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8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蚕食
    一个月的时间里,天一道变化巨大,地仙增加了不少,王元一、李庆和、张小飞、管正阳都相聚冲击成功了地仙,而天一城方面。百顺爷顺利达到了两仪境,孟婆婆和单龙在前些天的时候上阳间让我招雷渡劫了,并且顺利成了鬼仙,下一步是要去十方大海师父那一齐修炼,大家修为平稳后就考虑等我一起开启引凤棺,救出外婆。

    其他方鬼门方面都各自把事情处理完毕,在东海设置了哨所,抵御深海鬼族的入侵,师父来消息,说南仙剑派最近多了好几个半仙,都说是等待我渡劫的。他自己和南宫师叔都凭借仙气块晋级两仪境,不过随着鬼仙越来越多,仙气块也告急了。

    黑瞳那里诡异的没有再泄露仙气。这让我很是光火,这鬼东西之前一定是故意的,引来一群仙门的妖魔鬼怪,害得黑毛犼和倒霉熊在那一战中枉死了,我这一个月来想了好几次,觉得它是嫌有仙门的人盘踞周边,不耐烦之下才泄露仙气,想要一网打尽而已,这绝对是个邪恶的玩意。

    为此在弄清楚它的情况前,我只能暂时隐忍,不能擅自下去找它接触。而韩珊珊那边,目前针对黑瞳能够控制透阴锥的情况,也深入研究了起来,强行控制等级的办法已经有了眉目。万事俱备,只欠时间而已,我绝不能让它随心所欲的在后山搞破坏。

    在个人方面,在进入了地仙之后,黑符的作用就没那么大了。甚至有部分技能无需黑符也能施展出来,至于地仙符因为制作困难,在短暂的时间里,暂时我也就准备十多张而已,当然,一般情况也用不到银符,除非是遭遇到必须死磕的对手。

    召唤了天棺疾行,我一路往十万大山那边前进,胡清雅跟在了我后面。家鬼现在没地方修炼,因为呆在阳间时常会招来白日雷劫,就算我能吸收雷电,但天象太过异常,难免会引来凡尘俗世的注意,所以只能等天一城安宁后再冲击两仪境。

    “掌门,婵妤此刻在青天山里修魔,真的没问题么?她如今用魔仙至宝补助冲击三才境,你怎么都不去看一看?”胡清雅飞在旁边碎碎念道。

    “不至于有问题吧,之前入地仙之后,不也是没什么么?”我心中凛然,想不到全婵妤居然有魔属性的宝物帮助修炼,虽说我对魔已经不是特别的忌惮,不过魔修炼时的风险,还是要注意下的,想了想就道:“你一会回去的时候,提醒下祖婆和丁老就行,其他人不知道也好,修魔最是忌惮别人打扰,我去更容易出事。”

    “哦,好吧。”胡清雅和全婵妤是闺蜜,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她担忧也正常。

    “掌门可有想过去妖仙门?紫衣妹妹也不见常出,不若放她出来说说话如何?”胡清雅又问我。

    “紫衣吸收了仙气石,最近都会睡觉,她和别的妖仙不一样,这也算是修炼的一种,至于妖仙门,我是想去看看,不过现在形势微妙,还是往后再说了。”我看了一眼胡清雅,心下盘算起来,胡清雅这妖仙和丁老的关系也不错,但来得忒也古怪,现在又说跟我混了,还自担当了仙级情报部长,要不是最近她竭尽心力,我甚至忘了她外来的身份。

    “也好,大家都在观望,只有昆仑山那边有地仙亲自过来接触,说近期会派使团来一趟,听说何奈天何前辈带队,人数有不少。”胡清雅也算难得一次见我,所以边走打算边报道最近的事情。

    “嗯,应该见上一见的,北极仙门那边情况如何?”我想起雷霆海的事情,这一个月以来,北极仙门反而没了动静,这让我觉得心老不自在,听长孙德的口气,是要抽时间来抢回镇妖石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北极仙门现在正在休养生息,重建的事情焦头烂额,长孙德依旧坐镇后山,丢失两件镇门宝物的事情,应该劳烦不到他这样的修士,但作为重大事件和任务,其他弟子肯定要来讨还的。”胡清雅如实说道,随后想了想,又说起了妖仙门的一些事情,似乎有意让我前往一趟。

