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7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天命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显然何奈天也没其他办法,不过他确实是个值得结交的好人,还拿出了一堆的小型画着八卦的谏书,沿着方圆半里的地方插下。以**力开始施法招惜君残魂。

    结果显而易见,魂飞魄灭终究是魂飞魄灭,再怎么做都是惘然,我泪水忍不住再次落下,仰天咆哮天道不公。

    何奈天走了,毕竟他无论如何都是**境的地仙,岂能在这里过多的逗留,说要在仙门外等我们后,就带着老祖婆他们离开,只留下了全婵妤一人。

    “一天……不要伤心了,何叔不是说过了么。鸾雏取香木筑巢后**,复从死灰中更生不再死,洪荒传说。上古神异,修炼一次动辄万年,惜君便是神异子嗣,就算是**成灰……也是有可能未到重生时间呢……”全婵妤拍了拍我的后背安慰我。

    对呀,很可能是渡劫之后,还要等待一阵才会复活呢?

    “你说的不错,一定是还没到时间重生。”我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感激的盯着全婵妤。

    “嗯,一定是的,不过如今这境况,你该不会是想一直呆在这里吧……现在这里隶属后山僻静之地,又经过一场大火焚烧,大家已然不会注意上了,可如果我们呆在这里久了。难免还会让仙门的人主意上这片地方,到时候惜君如果重生……”全婵妤担忧的说道。

    我重重的点头:“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呆在这里,所以还是等在外面好些,不过惜君重生。必然相伴很大的异象,我们可以埋下伏笔,到时候惜君若是能重生,我们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了!”

    “对呀,你好聪明。”全婵妤也很开心。

    说到做到,我立即拿出了道具,沿着这片地方一一摆上,写上了专属的阴阳家咒语,一旦这里有能量启动波动。或者宝物破坏的情况,我必然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了。

    做完这一切,我拿着感应符纸,心下却莫名的伤感,如果惜君没有重生呢?这符纸到了最后,一直都没有显现半点端倪呢?

    “尽人事,知天命吧……一天,我们走吧。”全婵妤安慰的拉起了我的手,带领我前往山门外。

    我一路回头,看着那山峰上会否出现奇迹,比如凤凰临世或者什么别的,然而直到我们安全的离开山门,天上却依然晴空万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到了外海,何奈天他们已经等待在那边一段时间了,两个阵营分得很明显,老祖婆和丁辰他们一路,何奈天的昆仑山地仙又是一路,看来大家还是有门户之见的。

    看到我们来了,大家注意力全到了我和何奈天的身上,何奈天迎了过来,而其他人都在那等待我们。

    看来和何奈天之间,难免是要对话一阵的,毕竟祖龙之魂在我身上,连仙门两件镇门的超级宝物都给我掳了去。

    “夏小道友,我有些事,想要和你商量商量,不知现在机会是否合适?”何奈天也不摆谱,甚至还是很蛮客气的。

    “何前辈,你直接说就好,我是小辈,你这样的前辈要和我说话,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况且之前如果没有你们昆仑山仙门相助,想必我难逃劫数了,如今欠下的人情我难以还清。”我连忙说道,顺道先用人情挡着,生怕他趁机把我带去魔门了。

    “呵呵,人情什么倒也没什么,反正我们终归会因为你而打上北极仙门,这趟北极仙门做事太过莽撞,欺瞒了这么多方仙门,引来小天灾可谓咎由自取,而其他方的仙门恐怕还会源源不断的找上门,当然,甚至会找上你,所以人情的事,其实我们没有彻底帮你解决,倒算是顺手小事了。”何奈天听出我的意愿,但仍暗里警告我,人情可以放在一边,但不跟他们回昆仑山,其他仙门还会陆续找上门,到时候没有他们庇护,恐怕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

    “无论如何,人情既然欠下,自当有一日奉还。”我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但却没有想去昆仑山的意思,所以才委婉拒绝。

    “一天,不如跟我们一同去昆仑山好了……虽说是有部分不大合群,不过大家都是很好的人,你去那边,一定会很快适应那边的。”全婵妤不知道我们两人已经互相达成共识,所以才直言不讳。

