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5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冰洋
    丁辰正在和我讲解逍遥行的一些小法门,见到李破晓到来,不禁皱眉问道:“两位师侄,请问有事?”

    “丁前辈,我们是有事寻访旧友。前方没有发现任何敌情。”李断月说着,示意他们想和我说话。

    见我面有迷茫之色,丁辰说道:“两位师侄先到旁边等会,我正在和夏师侄讨论点事情,稍后再让你们说话。”

    李破晓和李断月自然不敢说什么,丁辰也是老狐狸,生怕两人是前面萧睿子派来干什么的,所以暂时拖一阵功夫。

    仙门激进派不少,萧睿子也属于其中一份子了,要不然也不至于想出把祖龙之魂从我身上抽出的办法。我不知道仙门还有多少这样的人,若不是丁辰告诉我肯定也有站在他们对面的人。我真怀疑我还敢不敢踏入这片险地。

    过了好一会,丁辰说道:“你这两个朋友信得过么?为何萧睿子会刻意的把他们带在身边?”

    “他们是乾坤道的弟子,除魔卫道在世俗很出名,所以两位我都信得过,但不知道老妖怪怎么把他们带在身边。”我回答道。

    “嗯。那很可能是萧睿子自己的任务了,而我们和他的任务重叠,又即将到达仙门,萧睿子难免也就想要多侵占些。”丁辰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仙门分了好几派,当然不是铁板一块,如今萧睿子的加入,让本来刚刚解决了魔仙门的问题,又转向了内部矛盾。

    丁辰后退,李破晓和李断月靠了过来。

    “夏一天,我们其实也不知道现如今仙门发生了多大的事情,我们乾坤道如今正在垂死挣扎之际,却莫名给这些地仙前辈说要带去仙门,至于原因也未曾得知。实在是莫名其妙。”李破晓和我关系要稍缓和点。

    “仙门召唤?”我皱起了眉,想不出这两人跟仙门有什么牵连。

    “道门式微,保不住乾坤道一个小门小派,如今已给定性魔门,山门被占,我师与我们已经流落民间久已。”李断月淡淡的说道。

    “什么?乾坤道给除名了?”我脸色骤变,想不到曾经除魔卫道闻名于世的乾坤道,居然沦落到山门被占,师徒三人流落民间的下场。

    “嗯,也就是上个月的事情,说我们门中修炼魔尸,豢养鬼仙。已经名不副实,限期我们搬离乾坤道,如若不然,天下共同讨之。”李破晓皱眉说道。

    李破晓和李断月都不擅门派交际,他们乾坤道几个人中,唯有李剑臣才称得上枭雄,但偏偏死了,尸身给人练成了魔尸仙,虽然魂体给师父保留了下来,并且准许他带回自己的身尸身,但没想到却成了乾坤道给除名的由头,出我意料。

    “你们师祖呢?”我问起来。

    “师祖早已带着尸身远走阴界,不想连累我们,可惜他的离开,并未让我们乾坤道支撑多久,不多时便有门派联合而来,逼迫我们师徒下山了。”李断月说道。

    乾坤道的道山是幽静仙灵之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不过以往都有超级高手坐镇,谁都不敢动,但现在这世道却不一样了,正统道门保不住他们,而南方连正统道门都没有了,只有余天孝这官方道门而已,要占他们的地盘,只是个理由而已。

    “那你们师父呢?”我倒是有点担心李牧凡了。

    “自从我们遇到仙门的这群地仙,并给带往仙门后,师父就云游去了,如今应该在南方吧,唉,师父自从那一战后身体就不大好了,终日咳嗽。”李破晓叹气道。

    李断月也有些忧伤,毕竟说到底都是自己的师父。

    “那周璇呢?”我看李破晓竟落魄这样也很难受,就没来由想到了周璇。

    李破晓瞪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李断月蹙眉不悦的看了一眼李破晓:“门派陷落之前,他们当然是有私会,好在师父明理,不接受这些鬼帮忙,宁愿带我们主动放弃仙山!保全了我乾坤道的尊严!”

    “我何曾答应周璇帮忙?”李破晓皱眉,一副不甘给诬陷的模样。

    李断月没回答,但显然仍气不过。

    问明大部分的情况,后面我也猜到了他们师徒遇上仙门地仙的事情,只是猜不透仙门意图而已。毕竟来接应李破晓和李断月的阵营何等的奢华,远比骆青姑和尹逸桦之前带领的十个嗑药弟子要强大多了,我知道到了仙门,肯定是重要之极的事情等着他们,但李破晓的心思决然不在仙门。

    而乾坤道又不比其他门派,他们剩下一个人都是乾坤道,所以邀请他们来天一道的事我也不会干,但不管不问也不应该,所以问道:“那你们两如何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吧。”李破晓说道。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叹了口气,经过了门派给除名,李破晓顺眼多了,而李断月看起来也面善许多,这小姑娘没了戾气,还是很可爱的。

    “李断月,你先到旁边等我,我有点事想要和夏一天说。”我就知道李破晓不会闲来无事来找我,现在总算要说正事了。

    李断月犹豫了下,最后走到了一边。

    在李断月听不到的位置,我和李破晓停了下来。

    李破晓沉思了会,道:“夏一天,我们互有矛盾,却也互为犄角过,这趟大家同去仙门,你却是以气运之子的身份去的,而我和李断月一路却未曾得知过丝毫关于我们的事情,但想来三长两短也有可能,我李破晓生死并不重要,但若真和我所想一般,希望你能在关键时刻,用你的身份庇佑下李断月,如何?”

    “呵呵,李破晓,我自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却还想着把自己的女人送过来给我保护?”我冷笑着看他,心中却不想他就这么有死志。

    “夏一天!”李破晓双目炯炯看着我,我却仍一副冷然看着他,相互瞪视一会,李破晓重重叹气:“我有愧李断月良多,仙门这趟把我们召唤去,师父说想必是要培养我成为炮灰,毕竟我们资质优良,而李断月不同,你既然连个魔仙都能庇护,多庇护个李断月又如何?难道是李断月样貌丑陋,入不得你夏一天法眼么!?”

    “李破晓,你说的什么话?这激将法对我没用,要保护她,你自己来!”我皱起了眉。

    这二愣子也够了,我不知道这剑奴和他的关系到底有些什么说道,但听他张口闭口李断月,实在也很生分,而跟周璇,他又有扯不断理还乱的剧情,这纠结程度,堪比一些国产电视剧了。

    “话就说到这,我走了。”李破晓倒也干脆利落,似乎知道他说了我就会保护的样子,就这么走了。

    李破晓一走,李断月自然也就跟着去了,我颇为无奈,只能又跟着队伍往北方前进,并且准备再请教下丁辰一些修炼上的法门。

    全婵妤和胡清雅诡异的聊得不错,老祖婆依旧独来独往,而骆青姑和尹逸桦也各走各的,互相交流并不多。

    到了第三天阳间晚上的时段,前面地界已经冰冷彻骨了,北部全是阴寒的黑色大海,基本已经找不到落脚点了,关键天空的云层都是黑色的,不断有雷在上面闪,海面也出现了一些浮冰,我扫了所有人一眼,见众人全都凝住目光,我知道大家都不想就这么渡海。

    地仙分出了两人,过来通知和报讯,说是让大家准备借道还阳,仙门马上到了。叼共布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