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7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至阳
    嗤啦的一声,秦老邪果然就把困龙阵给撕裂了,看得我十分的羡慕,这昆仑山的仙门还真是好宝贝不少。

    眼看着秦老邪毁了大阵放我出来,长孙德脸色也是一阵的难看。不过他看向了何奈天后,很快按捺下了反击的躁动:“怎么?趁火打劫用得着这样么?”

    “怎么就不用了?你们北极仙门不顾大家的约定接引气运之子,结果还好好欺负了人家一顿,完了引来天罚,招了灾,还不准我们帮你擦屁股呀?你说说,这怪得谁人?”秦老邪根本不理对方修为高自己多少层次,直言不讳的骂了起来。

    “小辈,轮到你来说话?”长孙德勃然大怒,不过他刚摸到自己的葫芦,何奈天已经伸手制止了:“长孙道友。这可不好,小辈不会说话,咱们大的可以慢慢教。都什么年代了,犯得着还动手打么?”低华讨技。

    “你!何奈天,你们昆仑山仙门如此大局的出兵我们北极仙门,抢走气运之子,难道想要挑起仙门大战么?”长孙德虽然口中强硬,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兵力了,本来上百的地仙,如今也不过十来二十个,要对付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何奈天,还是很有压力的。

    但要他轻易把我交出来,他也不愿意。

    “仙门大战什么的就别说了,你那点兵力还不够,我何奈天也没欺负你的想法,毕竟你我也是同辈。要不就斗法一场吧,定下获胜一方可以带走气运之子,如何?”何奈天居然直接发起了挑战。

    “哼,我有浑天葫芦,岂会怕你。不过如今显然不是斗法能够解决的事情,我们仙门如今陷入乱局,我没时间和你瞎闹,既然你们要带走气运之子,那边带走吧,不过必须得用东西交换,并且让气运之子留下从我门中偷走的两件镇门法宝,不然休怪我不依不饶。”长孙德诡异的拒绝了决斗,反而是要拿我换东西。

    其实仔细一想就能理解了。如今北极仙门已经毁得差不多了,要不然他们刚才也不会摆下困龙阵,准备抽取祖龙之魂,现在昆仑山的仙门来了,还带了这么多的地仙,要真打起来他们也守不住,只会徒增消耗和伤亡,还不如把我换出去,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这么商量,实在是强人所难了,长孙道友,如今北极仙门都这样了,你还想着你的镇门宝物?我们既然敢上你们北极仙门,当然是有反制的措施,我们是要带走人,决斗是给你保留点颜面,这个条件那个条件的,真当我们昆仑山那么好打发的?”何奈天顿时表现出了不悦,毕竟和北极仙门不一样,他们不会讲太多的规矩和原因。

    “那不是,什么镇门宝物,这年头,给人家夺走了宝物,要么自己抢回来,要么各施各法,哪有什么说要回来就要回来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方才的一身宽松都跑,披头散发的冯瑞月也不高兴的说道。

    长孙德气得浑身发抖,怒火上涌之下,满面的通红。不过仙门给人欺负到这地步,也是咎由自取了,扫了所有的昆仑山地仙和我一眼,长孙德怒极反笑:“甚好,拿走仙门两件镇门之宝,总要付出代价的,今天暂且借予这小辈,他日我必然亲自夺还!”

    “长孙道友,你看看,大家各让一步这不就好了么?”何奈天捻着小胡子笑起来,随后又调侃道:“对了,长孙道友,咱们俩还决斗么?”

    “斗个屁!今日之辱,我长孙德必然加倍讨还!”长孙德怒道。

    “呵呵,既然这样,我们昆仑山当然是候着的,不过长孙道友,还是希望您稍安勿躁,我知道北极仙门底蕴强,但我们昆仑山好像也不是软柿子。”何奈天笑起来,随后一挥手:“走啦,不要老是呆在别人的地方。”

    “走吧,夏小道友。”何奈天看向了我这里,脸上带着一抹笑容。

    “一天……我们该走了。”全婵妤走过来,挽住了我的手。

    我愣愣的看着惜君涅槃的地方,眼中一阵的泛红,缩地术直接飞出了七八里,站在了赤血周天木的残骸下,眼泪落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剩下,火苗也没有了,大雪消弭了一切痕迹,地上全是白雪,我跪在地上把雪扫开,却找不到任何和惜君有关的事物。

