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9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陪葬
    “你……好歹毒邪门的法术……”李破晓魂体受毒,身体却是首当其冲,他身上的伤口发出暗绿色的荧光,而血偏偏冒不出来,让人吃惊和胆寒。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夏一天!”周璇大怒,的飞过去查看李破晓的伤势。这一摸之下,顿时缩手,显然是因为给幽冥毒剑的毒气烫着了。

    这种蛊毒专门挫骨**,是我用蛊毒秘法涂抹到地仙符上,然后以法术催发而出,最是凶狠歹毒,常人触之无用,但修玄之人随着修为,感受到的会越来越强烈,挫骨还好说,毕竟身体可以用药物来控制。抑制。甚至消除,可李破晓中了好几剑,当然魂体难免受到极大伤害,这才难忍这样的**之痛。

    “夏一天!你快交出解药!否则!否则不要怪我!”李断月怒目瞪着我,两枚剑丸在身边嗤幽幽的转着,速度越来越快。

    “解药?这种蛊毒既然是杀人之用,怎么会有解法?如果你们保养得好,身体倒是能够渐渐恢复,不过等他死的时候你会发现,骸骨轻个几斤几两也正常了,不过这都是表面的,以他的修为计算,他的魂至多还剩下一年。张元义是普通人,这种蛊毒不会对他有害。不过李破晓就不好说了,他的灵魂必然要受尽烈火烹油的煎熬!”我恨恨的说道,随后看向了背着一口肉身佛的大和尚圆慈。

    “阿弥陀佛,夏施主,看在大家皆是朋友一场的份上,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跟李施主一般见识?”圆慈双手合十,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

    “大和尚,说人话,不要装什么神僧。你后面那位才是。”我皱起了眉,目光中,一股仙气幽幽从肉身佛中跑出来,这种感觉很奇异,若是换做以前,肯定发现不了。

    圆慈表情凝固了下,却依然一本正色:“夏施主,贫僧一向如此,为何你却说我装?”

    我皱了皱眉,这小子难道变了性情?

    嗡嗡!

    两道剑光忽然就这么飞了过来!一把点向我的眉心,一把点向我的胸膛,李断月果断的出手了!

    我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就避开了这一击,但这剑光非同一般,折转的速度几乎达到了九十度,一下就调转了方向朝我扎来!

    念了几句咒语,无数追仙锁顿时从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打向了飞剑!

    啪啪啪!

    飞剑连续斩断追仙锁,一路朝我射来,这剑光着实逆天之极,我连准备的时间都不够了,只能是准备掏出六道盘对抗这恐怖剑光!

    轰隆!

    圆慈双掌一推,一座土墙应声而出,两枚飞剑‘啵啵’的两声,没有给挡住就透过了土墙,仍朝着我射来,不过速度明显是慢了许多!

    而另一把却诡异的出现了剑魂,脚踏飞剑,速度瞬间提升了无数倍,比闪电甚至还快!

    噌!

    我脸上一凉,一道血痕出现在我的耳畔,若非是偏头够快,此时后脑勺就多张嘴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当时在十万大山森林时,李断月并未施出全力,现在才是她的剑魂剑丸的最强速度!

    “夏一天,交出解药,或者给破晓解毒,否则,刚才那下就不只是脸划伤了!”李断月怒目而视,李破晓的重伤让她已经怨愤了我。

    “你可以再试试刚才那招!”我紧皱眉心,手中拿捏了虚无剑和缩地术的法诀,看着两枚又回到了李断月身边的飞剑,心中暗暗骇然,果然剑丸是牛气轰天的东西,速度居然能逆天到如此程度,连我以速度见长,现在都感觉到了些许的不自信。

    一旦剑魂踏剑,这剑光速度立即暴涨数倍,谁能拦住?恐怕三才境在这里也要给剑光透体而过,神魂俱灭了吧?

    “夏一天!”李断月怒意勃发,双目猩红如血海,两枚飞剑画出两道红光,嗖嗖的往我扎来,这速度,比刚才加速更是恐怖!看来到了两仪境,她仍然要比李破晓强上许多,而一直没出手,不是因为她弱,而是未到发挥之时!

    “冤家宜解不宜结,几位施主,且慢厮杀。”

    正当剑光要射过来的时候,忽然一堵石墙砰砰的又在我和剑光之间窜了上来,但这石墙明显黝黑如铁,两枚剑光撞到了石墙,砰砰的两声金属交击,就失去了速度,显然这位的石墙手段比圆慈要强大无数倍!

    “师父,徒儿苦劝几位施主莫要兵戈相见,然而佛法禅机悟得不够,未曾让几位施主且住,把师父给惊扰出来了。”圆慈双手合适,扎马步蹲在了地上,而后金光万丈,后面肉身佛轰隆一声,居然就这么开启了!

