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9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六章:传宝
    “夏掌门,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搀和进我们官方里,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之前你也答应了我,此事以道门分割为由就此作罢,终归不能因我与同僚之间内斗而落井下石吧?”聂正国回过头,有些软硬兼施的警告我。

    “同僚内斗?呵呵,聂叔叔,连你都学会不拘言笑了,以小侄所见,可并非只是内斗吧?你勾结一部分仙门野心之辈,压制道门,妄图控制和蚕食道门,以他们唯命是从。企图利用道门做踏脚石,行一些不可告人之事,从中获取利益,由此引来的出卖国有资源,贪污渎职,陷害同僚等等,这一大堆的罪名下来,可不大好看呀,要求人,要么有利用之条件,以你如今待定罪之身,还有谁愿意和你共赴监牢?若论利用条件。你党羽如今正以摧枯拉朽之势给其他部门撒网兜去,所以罢手吧,胜败已有定论,否则小侄怎么会现在才站出来?”令狐少玉笃定的望向了和聂正国,要说起自信,这位还真不一般,我心中叹道。

    聂正国脸色沉了下来,听着对方的叙述,心中恐怕都有些信了。

    而等令狐少于看向一干地仙时,却发现除了姚中熙和喻沉香还站在聂正国的身边,顿时连连摇摇头。道:“大厦将倾,姚叔、喻婶,你们难道还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么?”

    一群的地仙或是道门,或是官方,现在全都大气不敢喘,毕竟除了天一道几乎和仙门等同的实力,还有官方的地仙存在,位置站不对,很可能就是自取灭亡的下场。

    聂正国不用看那叠文件,就知道里面的内容会对自己的仕途产生什么影响,当即叹了口气:“姚中熙,喻沉香,你们不过是听命行事。这次就不要站在我这边了,什么事都是我所为罢了,我和令狐小侄走就是。”

    姚中熙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聂老,我们尚有回旋余地,只要这夏一天不帮忙令狐这小辈。”

    “官方舞台不容我们,何不另开炉灶?”喻沉香也有些不解了。

    “你们都是别派而来,不知我们官方玄门的情况,回你们各自的门派去吧,此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用看,这夏掌门必然是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若在强求,又是一桩祸事。”聂正国临给带走,仍不忘给自己人开脱,倒也是个合格的领导者,当然,如果我站在他一边的话。

    我冷笑一声,对聂正国暗暗佩服,明知不敌我这边,就给自己开解,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上告的路子封死,若是我现在再说他聂正国的丑事,可都是落井下石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聂正国,很多事情我也不点出来,相信令狐道友自有一把公平秤,该受的制裁,我会看在眼里,如果有什么没追究到的,或者今天抓明天放的,看这杜古剑就是下场!匹夫一怒,自有匹夫解决的办法!好自为之吧!”撂下这句话,也就由着的令狐少玉去解决了,剩下的,我只能监督却不好插手。

    “夏掌门之言,如悬首利剑,我定当谨记。”令狐少玉立即回复道,随后命令玄警去缉拿聂正国,聂正国这次并没有反抗,而是乖乖给拿下了,而他自己则去劝说喻沉香和姚中熙去了,当然,这两位和其他官方地仙也需要带走调查,毕竟牵扯之大,远不是一些小鱼虾可比。

    余天孝和杜古剑的残魂都给我收入了玉符中,准备回天一城,另行祭奠恩师,至于头颅,自然包裹起来,直接提走,官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肉跳。但没有一人敢上前说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世间的一切势力不过土鸡瓦犬,声音都没法子发出。

    做完了这重要的事情,剩下的当然就是给道脉另开格局,天一道的特殊性在这个时候就显现了出来,一群道门的人立即围了上来,攀亲带故自然是少不了的,可谓穷在闹事人未识,富在僻壤有人知。

    天一道最后还是分离了出来,天一道是道门的天一道,统领南方道门,鼎立于四方道门之巅,而我成了四方道门的实际话语人,四方道门将由其他各方推举出领导人来,北方、东方、西方依旧是邹之文,沈冰莹、陆成山三人来领导,毕竟他们好容易熬出头了,和我之间的关系也最是稳固,之前虽然有过不信任,但那是我实力不够而已,况且如今天一道地仙之多,虽说达不到仙门程度,但也和四大脉系格格不入了,而南方道门暂时由章素离担任领袖,夏姑姑统领天一道道门部分。

    由此道门在天一道的强势介入下尘埃落定,而四脉的格局也和以往再不相同,原本吊车尾的道脉,一跃而成最强脉系,可谓河东河西,风水轮流。

    至于天一道的地仙,为了避嫌,则成立了天一道仙门,脱离出道脉,屹立强者如林的仙家门派之中!

