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0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四方
    “你……你等我一会……”令狐少梓声音有点发颤,可见也是羞怯得不行了,毕竟这也不过半大的姑娘,在里面烤衣服给发现,始终有些难接受。

    我也是有点大意了,平素里遇到的都是些厉害的修道者。落水不沾衣,过火点不燃,一时也就没在意了,这才失察撞上。

    不过似乎时间也有些不大对,我低头看向了脚底下,发现淤泥的脚印凌乱不堪,是她来回的走在了这条道上的印记,显然她下水了好几次,难道她发现了四小仙隐藏在水底下的秘密了?

    “少梓,你是不是下水去捞四小仙前辈的遗物了?”我不禁问道。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没有下过水。”令狐少梓惊讶的问我,但随后就道:“哦。你看了我的脚印……”

    我心中暗道小丫头的聪明,不止是能折腾那么简单,恐怕是和我一样对未知事物会产生求索之心,这样的人一旦好学,进步会很大。

    “你半夜从何箐师太那逃出来。知不知道会波及门中所以弟子,让大家全都来找你?”我淡淡的说道。

    “我……我错了……我不知道门规不让出来,只是想出来……看看。”令狐少梓没有说来找我,倒是把这推到了初来乍到上了,这么一来。我也不好去责罚她。

    “那你的跑入本门禁地,终归是有意为之吧?”和聪明的孩子说话,也不需要点出前因后果,她自然而然就能联想到。

    “好了……我穿好衣服了,你可以进来了。”令狐少梓在这个时候穿上了衣服。

    我抬步入内,柴火的亮光照在她的身上,她的衣服已经是洗净了的,并没有多脏,可见水底下的东西基本都让她捞上来了,是洗了衣服后才烤火的。

    其实当时我不是未在意四小仙的遗物,而是觉得拿到拂尘已经足够了,毕竟留下一些东西。也是怀有一丝对前辈的尊重,好比前辈有心遗宝,自然是期待有缘之人前来,我自己能力已经足够,多一件宝物也不会强多少。还不如让有缘人得之,或许对他们而言,那些宝物能够救命也说不定。

    我不也是靠着那把拂尘救了小命么?

    令狐少梓的眼前摆了好几样东西,一方冰晶铁尺,应是鲁班尺一类的宝贝,一块自转罗盘,泡在水中多年仍运转自如,一把青铜宝剑,上面纹路清晰,锋利说不上,但四小仙的字迹清楚,决然是个宝物。

    还有一卷碧玉做成的玉简,不知里面记载了什么,但用得上碧玉的,想必也不是一般的货色,本来应该还有一把拂尘的,但现在在海师兄手中,显然四小仙的每一样东西都很珍贵,都有它的用法。

    “这些都是你在水中找到的?”我问起来。

    “嗯,都是我找到的,掌门,这些都是古物……”令狐少梓很高兴的样子,对刚才我说的门中禁地,还有半夜出门之事竟直接想忽悠过去了,倒是个小忽悠。

    “掌门,你看这把铁尺,入手冰冷,我用火烤它,也不导热,还有那罗盘,还能自转,颇为神奇呢,还有剑……”令狐少梓如数家珍,心中定然是喜欢之极的。

    这也是难怪,我当时拿到那把拂尘时,也恨不能天天晚上都抱着睡觉,毕竟那就是自己的小命呀。

    “你半夜出门是想要找我,闯入禁地洞窟,觉得是我静修之所,那我就问你,你找我是为了什么?”我平静的看着她,丝毫对这些宝物不感兴趣,毕竟到了我这样的程度,地仙眼一扫,里面是仙气还是其他杂质气息都能看出来,这些法器虽好,但和法宝比,差距还是很大的。

    “我……”令狐少梓见道具不能转移走我的注意力,只能老实说道:“我来天一道,便是想学天一道……可和何箐师父学道,却不是天一道……所以我想找您……”

    “你想要拜我为师?”我大致也猜到了这个结果,只是想让她老实说出而已,看她点头,我又说道:“天一道本是以弟子适合之道法道统为根基,逐步修行,并以自身资质高低,汇集更多的道统,齐头并进,最终数道汇流,融会贯通后方才能修成真正的天一道,你如今不过寻道期,何谓寻道?连道统皆未曾寻到,谈什么天一道?”