    “昆仑山乃是古今仙家修炼之地,我向往已久,然而我现在想要等惜君的消息,这你是知道的,而且随着天一道和天一城的建设日益庞大,我总不能丢下大家离开,不是么?”我叹了口气,全婵妤是半个说客,不过终究是为了我好,只不过现在我却不能去昆仑山,还有无数的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

    “好了,全小道友也勿用再劝,人各有志,我昆仑山仙门又不是北极那帮土匪地仙,绑了人就走的,来去自如,不都是门中定下的条陈么?”何奈天笑起来,随后说道:“夏小道友,你不来我们昆仑山事小,不过浩劫天灾之事却大,若是仙门有需要,还请你不要拒绝,毕竟此事关乎天下修道之人的身家性命,并非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当然,为此我们昆仑山也愿意给予一定的帮助,防止北极土匪再去你那边捣乱,你看如何?”

    “人情总会越欠越多,我最后也还是要去昆仑山的意思吧?何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当即委婉拒绝,全婵妤有些失望,而何奈天笑着摇头。

    “那夏小道友,孤军奋战,你对浩劫天灾,持有什么样的打算呢?”何奈天饶有兴趣的问我。

    “帮助,目前我们天一道还不需要,我想仙门总不能直接下来将我们一个还不属于仙门的道门杀个干净吧?至于合作什么的,当然没问题,很欢迎何前辈前来我天一道讨论浩劫天灾之事。”我当然要把道道划清楚了,现在让魔仙门庇护,还太过鲁莽,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会不会驻兵,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昆仑山魔仙门?

    何奈天当即笑起来:“呵呵,夏小友是聪明人,也好,既然能谈到合作上,我们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一个气运之子,现如今好比一方仙门,我们当然不会有妄图控制之心,那就这么办吧,全小道友,你是要跟我们回去呢,还是……”

    “何叔,我跟一天走。”全婵妤没有半点犹豫的说道。

    “嗯,小情侣,当然是在一起的好呀。”何奈天笑起来,然后又转过身问我:“对了,我这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浩劫天灾来临,夏小道友你想要如何解决呢?”

    “要解决天灾,必然是先要寻求天灾的源头,祖龙剑只是引子,难道送出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了么?有一不能再有二,当然要杜绝天灾再起。”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夺走了我的祖龙剑,还想要拿走祖龙之魂,无非想要缴回上界,但送回去了,能保证天灾不再来么?

    “我们昆仑山的想法是和你一样的,既然志同道合,那就有合作的机会,夏小道友,如今可以确认的是,祖龙剑便在雷霆海中,一群老怪物正把它当宝贝守着呢,浩劫天灾不来,他们是不会舍得拿出来供大家赏玩的,我们可在这段时间里准备准备,到时候给他们个惊喜,你看如何?”何奈天听完我的话很高兴。

    “如何准备?”我给何奈天吊起了胃口,祖龙剑居然真在雷霆海,那可真难办了。

    “哈哈,他们北极土匪的雷霆海里有老怪物坐镇,我们昆仑山也有山外山,莫着急,到时候我们有的是合作的机会,就此先别过了,就不打扰你们两人的小世界了。”何奈天笑了笑,和我们互相道别后,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中。低华节技。

    我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仍然没回过神来,北极仙门有雷霆海,昆仑山有山外山?

    这两个仙门巨无霸,恐怕就是支撑着地上仙门的存在了,而无论哪一个,我现在确实都惹不起。

    然而这都不是我在意的,拿出了那张传递惜君复活信息的黑色传讯符,我真期望它能够立即发送来惜君复活的消息。

    站立雪中良久,大雪几乎覆盖了我的鞋子,全婵妤看不过去,摇了摇我的肩膀,说道:“一天,传讯符无论多远皆有感应,而雷霆海那么危险,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免得到时候……陈道友、丁道友、胡道友他们都还在等我们呢。”

    没有惜君的消息,我无比的失望,然而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害的大家也陷入危局,因此只能收起了传讯符,去往老祖婆他们等待我们的外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