    我暂时不打算去那劳什子妖仙门,上次天一城的事情,就有妖仙门插手的痕迹,北极仙门也有不少人,包括何奈天的手底下都不乏人来,我不能就这么好了伤疤忘了疼,况且伤疤都没好。低刚狂巴。

    “如果妖仙门来访,我们该如何做答?还请掌门示下。”胡清雅最后问道。

    “以邻为善,现在不宜多找麻烦,看看他们什么打算吧。”我只能说道。

    大概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十万大山的原始森林,胡清雅打算前往乾坤道的仙山探知情报,随后连线天一道的青天山,对官方道门实施一次威慑。

    进入原始森林后,胡清雅就和我分道扬镳了,她往偏东边的乾坤道,我往南部原世家会所那边,因为符纸显示李牧凡是朝着那个方向行进的。

    李牧凡应该有自救的本领,要不然他也白混了这么多年了,我倒是不着紧,主要是问问他乾坤道的事情,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免得到时候李断月真成了剑丸,就悔之晚矣了。

    暗夜无光,现在还是春季,南方依然的冷,周边黑沉沉的,在我的仙眼中,周边偶尔飘着一些逃入深山的阴魂厉鬼,甚至不少无惧者直接和我擦身而过。

    随着修为渐深,天棺疾行在森林里速度飞快,大概两个小时过去,李牧凡给定位过的符纸反映也越来越大了,俨然已经很接近了。

    又走了一段路,结果放在棺材板上的符纸忽然就烧了起来,我皱了皱眉,李牧凡似乎发现周围有人跟踪他,所以借法毁了我的符纸,这或许是不知我是帮他还是害他的原因吧。

    我立即准备解除隐介藏形,可刚的准备开启法术,一道剑气就忽然冲我而来!

    “虚无剑!”我手中打出几个咒语,往剑光来的地方射出了虚无剑,两道剑光撞在一起,虚无剑直接劈开了对方的剑光,而且依然往前冲去,生怕是李牧凡,我赶紧的又劈出一道更猛烈的虚无剑,两相一撞,消失无影无踪。

    “你到底是谁!”陌生的声音喊了起来,我皱起了眉,而那人很快就站了出来。

    老者手中握着一把青色的宝剑,脸色铁青,而道袍位置,九剑活杀会的标志赫然出现在我眼中。

    “我倒是谁,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冷笑一声,早知道是敌人,刚才一剑就该劈死他!

    “找死!敢冲着我九剑道来!”老者不知我的修为,立即拿出了一张黑符,准备念咒和我对轰。

    我根本懒得去摸符纸,一道虚无剑剑光放出,在老者的脖子上一缠,对方头颅当即落地,而老者的灵魂跟着跑了出来,还准备飞离这里。

    “招鬼术!”我拿出一枚碧玉命牌,直接用法力禁锢住了对方的行动,打散了他其中一部分法力后,将其封入了命牌中。

    “汪师兄!”三个道袍上绣着九剑道标志的男女从林子中陆续跑过来,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师兄出事了。

    全都是半仙级别的?我皱起了眉,脸色有些不好看:“你们四个半仙合力追杀李牧凡,如今他人呢?”

    三位面面相觑,不知我是怎么知道他们围堵李牧凡的,不过其中一位眼尖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李牧凡躲入了山坳里,怕也活不长了,只是前辈和李牧凡是何什么关系?我们是南方道门九剑道的,来此除魔卫道,前辈认不认识家师杜古剑……”

    “杜古剑?嘿嘿,我当然认识……”我阴冷的笑了起来,九剑活杀会性质有点特殊,起源北方,后来迁移到了南边,门派的定位是可儒可道,如今在余天孝的有意邀请下,暂时作为道门加入了南方道门,可见要么是余天孝,要么是官方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或是想要为进一步蚕食儒门做准备了。

    三人看我笑声中透着寒意,对视一眼,立即往三个方向没命的逃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