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0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待客
    “原来是何前辈,不知前辈到来,我居然不在山门,实在是抱歉之至。”我连忙也回了礼,随后看向了那边把圆慈揍得死去活来的全婵妤,连忙叫住了她“婵妤。快住手了,你哥哥也是我的客人。”

    全婵妤仍愤愤不平,不过这么多人面前揍自己哥哥,实在也是难看,就不在理会圆慈,来到了我身边。

    李庆和和张小飞、王元一都在后山有了自己的洞府,此刻的场面当然少不了他们,因为和圆慈有故交,当即过去救人,顺便叙旧去了,也免去了我招待这家伙。

    “哈哈。无需如此。毕竟夏掌门也是大忙人嘛,倒是我们叨扰了。”何奈天捻着小胡子,然后一边和我走入青天鼎那边。

    青天鼎周遭已经改建过,成了布道之地,如今更成了谈事情的好地方。

    “何前辈,您怎么亲自来了?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我开门见山的问起来,毕竟能请动何奈天来的,肯定不是小事。

    “是有一件天大的事情,需要和你商议一下,毕竟到时候很可能这附近会成为战场,你说重不重要?”何奈天认真的说道。

    我心中一凛,眉间沉了下来:“战场?”

    “对,当然。目前也只不过是初步的卦象,并不代表真的应验。你也知道就算卦象再准,变数还是有的,就好比有时候是异常因素的干预,有时候也或许是气运的干系,你说呢?”何奈天深不见底的说道。

    “这个自然,不过何前辈,也不知道这大战起始原因,还有是那一方势力,前辈可曾猜出?”我不着痕迹的问起来。

    “当然是六大仙门势力呀,要不是天象显出如此大的交集。我也不至于亲自前来,你想想,我们地面两大仙门,还有隐藏暗处的尸仙门,妖仙门,鬼仙门,阴海深处那帮老怪物,这六股势力如今剑指一处,多可怕?而一旦意见不合,难免就是一场浩劫,而且现如今僧多粥少呀,能得到利益者,区区不过那么点人,如何不头破血流?”何奈天隐晦的提了起来。

    “何前辈说的是引凤棺之事吧?”我皱起了眉,之前我已经受过一次灾了,难怪何奈天没有明白的提出来,他觉得这是我的伤疤,就算不提都能记得。

    “不错,能够破界离开的人数有限,但如今这么多人争得头破血流,你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会有多大?而各方全联合拧成一股线破除引凤棺是不可能的,我也从来不指望,可一但小团体出现,势必引来其他方的反制,争夺,届时引凤棺离得你这里最近,首当其冲还是你呀。”何奈天把危险留给了我,还点出了其他厉害关系。

    我心中顿时警惕起来,何奈天意思很明确了,要想免去灾劫,就要跟昆仑山仙门合作,否则六股势力一来,凭借天一城和天一道的势力,恐怕是难以抵御的。

    “引凤棺离着我天一城还有上百里,凭什么都跑到我天一城来驻扎,如果是找客栈,我倒是随意他们住,要占城,呵呵,我也不至于束手无策。”我皱了皱眉,仙门的人现在想到要跑路了,准备偷渡的时候还打算在港口闹一下事,实在是卑劣。

    但同时我也不禁佩服外婆的格局之大,居然提前进入了引凤棺布局,如今局势已成,只欠我临门一脚了。

    “呵呵,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天一城有仙气溢出之事,或多或少都给六大势力所知,而到时候倾巢而出,你真以为是那几十上百的地仙?无数的散修、仙门都不会放过这机会,王道之人有之,霸道之人有之,无道之人更是不乏,成百上千,所有人都为了开棺一战,你如何关顾得如此之多?自古弱小的人类何以聚集在一起,国家又为何有军队?无过于抵御更为强大的敌人而已!毕竟老虎吃人,岂会先问过人愿不愿意呢?”何奈天笑道。

    “何前辈,那晚辈坐拥天一城,该如何自处?”我知道何奈天想要找我合作,所以倒是可以问问他到底怎么想,让别人帮想办法,有时候能省下更多的事情。

    “我昆仑山仙门,自古便是正宗仙门所在,行的也是世间正义,于天一道的理念是共同的,故而称之为兄弟门派都不过,所以面对如此的浩劫,面对天灾的到来,自然应该精诚合作,而之前我俩已在东海有过约定,想必你还记得罢?”何奈天一听我这么说,自然是先搬出了一大堆的道理了。低乐斤号。

    我心中暗想,别人都说你们是魔仙门,你却说你才是世界正宗,我反正没去过,你说什么不是真?说是自古如此,但国家尚且有改朝换代,仙门难道就没有?

