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8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单刀
    “夏一天,你居然也来了。”李破晓冷冷的说道,还在为之前我毁了他师父肉身的事不快。毕竟对他而言李牧凡比天还要大,尊敬是生在骨子里的。

    我犹记得那时外婆大战李剑臣,李牧凡当时重伤。李破晓背着自己师父离开的场景,往事历历在目,确实是尊师重道。

    “你能来,我为何不能?”我笑道。

    “你……你就是夏一天……本……本人?”之前跟我最先搭话的男弟子怔怔的看着我,脸上全是不可思议。

    而那尿了一地的女弟子抬头看了我一眼,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我不知道她是昏过去躲死,还是真的害怕得昏过去了,但对这些跳梁小丑,我根本生不出半点凌虐的意思。这些人不过悟道而已,连仙的门槛都没窥到,没有眼力,我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李破晓和李断月同步拾阶而上,几个九剑道弟子从山上狂奔下来,结果两道剑光嗖的飞过去,全都人头落地死去!

    乾坤道的复道之行,果然霸道无比,占据山门者。还真是一个不留,上山的道路几乎一步一停,来的人全都给杀了个干净,无论男女老少。皆给李断月一剑劈掉了脑袋!

    剑丸的威力何等恐怖,有的人无声无息,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死了,而余天孝手底下的天元派也下来不少,不过看到是李破晓,全都不敢动弹了,纷纷的后退。甚至上山门去报信了。

    毕竟还有香火情分在,天元派的人一个都没有被杀,而玄警也下来了不少,但依旧没有人敢动手。

    我跟在李破晓和李断月的身后。又上到了半山凉亭那边,这个时候的凉亭,总算站着了一位地仙,那位地仙背对着我们,看向了山底下的青山绿水,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乾坤道的两位道友,及早回头是岸吧,我们官方既然支持九剑道和南方道门,那就有权利维护此地的秩序,念你们年纪还小,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而另一个地仙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这人年纪老迈,杵着根拐杖,怪不得敢这么说话了,原来是不止一位呀。

    然而那老头一看李破晓和李断月全都是两仪境的地仙,顿时止步了,浑身都在那抖,然而等到他看到我,脸色顿然大变,不过很快反映过来道:“夏一天!你小子还真敢单枪匹马的来!”

    我心中暗笑,这老头不是当时在天元派里坐镇的官方自称河上飞仙的欧阳大河么?怎么跑这来了,不过这也是正常,官方恐怕还收了不少杂七杂八的散仙,要不然也镇不住场面,毕竟都知道我手底下有莫景然和魏娟两大地仙。

    而跟在欧阳大河站住后,后面还有一个身穿红色僧袍的喇嘛走了下来,这人肥头大额,但看起来却很是阴险狡诈,猛然间我忽然觉得很眼熟,这不是在北方道门的时候,堵截我的班迦禅师么?当时是和唐珂在一起,后来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欧阳大河和班迦禅师也真是够登对的了,都是擅长逃跑的能人,这次居然臭味相投的走在了一起。

    “夏一天!是你!”班迦禅师看到我,同样是惊愕难当,当时想要占唐珂便宜的,结果便宜没占到,反而给一群天地正神揍得逃命似的了。

    欧阳大河本来还想着怎么办是好,结果给班迦禅师这一叫提醒了,顿时是灵光乍现,忙道:“两位乾坤道的道友,我们这趟下来,绝不是来找你们二位的,而是找夏一天,毕竟他才是我欧阳大河和班迦禅师要找的对象!两位是不是要上山呀?请自便哈……哈哈!班迦禅师,您说对不对?”

    一路下山的班迦禅师一听,差点没激动得拍大腿,他们下山可没说要找两个两仪境的死磕,就不能找我么?

    所以班迦禅师当即说道:“不错呀!我们确实是找这夏一天的!这小子太他娘的坏了,两位乾坤道道友,好像找你们的只是这位井洪道友,全然不关我们事呀!”低他妖划。

    看着苍茫云海的老地仙转过身,还想要装上一番,结果一看李破晓一脸狠戾的神情和已经达到两仪境的修为,脸色顿然煞白,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云海高山,甚至有了跳下去的心情,好在他们是地仙,没动过手就逃,实在也太过丢人了!

    “班迦禅师!欧阳大河!你们!”叫井洪的老地仙脸都绿了,再回头看向李破晓和李断月,这股子杀气,让他立即就真的跳山了!

    李破晓冷笑一声,而李断月眉心一凝,嗖嗖的两道飞剑就扎了过去,只听到砰砰两声,那井洪连哼都没哼,直接给来了个透心凉!

    人如扯线风筝,滚落了山底,这一路上血溅得到处都是,我地仙眼一看,魂没了,这剑丸果然越来越霸道了,地仙之后,拥有双剑丸的李断月可谓比李破晓更具威胁。

    李破晓抬步上了台阶,直接从瑟瑟发抖的班迦禅师和欧阳大河的身边走过,头都没有回。

    李断月也跟了上去,而我对唐珂的死仍然心中带着一丝愧疚,对这淫僧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怜悯,至于欧阳大河,这等欺善怕恶者,留在世间也是祸害。

    逍遥行之后,我身后无数的追仙锁全都放了出去,锁链足有数百道之多,班迦禅师和欧阳大河本来刚刚出手,结果锁链一到,噼噼啪啪的搭就全都撞在了他们的法宝上、身上,咚咚咚的刀戈声后,他们法宝全都给击飞了,人也都成了筛子,死得不能再死了。

    李断月见我一瞬间竟杀灭两个混元地仙,也不禁微微蹙眉,或许现在也知道了单打独斗对上我没有胜算,所以看了一眼就轻身而上,已经不和我说话了。

    因为剑奴会给做成剑丸的事情,乾坤道的关系和我恶化到了极点,李破晓更是对我警惕有加,原本的生死之交闹到这等景象,也着实让我唏嘘。

    不过我不能看着乾坤道这么走下去,为了更多后人不受乾坤道祸害,必要的措施还是要采取的。

    李破晓和李断月一路上山,见了九剑活杀会的弟子和长老,已然毫无犹豫的杀光,而敢于挑战和拦路的,全都震伤和击伤当场,一时之间,整个乾坤道的仙山大乱。

    到了山顶的广场那,已经开坛的九剑活杀会弟子和长老如临大敌,而诸多门派更是站在了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时刻对着李破晓和李断月指指点点,毕竟很多人都在四方道门大会中照过面了,眼下出了这件事,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余天孝站在人群的前面,和聂正国站在了一起,脸色铁青之极,之前他和杜古剑有派人去截击乾坤道,但除了杀死李牧凡,并没有任何涌出,因为他没找到李破晓和李断月。

    李破晓神出鬼没,等的就是今天的忽然出现,忽然的展现出压倒性的实力来,所以让整个会场震动如此。

    聂正国和余天孝都看到了我,不过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波动,而邹之文他们代表道门的人,此刻也神情颓然的站在了聂正国的后面,似乎给要挟住了。

    我扫向了人群,杜古剑身穿一身的黑色和金色相间的道袍,手中拿着两把剑,正抬着头,凝重的看向了李破晓和李断月,而转过头看向我时,而看向我的时候,却带着一抹蔑笑,仿佛我不值一提。

    数百人的观礼台前,李破晓和李断月停了下来,唯有我往前一直走,走向杜古剑!

    无他,我要取他项上人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