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9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情长
    “夏掌门要亲自收徒?此言非虚?”令狐少玉听罢我的话,立即怔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怎么理解的,不过我确实欠下令狐然一条命,若不是他当时以一敌三为我保驾护航,也不至于就这么壮烈牺牲。如果他本家的孩子来学习,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收徒并无问题,天一道本就对天下修玄之人敞开大门,只要心性纯良,道心坚固,我天一道岂会拒之门外?”话是这么说,不过天一道外门怕过了今天,马上要关起门来了,这么多地仙坐镇,天下修玄之人怕要挤破门槛才行!到时候光是审查,大家就不用修炼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呀,夏掌门可不要诓我年轻,我们令狐家确实有个难以调教的天才,因无人能降,如今正急求名师指导,夏掌门若是首肯,也算是解决了伯爷的临终牵挂之事了。”令狐少玉连忙的说道。

    “天才大多顽劣,这并无什么不妥,既然是令狐然老前辈牵挂之事,又是个修玄的天才,天一道自不会拒收,而我即便教不了。我天一道能者无数,定有能教之人,这是我的一道传音符,若那孩子来了,可持符来天一道报道,道明原委,自有专人处理此事,或者到内门传讯我就是。”我拿出一张黑漆漆的符纸,随手就画上了咒语,交给了令狐少玉。

    令狐少玉如获至宝,立即接了过来。随后贴身藏好:“孩子少不更事,到时候还请夏掌门照拂些,我这就通知本家的人,让他们将孩子送过来,唉,这孩子在家里是翻天了,也没人制得住,如果夏掌门肯伸出援手,将其培养成才,可真是万幸了。”

    “无妨,夜深了,乾坤道不便留人,及早下山吧。”天才都喜欢折腾。这并不奇怪,毕竟他们对未知事物的求知欲更强,难免会让普通人不理解。

    李破晓和李断月虽然不说。但这里到了晚上,煞气真的很惊人,谁会留在这个地方?

    乾坤道听说还有一口什么泉,能够洗涤人的肉身,我倒是想去看看的,但现在不是时候,李破晓和李断月没准在后山,这里不是我的地盘,我总不能率性而为。

    隐介藏形的一路下山,山间密林处处,阴森森的,相当的晦气可怕,如果是正常人,绝不会选择这个时候下山,然而诡异的是,这里一个阴魂都没有,我心中不禁惊觉,乾坤道不愧是巩禁地。

    而到了半山腰,看向对面的后山时,忽然,却有一股出乎意料的淡淡鬼气吸引了我的注意。

    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心中惊疑的我立即运转了逍遥行,一瞬间身体就轻盈如飞鸟一般。低土圣巴。

    登高飞檐当然是没问题的,以至于我狂奔在树顶上,仍如履平地,很快就到了对面的后山那边。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令我脸色陡然变化的一幕。李破晓此时此刻,正背手站在万丈悬崖上,迎着晚风矗立哪儿,而身边,一个身穿红黑衣服的女鬼正站在他身边,正展现出动人的一面。

    “元义,我已经找到了,你看。”女鬼伸出手,俏皮的伸出手,在李破晓面前展现一件七彩的东西。

    我看着手链,皱了下眉,这手链似曾相识,我又认真看了一眼,面色也有些凝住了,正是惜君吃掉的那根如意手链!

    “嗯,看到了。”李破晓淡淡的说道,却仰天叹了口气。

    女鬼很高兴的样子,随后从手掌中拿起了如意手链,带在了手中,其后鬼气彻底消失,变成了和人一样的存在!

    叫李破晓‘元义’的女鬼自然不会是别人,而是周璇!元义就是张元义,周璇的丈夫!也就是我称呼为张一蛋的发小兄弟!

    这一刻,我脸色难看,李破晓岂是张元义?周璇是入魔深了吧!

    叹息之后,李破晓柔声说道:“不要再叫我元义了,张元义已死,如今剩下的,只是我李破晓,周璇,你能明白么?”

    “可……可你终归是张元义,难道你能否认么……”周璇当即紧紧抓住李破晓的臂弯。

    这话说出来,我顿时沉默住了,而关键是李破晓同样没有否认,这是让我彻底感到震惊,看来能解释的只有一种,那就是他体内有张一蛋的魂,或者是残魂,或者是融合为一体了!