    “唉,因果缘由,自是缘定,缘起缘灭,缘起缘生,今日之报,何尝不是昨日所起?”一个瘦的几乎只剩下骨头的老僧从肉身佛中走了出来,摇摇晃晃的,就好似晾衣杆在自己走一样。

    老僧说的话差点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几乎以为找到了知己。

    谁说不是?李破晓当年老横了,毒打我也不是一两次了,如今风水轮流转,给我虐回来难道不应该么?且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是?

    周璇皱眉,李断月更是悲愤,也亏得李破晓这硬骨头,居然扶剑鞘站了起来,虽然两脚哆嗦,不过也是颇有骨气了。

    “神僧躲在肉身佛中,修炼成尸仙,不知道违不违背佛家禅学?”周璇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她在这里修为最弱,所以也最是光棍。

    “佛心道心,皆在我心,不在我身,不在人言。”老和尚僵硬的笑了笑,似乎发现自己笑得僵直,就用手动了动脑壳,啪啪两声骨骸活动的声音,我甚至怀疑会不会下巴掉下来。

    这老和尚说无论道心、佛心、尸身,就算不同都是表象,只有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畏人言。一旁的圆慈严肃的双手合十,一副诚挚的说道:“不愧是师父,徒儿受教了。”

    “晚辈见过福真神僧。”我连忙见礼,这位修为已经居然已经是四象境,民间里存在这等神僧,也实属反常了。

    躲在肉身佛里修炼,无非就几种原因,那佛身要么是法宝,要么是避劫工具,而圆慈四处奔走,很可能是在寻找仙灵之地,供肉身佛修行,不过以尸身修行到这个程度就厉害无比了,尸仙和尸皇完全不同,身体几乎和人类地仙差不多,法术自然信手拈来,而肉身更是厉害得不行,如同铜筋铁骨,寻常法术都难以伤到。

    纠结起来,其实之前就有端倪了,扛龙村大战时就曾经见过圆慈有用不完的法力,原来有师父坐镇,不然哪来的底气十足?

    “夏施主,恭喜你又有进境,且如今气运加身,天下共主之势已成,为天下苍生计,还望施主多行善举。”福真神僧也回了礼,并且上下打量我,这让旁边的几位着急了起来,这李破晓还趴在那呢。

    这话我听过不少了,可气运居然还能看出来,我同为地仙,怎么就没看出?果然是圆慈师父,忽悠本事真不小。

    “师父,李施主怎么办……”圆慈毕竟和李破晓是好友,当然没忘了问。

    福真这才走向了李破晓,可看了一眼后就摇了摇头:“诚如夏施主所言,身体毒性可以抑制,然而魂体的蛊毒已经扩散周身,除非脱胎换骨,白日飞升,否则断无可行之路。”

    “晚辈求神僧指点迷津!”李断月顿然慌了,顾不得什么就准备拜倒。

    结果福真没打算受礼,避让后说道:“施主,解铃还需系铃人,莫要求贫僧,求我不若求夏施主。”低乐名才。

    我冷笑一声,断然说道:“对不住,无药可解,你们慢慢玩吧,这件事我就管不了这么多了,要报仇的可随时来找我,要解毒?很遗憾,我帮不上忙。”

    “夏施主,此蛊毒你断然能解。”福真笃定的说道。

    “呵呵,如果乾坤道的剑丸剑魂之事,能够给我个圆满的解决,我倒是不介意试试的。”我皱眉说道,我又不是临床医学家,研究这等毒辣的剑法还要先在小白鼠身上试解药,当然是管挖不管埋。

    “夏一天,我知道你当我是朋友,很想帮我,我很感激你,但成为剑魂却是我自愿而为,如果你不是为了报私仇,还请替破晓解了此毒可好?”李断月满怀期望的说道。

    “既然知道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乾坤道如此歹毒,居然把剑奴制成剑丸,不要说你,就算换成个陌生人,我都不会看着她成为乾坤道的陪葬品!”我断然说道,李山河和李玲珑之事,李牧凡和他妻子之事,都以悲剧收场,我能眼睁睁看着李断月也这样么?

    如果有一天,李破晓仍然站在我的对立面,招来的剑丸却是李断月,面对表情木纳的可悲少女,我会如何?

    我必然倾尽全力将李破晓打成灰烬!

    所以为了防止悲剧的再一次发生,我势必要去解决它,消除它,死李破晓一个就够了,李断月至少能活。

    “阿弥陀佛,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前世如此,后世亦然,命运呀。”福真神僧说吧,摇了摇头。

    “反正他也不会立刻死,我不过是给他头上加了把剑,督促他解决这个问题罢了,若是一年内解决不了,你死,他就陪葬好了。”我平静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