    这次的观礼大会,几乎变成了我天一道的开坛布道预告会,届时天下玄门正宗,将于下月底将会齐聚天一道内门,共同定下玄门格局!

    令狐少玉并没有跟随大批的玄警离开,而是在会场中一直留到了开会结束,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想必是有话要和我说的。

    当然,凡事都有先后区别,李破晓和李断月回到乾坤道仙山,想要拿回仙山的事情,大家也开始讨论起来,我将剑奴和剑丸之事在四方道门和道门理事会中提了出来,果然所有人都无比的惊讶,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和不可置信,但得知所言非虚后,大多还是愤慨之极的,并邀请李破晓和李断月立即参会,讨论这严重的问题。

    李破晓和李断月都是愣头青,对道门归还乾坤仙山持有感谢态度,可并不多,原因无他,他们是两仪境的,都觉得有一个打十个的能力,别人的问询怎么可能让他们放在眼中?低以节圾。

    至于剑丸之事,李破晓咬紧是门派的私事为由,拒绝回答,李断月的则根本一言不发,这又引来了大家的一阵声讨。

    因为乾坤道名气极大,之前李剑声在四方道门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最后还壮烈卫道陨落,值得大家当成楷模,所以也不好太多为难乾坤道,但为了防止再出现剑奴和剑丸这等悲剧,只能责令乾坤道暂停收徒,留道门查看,直到真正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找到更多不利乾坤道证据时,再将此事提上台面来。

    揭过了乾坤道的事情,其他道门之前的陈年旧事,以及这次风波的一些反骨之事,又如示众游街一样拉了出来。

    大家推诿扯皮难免,就算四方领袖强力弹压,也免不了又是一场门中倾轧,不过因为不是自家地盘,在李破晓和李断月两大两仪境地仙的坐镇下,大家都打算回自家再处理自家事,等到下月齐聚天一道,再通报门派整顿的结果。

    等到杂事处理完毕,已经是夜晚了,各门各派都不打算留下过夜,全都赶回去处理各自门中的事情,毕竟道脉几乎又是一场改朝换代,处理不好,怕门中又是血海腥风。

    天一道方面,老祖婆早就带着一群地仙回去了,毕竟天一道的事情,还是天一道自己去解决。

    令狐少玉看到我出门,立刻拦住了我,说要和我谈点事情,是以令狐然子侄的身份而来。

    令狐然为了救我而死,所以无论他老人家属于那个脉系,哪方势力,我都无比的尊重和感谢,既然是他的子侄辈找我,那就更不能推脱。

    “夏掌门,这次能够将聂正国拿下,感谢的话终究是说不够,其实文档里的证据,根本不够指正聂正国,他自己应该也不会承认,我也是借力打力而已。”令狐少玉笑道。

    “我知道,聂正国既然在这位置上呆了这么久,如果没有相等的实力,根本扳不倒他,不过你本事也不小了,居然能够把姚中熙和喻沉香收归己用,可喜可贺,当然,除此之外,我和你可就仅限于此,顶多不过于朋友之间罢了,就算你说你是令狐然的子侄,我无论如何也是要帮衬你一些的,但我帮了你大忙,之后可就看缘分而已了。”虽然这人看起来很和善,不过能混迹官方的,肯定不会是平常人,还是和他划分好界限才行。

    “这个当然,我这次想说的其实是,因为伯爷的死,我一直在调查祖云的事情,并且在两界中广派耳目,目前发现他化名后隐于阴间深海,已经和深海鬼族搭上线了,引凤棺的事情,恐怕少不了他和深海鬼族作祟,还请夏掌门小心一些,对了,这里有一本关于六道盘的书籍,此物是伯爷那一脉传承下来的,你替他报了仇,既然六道盘在你这,大家认为,余下的就请您好生的流传下去吧。”令狐少玉说罢,拿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双手递给了我。

    “也好吧,若是令狐家有地仙传人,可随时来讨还此物,或者令狐家有修玄的后辈,我天一道也会为其敞开大门。”我恭敬的接过来,六道盘这件宝物本来不该我拿着,还给令狐然本家才是道理,但这东西经过研究所研究,还有更厉害的作用,一般人收藏,难免引来杀僧祸,想来也是令狐然交给我的原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