    只不过我从来不敢想象真相竟是这般,关键是李破晓从见我开始的作为,都和我认识的张一蛋没有任何重合,该李破晓的还是李破晓!但现在面对周璇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心中惊疑,也开始回忆往昔种种,而唯一让我能串联起来的,是当时李破晓在十方大海上面的世家大会会所给劫走那一段!

    “对,当时我是有错,我让夏一天把你抓回来……可也是我想你、孩子想要见你才这么做的……你知道么?你毕竟借身着元义……我又怎么能够任由当时你带着他的身体四处行动?”周璇继续说道。

    “我同情你们母子的遭遇,身体我并不是不打算归还,毕竟只要我白日飞升,区区身体还与你又如何?不过是一副空壳罢了,可你当时如此急切,居然让张元义残魂夺身,却不知道夺舍可一不可再,造成如今境况,唉……”李破晓摇头惋惜。

    “所以我才说你同样也是元义……毕竟就算你大部分的灵魂属于李破晓,可只要有一部分元义的魂就行!我都至死不渝的!”周璇毕竟不完全是平凡的女子,她有着独特的倔强。

    “何苦来由……”李破晓重重叹气,我看到他的手微微颤动,仿佛强制忍耐着什么。

    而周璇双手拉着他的臂弯,只欠一个深情的拥抱而已。

    我心中震动,原来竟是这么个原因,当时周璇掳走了李破晓,想要用法术强行让张元义再次夺舍,结果夺舍可一不可再,凡人夺舍玄门中人,更是凶险无比,最后阴差阳错的给李破晓吞噬就情喇中了,不,应该说是融合了!

    李破晓还想要挣脱开周璇纠缠,但却引得其越抓越紧,他不敢用力推开对方,顿时为难说道:“周璇,请你自重,人鬼殊途,我乾坤道乃是道门……”

    “我好容易按照古籍,收集了这如意手链的材料,制作出这等宝物,如今和人也没什么区别了,我们就算在一起,只要你不说我是鬼,别人怎么会知道?也说不得什么……”周璇连忙说道,随后深情看着李破晓:“我和孩子在阴间,天天都期待着你来,但每次都失望之极,我们的孩子常常无事就闹着要见你,我看着他找不到你的失望神情,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么?”

    “……”李破晓沉默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柔情如何拒绝,曾经在他的心中,只有乾坤道的道义,只有除魔卫道!哪来这么多儿女情长?

    “现在乾坤道已经回到了你的手中,你如今安静苦修等待得道飞升就好,而且无论结局如何,会遭到什么阻力,我都要和你在一起,要么你就跟我回阴间,要么我会带孩子来这里住下,你自己选择……也不要再找什么理由了……”周璇目光中闪着期望,两行泪光盈盈而下。

    李破晓一时呆住,但连忙说道:“我乾坤道自古遵守道宗立下规矩,仙山有灵,岂能容鬼类和尸类居住?连师祖都带着自己的尸身走了,我让你居于此地,岂不让所有人戳我脊梁?”

    “你自己都说了,乾坤道再没有别人了!我们夫妻在一起又有何妨?我修炼我的,你修炼你的,我只要远远的看着你就好……只是孩子还幼小,难道这么年幼,你忍心他无人教授,成为整天光着屁股到处乱跑杀人的野孩子么?”周璇哭着,双手搂住了李破晓哭诉起来。

    小侄子确实野了点,我心里暗道,但自己有一个活尸儿子,李破晓该如何应对?我心中一阵的替他纠结,周璇和小侄子在阴间不断扩张地盘,现在我倒是明白了一些,那就是没有安全感。

    李破晓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猛的转头,噌的一下拔剑,眉宇间杀机顿现。

    “谁!”一声大喝,打断了阑珊静夜。

    我神情阴沉,还以为自己的阴阳术‘隐介藏形’已经修炼到了神鬼莫测的程度,可想不到李破晓终归和别人不一样,居然如此敏感的发现了我。

    然而就在我准备逍遥行现身的时候,一个人影却从与我同一个方向的后山悬崖阴暗处走了出来。

    李破晓表情一瞬间凝固,而周璇表情复杂,抓着李破晓的手更紧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