    “可是……可是……我就想和你学……”令狐少梓决然的说道。

    “我居无定数,四方云游,岂能随时教你修炼?寻我为师,尚且连何箐师太都不如,何箐师太是名师,你可知我第一任师父修为如何?不过寻道而已。”我哑然失笑,当时焚香拜了师父,却是海师兄在教我阴阳法术,那段日子想想让人忍俊不禁。

    “啊?不可能吧……”令狐少梓惊呼出声,可见在家里应该是有名师了,至少也是悟道期的,要不然她半夜也不至于逃出来。

    “修炼讲求道心,道心不稳,如何修炼,你寻道之心甚坚,但道心却弱得很,这么下去,修的什么道?”我斥责道,看她还在震惊中,也不打想再打击她,就说道:“带上宝物,随我回去,免得大家寻找。”

    “师兄!掌门师兄!可是你在里面么?”张小飞的声音果然冲外面传进来了,看来他也找到了我。

    “我在里面。”我嘴里动了几下,传音给了张小飞。

    很快张小飞就飘进来了,他太极门的身法是不错的,现在不只是一步神行了,他进来后看到令狐少梓站着,顿时松了口气,忙传音入密问我事情经过,我也不隐瞒,如实的说了。

    看到令狐少梓还不愿意拾取宝物,我皱了皱眉,有些唬人的说道:“怎么?难道你打算就呆在这里修道不成?你可知此地是做什么用的?”

    既然我会这么问,她当然知道肯定不是好地方,直到张小飞说我在这埋了好几具血尸,她又吓得小脸煞白,赶紧要捡起宝物离开。

    可以看出来,令狐少梓对我不收徒还是很失望的,一路都魂不守舍,她跟我一样,也是个不想求人的性情,只是闷在心中不说而已。

    到了积水潭那儿,她还犹豫着要不要游泳过去,我看着她怀中抱着的宝物问道:“少梓,你是不是真想拜我为师?”

    小姑娘一听,顿时噗通跪倒在地:“求师父收我。”

    “师兄,你就收了呗,闹得沸沸扬扬的,这次回去,指不定给怎么罚,弟子们也会对她生出排斥来,以后可不好混了。”张小飞嘿嘿的笑道,他在太极门经历太多苦难,比如挨打,扫厕所什么的,所以对这些事都看得清楚。

    这同样是我所担心的,毕竟这孩子可不是一般能闹事,而且看她跪得如此干脆,我也只能说道:“既然你这么想拜我为师,我便给你机会重选师父的机会,不过求道,终究讲究缘分,并非你想学我就会教你,如果不能和师父同心,便谈不上学而达之,你重选的师父,可能是我,也可能还是何箐师太,或者是别的老师,不过,这位老师绝对是最适合你的人。”

    “请师父训下。”令狐少梓一听我有收她的心思,当即高兴起来,但一听说是重选师父,又有些纠集了,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心中是忐忑不安了。宏东何亡。

    “你手中的四件宝物,还回去三件,只留下你最喜欢那件。”我命令道。

    “还回去三件?哦。”令狐少梓疑惑的看着四件宝物,件件都是那么喜欢,一件都不舍得放下,纠结了好久,才跳入了水中。

    “师兄,你这是做什么?好容易找来的宝物,怎么又还回去了?我看着都是极品的法器呀,哪一件做道门至宝都足够了。”看小姑娘下了水,张小飞很是不解的问我。

    我当即把以前进入过积水潭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又补充了自己的想法。

    张小飞听完,顿然神采飞扬的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好,以后我要是收徒,也这么给他解释一遍,哈哈哈,不过……师兄,那这和重选师父有什么联系么?”

    “联系当然有,你可看到四件宝物均各有不同么?”我问起来,张小飞点头沉思后,我继续说道:“如果她选择了宝剑,我会恳请丁辰丁老教她,如果选择了戒尺,那就是老祖婆的弟子了,而如果选择罗盘,非赵茜不能教,也属她最契合。”

    “哦!因材施教呀!高明,那选择这碧玉踞,师兄才会把她收为弟子吧!”张小飞眼睛一亮,随后又患得患失起来:“唉,如果是我,我肯定选择那宝剑,那宝剑看似朴素,但却是最好的,最差就是书卷了,在藏经阁,这种碧玉书卷堆了一小山,就是罗盘和戒尺都比它好,嘿嘿。师兄,你说她这样的孩子,会选择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我又洞不穿人心。”我笑了起来,张小飞似有明悟,也会心一笑。

    不一会,令狐少梓就上了岸,因为还没到夏季,天气还是颇为寒冷的,这么折腾她我也心有不忍,就随手招来一阵热风,将她身上的寒气和衣衫的冰水全都烘走了。

    “掌门,我选了这个。”令狐少梓抱着宝物,心中却七上八下,脸上露出了迷茫,似还有失落在里面。

    我看着她怀中之物,淡淡一笑:“少梓,走吧,随为师回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