的,觉得你就是气运之子,故而有此疑问,若是你自己不知道,我便不问了。”萧睿子淡淡一笑。全无在意的样子,但说完她又看向了全婵妤,好奇问道:“还有昆仑山修士在此,道友门中近来与我们仙门有些许不和谐,却为何反与诸位道友同行?”

    “我是他的人,不跟着他,跟着谁呢?”全婵妤全无纠结的说道,表情变化倒是不大。

    “若是家属,倒是没问题的。”萧睿子点头后,又看向了妖修胡清雅,而丁辰嘴里说了几句话后,萧睿子也就懒得去过问了,显然听到了丁辰的传音入密。

    “几位道友,你们看这气运之子如何?是否藏有祖龙之灵?”萧睿子再次把目光传递向我。

    他身后的几位看起来颇为厉害的地仙走向前来。其中一个面色狰恶的人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抽魂便知,龙魂霸道,当侵蚀了此子一部分的魂识,怕他不过是半龙半人的东西而已了。”

    “不错,如此嚣张,若非是龙性,我便想不出来他何以敢以悟道身份对我们仙门地仙,乃至萧师兄如此不敬。”面无表情的女子评论道。

    又一个看起来颇为冰冷的女子沉吟后说道:“龙性好斗好色,但凡给侵蚀之人,皆有此表现,我觉得他体内必有龙魂。”

    “戚道友、李道友、刘道友意见这次倒是统一。那我们倒来看看两位非地仙期的修士看法如何?”萧睿子淡淡一笑,随后看向了李破晓和李断月说道:“两位道友师侄,你们随我们折转而回,实在是辛苦,本不该再劳烦你们,但眼下长路漫漫,我们仙门也不能全无主见就带回这孩子,否则若是在中途化身祖龙脱逃而去,亦或完全和祖龙同化,那可就糟糕了,你两人却看看这与你们同龄的夏一天,可是身负祖龙气运的同时,给龙性浸淫了?若是有异,我也可先将其抽髓封印,再往远途。”

    我冷笑出声:“原来是把我当成物件了呀,萧睿子,这你老东西看不出问别人做什么,有本事就来抽我魂髓试试。”

    萧睿子轻皱了下眉,而后面一群地仙顿时群情激奋,全都炸锅了。

    “好个毛头小子,居然敢这么和萧师兄说话!真不知死活,以为仙门是你家后花园么?”

    “必然是龙魂侵蚀!”

    “建议抽髓封印,谨防大祸降临!”

    “萧师兄,躯壳无用,避劫者乃星云之龙祖龙所为,抽髓封印方是正途!”

    李破晓和李断月全都蹙眉看我,等待一群地仙的激烈言辞过去后,仍然没有说话,直至萧睿子又问起,李破晓才平静说道:“萧前辈,这人天生就是这般,不会是有祖龙后才这样,至于如今有没有祖龙在身上,前辈都看不懂,我就更不知道了。”叼共尤划。

    “呵呵,以前就这么嚣张么?倒也奇哉。”萧睿子捏了捏下巴,随后飘向了我,伸出手往我额头那探去。

    “老妖怪。”我森然一笑,拉着全婵妤就出了好几里外。

    “缩地术。”萧睿子惊讶的看了一眼,却没有追来,反而瞅向了骆青姑等人,询问他们是否知道这事情。

    “萧师兄,此人行事乖张,一路以来皆是如此,但若说是祖龙是否在他身上,我们却是不懂的,因为未曾见过任何端倪和表现,而且这小子非常擅长奔逃,即便是萧师兄,恐怕也难以抓住他。”尹逸桦有些尴尬的又说道:“而且别看他只有悟道,我们实际上吃了他不少的亏,之前一个有剑丸的两仪境散修,竟还给他活活炼死了,万不可用常理和平时作风对待。”

    “抽髓封印也不可么?毕竟门中任务是将气运带回,能动的气运,控制起来却是棘手。”听说有剑丸的两仪境修士都给炼没了,萧睿子嘴上不说,但当即沉吟起来,皱眉看向骆青姑。

    骆青姑脸上一苦,不过仍然说道:“我觉得大不妥当,萧师兄,他其实是自愿上仙门的,如今萧师兄想把他抽髓封印,恐怕他听了可要跑了,而且我们接到的任务也只是将气运带回仙门,之后的事情由其他老前辈去处理就是了,他既然愿意上仙门,我倒是不想额外生事。”

    其他人当然不大服气,所以立刻出声反驳。

    “荒谬,龙魂侵蚀可大可小,此是祖龙!星云之龙,身上每一星皆是一颗星球,也是一切龙之始祖!更是不能常量推断和猜测,建议趁其未长,立即封印!否则迟了,恐再无可奈何了!”

    “骆师妹,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不过一个悟道期的孩子。”

    “闵道友,这个任务不是你们的,你当然这么说,我不管你们要抽魂还是夺髓,回到山门自行决断,但现在介入我们的任务就不行!”骆青姑一挥手就制止了。

    “骆道友和尹道友的任务也不能完成大半了才让他们退出,而封印龙魂也是大家担心之下的办法,不过,先听我丁辰一言,其实气运之事,大家都知道,它非同寻常,若是如今妄动,气运必然变化,到时候诸位道友可有解决之法?而且都说要封印它,你们可带来了我们门中的镇门至宝祖龙剑未有?若是没有,可有带来第二至宝?都没有吧?”丁辰摇摇头,又说道:“都没有还怎么封印?这是一界之气运,不是你一个仙门,也不是你一家子的气运,如果妄动如此磅礴的气运,凭借大家的宝物,岂非不知好歹?若是往好的发展就罢了,往坏的走呢?这就好比第二天灾了!到时候祸事一出,你们何人能够背负起来?一界生灵皆毁,你们就算是挫骨扬灰都赔不起吧?”

    “不要说的这么夸张!丁辰,你也要帮这孩子说话?”

    一群人面面相觑,显然心有惶惶,也知道一界气运不是等闲。

    “祖龙气运牵扯浩劫天灾,是唯一能够阻止天灾的气运,若是出了问题,你们真能负责?而且你们的主要任务并不是要来接应我们吧,终究还有更重要的事,若是不能安全护送我们,还请自便吧,方才将昆仑山那群修士赶走,真是多谢了,我们回山了必有厚报。”丁辰说道。

    给丁辰这么一说,十几个地仙全都面色骤变,而萧睿子伸出手制止了所有人继续说下去,道:“临时任务也是任务,现在也由不得你我说不,既然连丁道友都此结论,那我们且看此子往后变化,如果有异样,可就怪不得萧某对他动手了。”

    “该当如此,那还请萧师兄往前以品字形先探路,我们后面再跟来,也好避免掉大部分的麻烦,大家看如何?”经过这一连串的小矛盾,丁辰当然不会让再让大伙融入大部队里,相隔点距离才能有效消除矛盾。

    “也好,我们往前探路,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再折返吧。”萧睿子见无缝可入后也是干脆果决,十分干净的接受下来,不知道后面还会打什么如意算盘。

    十几个地仙虽说很不乐意,但也摆开了探路阵形,我在丁辰的保证下返回,再次和骆青姑的小队往仙门前进。

    不久功夫,李破晓和李断月就脱离了前面的队伍,朝我迎面而来,也不知道前方出了什么事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