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7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虹珠
    “乾坤道历经无数世代,剑奴之职由始至终,但传至近代,不过只是称号而已,他们皆是我乾坤道道主的最重要伙伴。也是修道的不可替代支持者,除魔卫道的帮手。”李破晓直视我的双眼,完全没有丝毫的躲避,仿佛真的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理由。

    “李断月,乾坤道剑奴,真的只是他说的那样?”我皱起了眉,这件事如果我不弄清楚,如今已经破仙的李破晓,很快就会把李断月弄成剑丸。

    李玲珑濒临消失之前的两行清泪,此时此刻仍如寒冰。滴落我的心田,李断月若成剑丸,我或许会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嗯,是这样……”李断月双目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也不裹住眼睛了,以后看来动了杀意才会转现剑丸的样子。

    李断月的吱吱唔唔,让我立即明白了过来,不禁觉得李破晓的行为可笑:“怕是要提炼剑丸的吧?既已登仙,还需要什么有情有义,何不现在就把李断月炼制成剑丸。行天下无敌之举呢!”

    “你说什么?夏一天,不要含沙射影,什么剑丸?”李破晓双目冰冷的看着我,随后又看向了李断月。

    “不要装作不知道,李山河,也就是你们的前辈,早就将你们本门的秘密说出来了,乾坤道剑奴,皆为乾坤道主而生,登仙之后,便会成为对方的剑丸的剑魂!你还敢狡辩?!”我摇摇头,失望的看着李破晓,又说道:“这么娇滴滴的女孩子,你就忍心让她成为你剑丸的剑魂?这就是你们乾坤道行的正义!好呀,既然是如此的正义。为什么还遮遮掩掩!半天说不出来!”

    李破晓瞪着我,皱起了眉心,随后徘徊了起来。

    我扭头看向了李断月,问道:“断月,李山河要将你们带来这里,难道你不知道有其目的么?你是天生剑体,要成为剑丸的事,你真不知道?不用瞒着我,如果乾坤道有这规矩和想法,只要你不愿意,我便彻底将他乾坤道一脉尽皆诛灭!免得成为一方魔道!”

    李断月面带惶然之色,但很快就咬咬牙说道:“别胡说,乾坤道……不曾有此规矩……”

    “夏一天,口气未免太大。我乾坤道除魔卫道,举世公认,若不是我知道你是祖龙附体,不受控制,此时此刻,我便不会站在你一边!”李破晓怒道。

    “呵呵,乾坤道这等魔道,我不稀罕!若真有一天李断月让你做成了剑丸,请告诉我一声!我若不诛杀尽你们乾坤道!便不叫夏一天!”我冷冷的斥道,李断月的表情已经很明白的告诉我了,这件事八成就是真的,只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不知道李断月有什么把柄落在乾坤道的手中,要不然也不至于会这样。

    然而李破晓看起来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但按照李山河的说法。历代乾坤道主无不知此事的,他就算不知,总该要怀疑‘剑奴’的称号吧?

    “诛杀尽我乾坤道?有意思!”李破晓大怒,噌的抽出了那把金色的乾坤剑,神情顿然大变。

    “冷漠无情,自私自利的门派,也配用剑?”我嘲讽的说道,表情晦暗了下来。要斗嘴,李破晓再来几个都不够,所以他才会想要动手。

    李破晓长剑蓄势,我两句咒语已经念完,虚无剑嗡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嘭铛!

    李破晓的乾坤剑准确无比的挡住了虚无剑的攻击,不过直接退了两步,而我的剑气根本绵绵不休,连续发了三四道,打得李破晓脸色难看,这快如雷霆的速度,确实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李断月一看我们俩打起来,两眼的剑光立即放出,嘭的一下就砸在了地上,扬起了一堆的尘土把我们两人分开。

    “做什么!”李破晓怒目看向了李断月。

    “好了!这件事,确实存在!你们也别打了!他不知道,是师尊大人故意不说给破晓的!这件事来龙去脉我都知道!我是自愿的!一天,你不要追究这件事了好不好……”李断月忽然的说道。

    “断月,你也不用替他隐瞒,乾坤道主,没有哪个不知道这件事的,李剑臣知道,李牧凡也知道,李破晓焉有不知?”我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就不能不管。

    “一天,不要追究了,他真的不知道……师尊大人不告诉他,那是有原因的,你可知道,师祖有剑奴师叔祖,但为何师尊却没有剑奴师叔么?”李断月说道。

    我愣了一下,而李破晓也怔住了,他看向了李断月。

    “因为此事太过残酷,所以师尊本来就不曾打算和他提起!而他让我知道,是因为我本来就逃不出这宿命!”李断月有些绝望的说道。

    “什么意思?”李破晓有些按耐不住了。

    包括我也隐约察觉了问题恐怕还要牵扯上李牧凡。

    “此事干系师尊,我为人弟子,岂能随意去说!你们只要知道这是我乾坤道的宿命,那就够了!”李断月决然的说道,随后转身飘离。

    “断月!”李破晓脸色一变,立即追了出去,但走了两步回过头,拿出了一块印玺,丢给了我:“这是你的,还给你!”

    我伸手接住,禁不住沉默起来,这李破晓路不拾遗,到底几个意思?难道他以为是我东西?

    我细细看了一眼这枚镇妖石,感受其中力量,果然仙气充盈,但一看这底部位置下面的字迹,差点没把这玩意丢了,上面居然多了几个落款:夏一天!

    这祖龙丢了东西,还顺手刻上了我的大名,太淘气了,看来这段时间在我身体里,已经学会了这个界面的语言了,毕竟我经常画符,上面有不少要写上我的名字。

    现在有了浑天罗盘,还有镇妖石,我作为地仙,肯定需要祭炼一下这两样法宝的,还有六道盘,这么厉害的玩意,不用太可惜了,不过目前没人教我怎么祭炼这玩意,看来还得回去请教丁老或者老祖婆,要不然驱不动这些玩意。

    因为这里始终是原来仙门的后山,危险重重,老怪物还隐世不出,就是来三个三才境的,我都要逃得尾巴都不要不要的,哪还敢留惜君在这,就窜上了大树,游说惜君起床跑路了。

    结果惜君根本不理我,在那缩得跟毛毛虫似的,怎么动她都不理,还发出了平稳的轻鼾声。

    看来是彻底睡着了,无奈之下,我只能落到了地面,想起了给祖龙称呼为‘囚牛’的好东西,我觉得那就大有来历了,无论怎么说,肯定都会是宝贝,就想好好研究一番。

    因此捣鼓起了镇妖石来,可好半天后,我就放弃了,因为地仙以下的所有咒语,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叼边系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很快冰冷了下来,本来停顿了好久的大雪,再次的刮了起来。

    而忽然间,我感觉到了一道目光正注视过来,心中不由一跳,难道是地仙!?

    我的感知何等的灵敏,毕竟这已经让我逃过了几次追击,所以立马跳上了巢穴,准备强行把惜君抱走。

    但就在我接触到惜君的时候,忽然手上一阵烙热,吓得我赶紧收了手,准备探向她的额头,可这个时候,她眉心处,已经多了一枚金红色的圆形珠子,正在那不停旋转!

    “呵呵,小伙子,你是不是拿走了我们仙门的两件至宝?方不方便交还给老夫?”一个声音传音入密而来,我心头一跳,暗道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时候就出问题了,惜君呀惜君,你可真能折腾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