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7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幻灭
    风继续的狂暴吹拂,山上的岩石成了熔浆,又在风雪中渐渐凝固,而树木倾倒,巢穴倾覆。火花到处都在飞,人连靠近都是不可能!

    过了一刻的时间,老头的泼天葫芦再次闭紧了壶口,风总算停了下来,不愧是和浑天罗盘、镇妖石齐名的法宝,威力夸张无比,而我已经没有了去看他的想法,四处去寻找惜君的痕迹。

    看着我的愤怒,以及眼前一切都给他的泼天葫芦借风烧成的灰烬,老头并没有半点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真火之下,本就该什么都不剩,他不过是加快了火势而已。

    我看着火焰因为把惜君烧成了灰烬而持续减少,心中不禁难过而焦心,凤凰涅槃,我不知道怎么个涅槃法,但现在烧成了这样,你让我怎么相信惜君还活着?叼妖亩划。

    “小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不将两样宝物交出来。失去的可不仅仅是这小凤凰,恐怕还会是更多的东西。”老头铁青着脸,虽然还惊惧我会不会祖龙御身,但经过这次的测试,他已经彻底的知道了我的情况,祖龙真的不是说御身就来的。

    “惜君!!惜君!!”我根本没理会他,缩地术来到了灰烬之地,四处寻找惜君,而老头把泼天葫芦挂回了腰际,然后忽然就消失不见了,此刻或许是去布阵了,因为他根本没有把握将我拿下,如果不是布阵,我想不出他现在要去哪儿。

    “哥哥……哥哥……”一阵细微的呼唤声把我叫醒了,我循声过去。发现烧成了灰烬的赤血周天木上,居然还剩下一丁点如指甲大小的火苗!

    我连忙奔跑过去,浑天葫芦一开,冰风虽停下,但地面仍覆盖了不少的冰晶,而属于大自然的微风却一刻没停止,火苗在那里风雪飘零,几近湮灭。

    连忙的跪倒在地,我伸出双掌去护佑这颗小的可怜的幼火,两行眼泪不禁落了下来:“惜君……”

    “哥哥……”惜君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她现在正以残魂的状态和我说话,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消失。

    我给她加持了血衣,然而对于妖来说,血衣并没有任何的后果。

    “哥哥……惜君好像要消失了。气息和意识好像难以为继……哥哥,你还是走吧……”惜君忽然的说道。

    我脸色一变,惜君平时绝对不会说这话,现在一旦这么说,很可能就是魂灭的开始。

    “惜君,你护住自己的意识不灭,哥哥一定会想尽办法帮你恢复原来的样子的。”我连忙拿出了符纸,以及她曾经居住过的魂瓮,准备施法暂时让这枚小火种遗留下来。

    “没用的,我渡火劫失败了,即将溃灭了,哥哥,你不用帮我了,反正我知道这段时间大家都很讨厌我,连哥哥都对我……”火苗颤栗了下。或许是惜君感到了自己行将溃散,已经有了去意。

    “不是这样的……惜君,大家都不讨厌你,哥哥还是像以前那样的喜欢你,你如果溃灭了,大家会多伤心?你知道么?”我赶紧让她稳住自己的心智,只要保留住一丝魂识,往后就有恢复的可能。

    我着急的拿出了阵旗,准备稳住她的灵魂不散,但惜君似乎去意已定,火焰越来越小了。

    连忙把王胭和宋婉仪、江寒、刘小喵都叫了出来,他们在魂瓮中只要不是休息和恢复,还是能够清楚外面的事情的,如今看到惜君竟渡劫失败,即将溃灭,大家表情都很悲哀。

    “惜君……我……我是胭儿……”胭儿诺诺的说道,半跪在地,两行眼泪嗖嗖的落下。

    宋婉仪表情最是复杂,惜君是最讨厌她的,因为她和我的关系最近,但战斗之时,两位却又诡异的能够合作愉快,也是能够把背后交给对方的战友。

    “惜君,你如果走了,老爷就是我的了,你可知道么?”宋婉仪想了想说道。

    “哼……山鬼,你现在高兴了吧……”惜君轻哼说道,火苗却又小了一圈,宋婉仪当即双目一红,几乎掉下泪来。

    江寒一听宋婉仪现在还说这话,立即不高兴了:“宋小娘子,你这是什么话?现如今……”