    北极仙门之前还给我灭了不是?当然,这话我是不敢说出来的,只是平静的点头:“何前辈说的在理,行世间正义公道,当然是我辈应该做的,之前的约定我也记得,只要在道义允许下的合作,我当然是不吝的,只是不知道何前辈有什么想法?”

    “嗯,这个是必然,一切皆以道义为先,所以为了保住天一城,为今之计,自然是重兵把守威慑,让宵小之辈不敢觊觎,这才能兵不血刃守住天一城!为此,我这趟带来了三十多位已经半仙级别的门下,准备请你帮忙,将他们集体渡劫成仙,而这些门下,将暂时不会返还仙门了,会坐镇天一城,威慑余下的几方势力!当然,两仪境以上的门下道友,也将会陆续带着各自的弟子前来,到时候上百地仙守护天一城,无论是谁要进驻天一城,恐怕都要看看我们这股势力愿不愿意了吧?”何奈天慷慨激昂的说道。

    三十多位全渡劫成仙?这么大手笔,你可真敢说!

    我陷入了沉思,他是要把我绑上战车呀!而我一旦接受这条件,以后就真成昆仑山那一伙了,而且上百地仙坐镇天一城,只有他敢说出口,换了别人怕提都不敢提。到时候我引狼入室,打完了他们不走,我怎么办?

    怪不得昆仑山给北极那帮无情仙家成为魔了,看何奈天的做法,确实不拘泥任何的礼法,解决事情专门挑简单粗暴的来,确实和我挺像,但现在最可能被坑的是我呀!

    “何前辈,您的计策确实不错,不过这样的大事,你知道我不能一时三刻就答应你,总要好好考虑一番对不对?而事情也太过重要,我必须得去请教个很敬重的前辈,且容我此行回来,再决定此事如何?”我委婉的说道。

    “哦?是池天生道友么?”何奈天疑惑的看着我,当然知道我的难言之隐,谁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

    四象境就是我镇山门的杀手锏了,他一个**境还看不在眼中,所以觉得如果是要去征求池天生意见,他当然可以说服。

    “不是,那位前辈叫穆锋白,为了救我仍给困在一处秘境中,如今我需得去征求他的意见一二,相信以他的知识,一定能够为我解惑此局变数。”我把穆锋白抬了出来,心中却是想着引凤棺的解法,活阵封锁着引凤棺,而小活阵却在扛龙村底下,如今我得去确认和演练下,就免不得要去打搅下穆老清修了。

    “穆锋白?怎么未曾听过此人?难道是七星境的老前辈?”何奈天不禁凛然,毕竟我气运之子的身份玄奇,他不信我平白无故得来,而是有高人相帮也是理所当然。

    我既不否认也不肯定,只是说道:“此事要不了几天,不知何前辈可否在门中稍待几日?”

    知道我不愿意说,何奈天也是老谋深算之人,当即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有问题,昆仑山离此太过遥远,我刚想和你说,准备暂居此地或者左近一段时日呢,也不知道方不方便?”

    我心中一阵如鲠在喉,一个**境的地仙就住在身边,不但敌友分不清,心中打着什么主意也都不知道,如今牛皮糖一样还不走了,可谓人间百态,什么人都有。

    “当然没问题,不过青天卷是我家老祖婆的一件宝物幻化而成,想必何前辈也知道了,她性情古怪,不喜生人,前辈带来的人太多,我怕她不高兴,所以还要委屈前辈带着门下,暂时在道观那边居住如何?”想来想去,后山毕竟是自己人的地方,怎么能让他们魔仙门居住?

    可把他们随意安置,又会招来眼热,到时候说我不会待客,可就真是冤枉了,而且后山很多事情我都不想在对方的监视下进行,天一道总要保留点秘密的。

    “当然没问题,夏掌门的门派如此大,就算再住几百人都足够,够宽敞的了。”何奈天笑了起来。

    事情谈到了尾声,我看向了周围,张小飞已经在那边等着我好久了,我和何奈天告辞后,说是要处理门下事务,就暂时离开。

    “师兄,道门那边令狐少玉等你很久了,你是不是答应了别人什么?早上到现在就在那了,夏姑姑知道你回来后,那边就派了弟子过来催促,让你赶紧过去一趟。”张小飞说道,他似乎也不知道什么事。

    “嗯,知道了,我见过池老他们就过去。”令狐少玉来干什么?我想了想,难道是他带了孩子过来?不会这么快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