    彻底的湮灭了,我就知道渡劫九死一生,想不到凤凰渡劫也这么凶险,更何况是和涅槃一起进行,无形中让几率变得渺小无比,惜君幻灭也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如果是雷罚,凭借我的体质尚且还能助一臂之力,但火劫却非我所长,连靠近都困难之极。

    一群昆仑山地仙都飞了过来,最先到的是何奈天,看着周边的情形,脸色微微的有些变化:“早前,我记得来这里的时候,此地还生着一颗赤血周天木,血红血红的,颇为好看,到哪眼下却不见了,殊为可惜。”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不断的摆下招魂阵,妄图召唤惜君的魂灵。

    何奈天不知我此举原委,但也不问我,一直等到其他昆仑山地仙前来。

    “一天……怎么了?惜君呢?”全婵妤愕然的看着眼前一片白地,以及我表情上的难过,隐隐觉得一丝的不详。

    “惜君涅槃失败……没了。”我迷茫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揪痛无比,那个坐在外婆肩膀上的红衣小女孩,就这么没了,我往后见到外婆,该怎么说……

    “什么……怎么可能……”全婵妤怔住了,她之前是和惜君有过接触的,但惜君忙着在窝中睡觉,她却没想到筑巢就是为了焚香木涅槃。

    何奈天一听涅槃,立即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当即道:“这赤血周天木是仙木,天生异香,仙气自溢,而且能生这么大一株,也不知道成百上千年了,鸾雏取香木筑巢后**,复从死灰中更生不再死,古谚居然是真,不过想不到居然失败,倒可惜至极,夏道友节哀顺变,逆天之行,绕不开天道刑法,道法自然,也逃不过自我命运。”

    “这小子跑得真是够快的,何老大,连你恐怕都追不上这小子了。”秦老邪在那嚷嚷。

    “噤声,你们先到北海上呆会吧,吵吵嚷嚷的做什么?”何奈天摇摇头,命令秦老邪他们先走。

    “哦,也行,那我和诸位师兄弟姐妹先走。”秦老邪看情况不大对,也就不想掺进来,就带了一群的地仙先出山门。

    留下的是何奈天、全婵妤,当然还有老祖婆,以及丁辰等几个我熟识的地仙。

    “凤凰涅磐重生,想不到居然亦有失败的,唉,这还真是有些古怪了,也不知道此雏凤之前是否有些什么不同?比如修炼方法,亦或是其他不同传说的地方?毕竟这等上古物种,已然不是我们这一界所有了。”何奈天毕竟是**境的地仙,对一些远古之事还是很了解的。

    “何叔,惜君是半鬼半妖之身……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问题?而且她是破界而来的,以鬼身的形式存在,尸骸尚在南方的引凤镇。”全婵妤对惜君可谓了解,毕竟之前就一直和外婆在一起,惜君也时常粘着外婆,她知道就不奇怪了。

    “哦,怪不得是这样了,毕竟我们这一界的气息,多半是以阴阳二气分割为主,并不像是别的界面那般仙气众多,而这孩子如果是尸身破界而来,化作了妖巩体,那吸收的阴气难免过多,要度过火劫这等至阳劫数,可想而知其中的艰难,若是纯粹的纯阳凤凰之体,涅磐重生也不至于如此呀,委实可惜了,如果能够渡劫成功,我们这一界面,将会有两道大气运抵御浩劫天灾,这岂不是多了一个机会了?”何奈天捻着小胡子摇头叹息。

    “何叔,那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我们不让惜君渡劫了好不好?能再用召唤的办法将她招回来么?就是阴魂厉鬼也可以呀……”全婵妤恳求道。

    我也看了过去,一副期望而决然:“何前辈,如果您能够帮我复活惜君,无论让我做什么都行,真的……”

    “我知道你们或许都很重视这雏凤,不过我并非它那一界的神仙,实在也是无能为力……历劫之事,失败本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我们还是尽早离去吧,雷霆海下面的老怪物可都不好惹,虽然大家有过约定,**境之后将全心全力抵御浩劫天灾,但这般欺上门,还逗留这么久时间,就算脾气再好,谁都咽不下这口气,若是一个不高兴,那可不是光凭道歉就能够解决的了。”何奈天劝慰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