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0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故地
    到了主殿,我放出了所有的家鬼,大家全都沉浸在一片悲伤和难过中。

    属于倒霉熊的魂位中,还静静躺着玄铁棺,毕竟江寒用不惯,早就给送回来了。我其实是知道原因的,那是他们见了这口玄铁棺,总会想起昔日同伴。其中同样还有一些黑毛犼的遗物,让我和家鬼们都心情沉重。

    用杜古剑的魂祭过墨长恭师父后,我把余天孝的残魂交给了黛眉处理,又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才因为时间的缘故借道回了阳间。

    回到天一道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我准备去后山找韩珊珊,问问阵盘钥匙的事情,毕竟黑瞳有意测试我的能力。所以不愿意自己开启。就只能由我来解决,但上一次韩珊珊说已经准备差不多,这次应该制作出来了吧?

    结果才到了后山,背包后的某块通讯玉符发生了感应,似乎之前分发给身边朋友的通讯符中的某一张给激活了。

    我心脏顿然狂跳起来,连忙拿出了联系玉牌,查看到底会是谁,毕竟这个时候,我心中竟没来由想到一个可能,如果是惜君的那张纸符激活呢?那岂不是说明她还活着?

    可拿出来一看,我心中顿时失望了,属于惜君的那一块并没有出问题,而是感应了令狐少玉那张符纸。

    缩地术直接进入了道门。令狐少玉就已经着急的在掌门殿那了,还有好些弟子和门人都站在那里。

    “怎么了?为什么要动用通讯符唤我前来?”发现不是惜君的通讯符出问题。我难免因失望而心情不高兴。

    “夏掌门……少梓不见了!我也是刚刚从市里赶回来的,半夜里跑出去的,唉,现在好多弟子全都出动去找了……”令狐少玉哭丧着脸,两眼布满血丝。

    “姑姑,附近的地方全都找过了么?”我问起了夏姑姑。

    “弟子们都派出去了,如果找到,一定会发信号的,但目前仍然没有,后山的老前辈都不敢惊动。但就在刚刚天亮的时候,派了弟子通知李庆和和张小飞他们了。”夏姑姑说道。

    如果是我,确实也该这么解决,但这么多弟子都找不到人,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难道还能下了阴间不成?她不过是个寻道期初期的弟子而已!

    “她离开时,有没有留下缘由?”我看向了少梓的指导师父何箐。

    何箐师太见我表情不大高兴,连忙说道:“掌门,她没有留下任何原因,我下边的弟子也问过了,之前大家玩得挺好的,可到了半夜,与她同处一室的女弟子去小解,却发现她不见了,这才着急来报告我,我看事情重大,当即就来报道代掌门了。”

    “门中这么多弟子,还派你的弟子去找做什么?把他们都叫回来吧,细问一下,可能只言片语中或有端倪。”我当即说道。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何箐立即才跑去打电话让弟子回来。

    “唉,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谁知道这么能折腾!明明还好好的,这才刚多久?立马就翻了天了。”令狐少玉懊恼的说道。

    “别着急,这附近早就没有了游魂野鬼,只要不靠近还阳道那边,就是寻常人到处乱跑也不会出事的,以她的脚程,这点时间,也出不了几十里的范围。”我宽慰起来。

    不出一会,李庆和和张小飞、王元一等人都来了,问清楚了原因,都各自离开亲自去寻,地仙对周边环境很敏感,要找一个女弟子并不难,而张小飞更是信誓旦旦说能很快找到,我却不以为然,小姑娘别看这样,其实聪明着呢,要是不愿意让人找到,大家伙肯定是找不着她的。

    果然,等到几个弟子都回来了,张小飞他们还在寻人中。

    何箐当即事无巨细的问起了弟子们跟少梓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弟子们都很年轻,最大还不到二十多岁,一看到掌门和一堆长老在,全都惊得不知所措,当即都语无伦次的说了起来。

    好半天过去,仍然没找到任何用得上的线索。

    我看了眼何箐,觉得或许人太多了,导致弟子过滤了一些言语,就将他们带到了偏殿,徐徐劝诱起来:“你们都想一想,无论令狐少梓说过什么,问过什么,都说出来吧,包括关于你们师父的事情,都说一说,我会替你们保密的。”

    弟子们再次陷入了沉思,最后,终于有个女弟子踌躇了好一会才站出来,说道:“夜里洗澡的时候,少梓问过我……说起了修炼的事情,然后问师父厉不厉害,能不能教授她天一道来着……我说我们就是天一道,可她说她问的是掌门的天一道师父会不会,我就说,掌门说过,天一道是囊括天下之道而归其一,讲究道法自然,只要得道就是道了,然后她就说……她想见掌门,我说掌门哪有那么好见的……掌门平日都在山洞里静修的,然后她又问我天一道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我也跟她说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心中叹了口气,少梓是半夜跑去找我了,这孩子果然和令狐少玉说的一样,不省心,不过既然是天一道,却没有天一道的道统和传授的法门,难免有些让弟子们感觉学的道不是天一道。

    而少梓的事情就是在提醒我,该静下心,好好给天一道增加点内涵了,我也打算不吝门户,将融合道统,突破道统的法门传授给所有弟子,并且将‘缩地术’一类的法术传扬出去。

    “我亲自去找找吧,我大概能知道孩子去了哪儿。”我想了想后说道。

    “去哪了?”众人都好奇。

    “外门后山的山洞还记得么?”我说道,之前因为积水的问题,我将那个地方列为了禁地,所以去往哪儿的道路给重重的灌木拦住了,连接内门的小道也不在这个方向,所以一般弟子嫌麻烦,也都不会去往那里,况且有门中禁令,还有一些鬼怪尸类的传闻,弟子更不会自讨没趣。

    我记得以前甚至还把王越等几句的血尸埋在那儿,倒也平添了许多的恐怖和阴暗。

    弟子们因禁令不敢去那方向寻找,而且也都以为一个女孩儿不会跑那边去,但这孩子敢半夜跑出去,要去找我,根本不会管什么禁令不禁令,很可能会往那边去了。

    有了查找范围,我生怕孩子遇到什么事,就以缩地术,直接跳到了山洞那边,瞅着山洞口的几株灌木趴在了外面,我知道她已经进去了。

    黑漆漆山洞里,我的地仙眼却看得无比的清楚,她的脚印也在淤泥中清晰可见,我跟着脚印一路前行,到了积水潭那边,我的逍遥行就发挥了作用,直接站在了水面上,并且移动到了对岸那。

    想想当时我还在水底下找到了一把拂尘,至今海师兄还奉若至宝,也不知道水中还有什么东西。

    又进去了一会,脚印仍然在持续,这孩子倒也不怕脏,居然穿着白衣下了水,而当我感觉快要进入里面的大厅时,忽然有了一阵的黄色的火光,看来她还点上了火。

    “谁?!”低央见弟。

    一路过去,我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踪迹,所以少梓似乎发现了我的样子,在里面惊呼一声,我说了一句‘’是我,就逍遥行飘了进去。

    可看了一眼,我瞬间又退了出来,这个时候,我脸上全都红了,因为这孩子正赤着身子,在里面烤着衣服,好在发现我得早,已经抽回自己衣服遮住了身子,要不然我这掌门也不用当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