    “好了,江寒大哥,婉仪也是想激起惜君的生愿……唉,现在还是多和惜君妹妹说说话吧……”刘小喵和宋婉仪情同姐妹,当然知道彼此的想法。

    “惜君!呜呜呜……我江寒……”江寒顿然大哭,伸手要去提惜君挡风,结果给刘小喵挡住了:“你手这么冷,别动她了。”

    江寒又是大哭:“主公你布阵快些呀,惜君要……”

    我心中也是焦急,把四小仙的旗阵全都插上了,但却也没抵住惜君消失态势,看到江寒催促,我把最后一支旗子插好后,连忙到了惜君旁边。

    “惜君,你现在还不能死……你妈妈还在引凤棺中,难道你就甘心这么死去么?”我当即搬出了她的眷念。

    “哥哥……我不想死,可……无可奈何……的。”惜君似乎知道自己幻灭在即了。

    “你还记得么,在小义屯我们的初遇……你救过我无数次,甚至无数次陷入险境,还有我们在一起的快乐生活……”我连忙让她想起这些事,籍此强化魂体的活力,我自己将魂瓮摆在了火苗之下,准备做法将其收起。

    “惜君……都记得……惜君可喜欢哥哥了……可是,惜君……”

    我默念了几句咒语,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咒语完全没有半点作用,火苗一进入魂瓮,魂瓮立即啪的一声碎裂了,这是媳妇曾经居住的翠玉魂瓮,竟这么容易就碎掉了。

    冷汗顷刻就流淌了下来,本来以为能够留住惜君的心情,一瞬间就掉落了谷底,而身边的说有家鬼全都脸色苍白,眼中带着无尽的难过。

    最残酷的事,无过是看着自己的伙伴就这么消失,而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大家呆呆的坐在火苗前,我脑海中快速闪过一条条的办法,但发现到了这个时候,竟没有一样办法能够奏效。

    惜君从外婆那交到我手中,历经了无数的磨难,也眼看着她从娇小可爱,脸圆嘟嘟的只有腰间那么高,直到如今长到了我的胸口位置,这一眸一笑,都伴随着她的茁壮成长,而渐渐的,她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除此之外,我也经历了她从懵懂不知的小厉鬼,直到乖巧可人的小惜君,再到如今,叛逆得跟一般小少女一样的半大孩子。

    无论哪一个时期,我都喜欢着她,因为那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也是大家的妹妹。

    两行泪水再次滑落,回忆如潮水,点点滴滴涌向了我,和胭儿一起抱着我的臂膀睡觉,因为衣服不合身,闹着要换身衣衫,到后来的少女心事,万般情怀,思念起来,我怅然难过。

    “惜君……胭儿不想你走……每回胭儿都好羡慕……好羡慕你能够长大……胭儿也好想长大呀。”王胭哭得最是可怜,毕竟她年纪是最小的,其他家鬼皆把她当成小妹妹一样的疼爱,唯有惜君和她同龄,虽说最后惜君成了小少女,但时间并没有多长,往日音容尚在,她仍把惜君当成了自己最好的好友。

    “胭儿……我……”惜君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安慰胭儿,但随着火苗几乎零星,她旋即说道:“哥哥……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离不开你了……”

    “惜君……哥哥也很喜欢你,大家也都很喜欢。”我知道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尝试着各种各样的法术,然而不过失败的结果。

    “我惹了好多好多的事……哥哥一定为我操心透了……可惜君马上就走了,哥哥以后都不要讨厌惜君好不好……还有胭儿……还有江寒哥哥……筱妙姐姐……你们都不要讨厌惜君好么……”惜君说到了最后,言语中哽咽了起来,最后说道:“山鬼……惜君还不想死……呜呜呜……”

    话刚说罢,那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星点,就在懊恼的哭泣声中湮灭了……

    “惜君!你别死!我……最多把老爷还给你了!”宋婉仪顿时落下两行清泪,泪水滑落到灰烬中,将粉尘凝结……

    我拨开那粉尘,企图寻找惜君的魂体,但让我失望的是,她早已消失不见了,颓然呆坐地上,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爷……我们等等吧,既然是涅槃……”宋婉仪边哭边帮我收集惜君的灰烬,大家最后一起动手,却都哭成了泪人。

    我默默无语,直到把这些不知道是否有惜君痕迹的灰烬放入了引凤梧桐枝中。和家鬼呆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地面轰隆隆的震动了起来,连媳妇拉了我的衣角,我想象中的凤凰涅槃仍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