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9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文件
    四象境都来凑热闹了,这面子可就大了去了,我连忙和池老见礼,而一群官方道门的人全都脸色青白,这回不知道是过来见礼。还是继续站在那对峙了。

    天一道的实力在老祖婆和丁辰的秘密组织加入后,这一次直接一飞冲天,竟有了仙门的威势,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

    “后生可畏,你便是夏一天呀,年纪轻轻,居然有两仪境的修为,仙力也有异常人,实在令池某大开眼界。”老者表情十分的仙风道骨,但却十分胖,我看着至少也得两百多斤上下。还背着一块铁板,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要不是一眼看到他是四象境的存在,我差点当他来我天一道厨房打杂炒菜的!

    “池老客气,小的便是夏一天。”我连忙行了道门礼。

    “你不要来这些虚的,老夫池天生,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天生’,你的真正实力瞒不过老夫,四象境下,应该无人是你对手了。”池天生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十分羡慕的样子。

    池天生话一出口,所有的地仙尽皆侧目。当然,目光里大多是不信的,只是在四象境面前,这些疑问的话肯定不敢说出来而已。

    “前辈过奖了。”我连忙客气道。

    “有什么好过奖的,就事论事而已,对了,咱们这些事都回门再说,你先把这几个小家伙都处理了,我池天生看哪个敢说一个不字!”池天生说罢,怒视一眼对面一群的地仙,吓得好几个地仙全都拱手致歉。剩下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表现的好。

    聂正国脸上只剩下惨白了,而王元一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嘴角里发出低沉的冷笑,捡起了地上本来属于杜古剑的两把剑:“余天孝!你派人暗杀我师父庞如君!我今日不杀你!枉费修炼到地仙!”

    王元一为了成就地仙,盘亘生死数次,只是为了给自己恩师报仇,冤有头债有主,不找幕后黑手,还能找谁?

    “你是谁?庞师太怎么成我杀的了?不要以为自己地仙就能含血喷人!你可有证据么?”余天孝皱起了眉,一时没想起庞如君有这么个地仙弟子,面有惧色,但却直接就否认了。

    “证据?你为了排除异己,走上南方道门的顶峰。成为道首,杀的人何止是我师父!还有孙心平孙老等一干道门前辈,不都是你所杀?”王元一越逼越紧。剑平伸着,如果余天孝再不反抗,肯定扎入他的脖子里。

    “青天白日之下!你敢胡乱栽我个罪名杀我!岂不怕天下人耻笑么!你天一道实力雄厚我承认,但不能就这么想杀人就杀人吧?证据呢?你们根本没有证据!”余天孝老谋深算,做事可谓滴水不透,连我都给忽悠了,找不到证据就太正常了。

    “要什么证据!说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王元一大怒,让他找证据,他当然找不出,这事也是夏姑姑说了大家凑恍然,一调查下来,所有可能的线都给灭口了,还有什么证据?

    “天一道难道没有证据也能杀人?如此无法无天?那我余天孝也退出官方道门,加入你们天一道好了!”余天孝一副大义凛然,顺道不忘了讥讽几句。低亚爪弟。

    王元一也没见过这么伶牙俐齿加厚颜无双的,当即哑口无言的看向了我。

    “余天孝,本来还想要先清算九剑道的,没想到还是绕不开你,你青白对吧?那我就还你青白,但如果你不青白,可就怪不得我了,我只要用鬼道逼供杜古剑,想必你怎么和杜古剑勾结,怎么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都会大白天下了。”我拉出了杜古剑的残魂,余天孝顿时吓得脸色惨白,而聂正国也面容阴沉,看来不单单是余天孝,连这聂正国恐怕都不会干净多少。

    本来还想要带杜古剑的残魂去师父墓前用尽鬼道严刑折磨的,但现在想来是不行了,这余天孝嘴硬之极,轻易不会松口,唯有杜古剑这等和他狼狈为奸者,才能把他的丑事告之天下。

    有地仙压阵,没有任何人敢制止我审讯杜古剑,我将一件件隐秘的事情全都问了出来,道门中人全都触目心惊,南方道门几个新的道门领袖同样是面带恐惧,因为涉及到的事情,有很多都和他们有关。

    王元一越听越怒,还没听一半,立即过去一剑将那余天孝扎死,没有人对他有任何同情,毕竟这等十恶不赦之人,百死难辞其咎。

    看着余天孝残魂,我脸色冷凝的将其拘来,给他加了血衣,让其恢复了精神,然后看向了聂正国:“聂正国,你觉得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干不干净?好好的官方玄警不好好管理,四处插手四脉事务,恐怕肮脏的交易不少吧?要不要我问问余天孝和杜古剑,把你的事情爆出来?”

    聂正国眼前的地仙全都看向了他,上位者,哪个没有龌龊的事埋在脚底下?他以一派之首的尊荣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不会做的比别人少了。

    “夏掌门,既然你已经掌握了这么大的杀手锏,就已经不是我们官方和官方道门所能对付的了,也已经不属于我们四脉其一了,甚至说是仙门都不为过,何须再和我们这些脉系争斗扯上关系?”聂正国这次算是服软了,咬咬牙,又笑道:“夏掌门,借一步说话如何?”

    “呵呵,不用,有什么事,直言不讳就行,我想法也直白明了,你应该知道我想干什么。”我决然说道。

    聂正国脸上红白交替,考虑了良久,终于说道:“好,既然道门不想让我们官方代替整顿道门,我聂正国会和上级领导认真的说明,还道门一个清静,也会在以后,断开和道脉的联系,这总该可以了吧?”

    我听罢,脸色缓和了些,看向了邹之文和沈冰莹他们,能从他们脸上读懂了兴奋和欣慰,在道门仅剩下四派之下,终于翻盘了,这简直就是绝地反击,他们谁能够想象还有这么一天?

    一群加入了官方的道门顿时都噎住了,极速的盘算其中的得失,但最终当然都觉得独立没什么不好的,毕竟现在的道门地仙之多,已经超乎想像了。

    “当然还不够!”正当我想要说点什么软话答应的时候,山道下,一个声音冲着下面喊来,随后一群身穿玄警制服的人簇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走了上来。

    此人年纪不大,不过气度不凡,而背后更是有俩个地仙和好几个半仙坐镇,我之前还以为是没上山的其他伏兵,所以也没在意,毕竟自己背后有四象境的高人坐镇。

    “令狐少玉!”聂正国面色一变,叫出了来人的名字,我一听,不禁愕然,看起来,还真是和令狐然有那么点相似,不过我没听过他老人家有这么个子嗣,看来应该是叔侄之类的关系了。

    “聂老,文件下来了,我一直瞅着,还想着该什么时候才能拿出来,现如今,总算是让我等来了机会。”令狐少玉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把缠绕上面的绳子拿了下来,抽出了文件在聂正国的面前晃了一下。

    “小侄,你这是要抓我聂正国么?呵呵,你大伯令狐然在世的时候,可连想都不敢想这个事,你倒是好,连文件都一并带来了?”聂正国表情难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文件。

    “放以前,我当然是一万个不敢的,但这不是还有人镇着你么?反正我和这位夏掌门都是目标一致,我借借力,他想必也是十分愿意的。”令狐少玉笑了笑,然后朝我打招呼。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