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1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出走
    “我就知道……你当时早已地仙,但到了如今,也仍未有去开启引凤棺的心思,我就知道……”惜君喃喃的说道,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惜君!哥哥不是开玩笑,外婆有自己的计划。岂能因为我们的随心所欲而破坏了全盘计划?毕竟现在我们的能力是足够了,但仍要亦步亦趋,暴力解决,指挥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我心中知道我说的话她肯定不信,不过偏偏事实就是如此,外婆想的事情,现在只是个大的轮廓,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确认。

    “呵呵,别骗我了,你压根就没想过要去开启引凤棺,更别提给我报仇了。那也不关你的事了,或许我以前开始,本就不该跟着你了,徒增奈何而已。”惜君摇摇头,叹了一声:“你说过,成仙杀尽仙门,可仙门你都未曾斩尽杀绝,你发的誓言。只是当时的一厢情愿,这般悠游寡断,才害死了更多的无辜,却不想地仙不灭,会祸害人间,你知道么。小五还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就这么给他们拿去炼丹了,他们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有什么不敢去做的?天下仙,无过畜生行。”

    “你……”好个‘天下仙,无过畜生行’。我脸色为之一变,她的心中竟已经黑暗如斯,只是再怎么钻牛角,终究会有碰壁的时候。

    “说不出来了么?你不是能言善辩么?可你看看你如今,在行动的面前,一切都苍白无力了。”惜君的叹了口气,她觉得没什么比怒其不争更为无奈的事了,所以去意更为决绝。

    “惜君,我的口舌,并非为了跟自己家人争论而存在,也不是为了赢你而巧言令色,我想的很单纯,出道时。你救我无数次于水火,所以即便如今你心境初衷已改,可我仍会对你不离不弃。”我回忆以前的种种难关,都是和惜君一起跨过,没有她,我早就尸骨无存了,这就是我什么都能接受的理由,即便她堕入无穷的黑暗中。

    想要离开的惜君瞬间怔住了,似乎犹豫了下,然后说道:“你说的当真?那你愿意和我杀尽天下仙家,净化这一界么?愿意和我一起开启引凤棺,一起上去复仇么?愿意……愿意和我在一起,永远不离不弃么?”

    “杀尽天下恶仙,开启引凤棺,复仇之事,本来就是我答应过的,至于不离不弃,惜君,我是你哥哥,自当不离不弃,有何可犹疑?”我没有任何顾虑的回答,这些事本来就是我想要做的,也不需要她来督促,不过凡事都要讲方法,要对事对人,滥杀无辜的事,一件都不能做!

    惜君再次的陷入沉思,似乎已经考虑要不要相信我了,毕竟我三个条件都答应她了,她没什么理由拒绝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的感应玉牌抖了一下,我立即拿了出来,发现属于天一道的感应玉牌传来了信息,我脸色一暗,心道糟糕。

    “惜君,和哥哥先回去吧,引凤棺的事情,哥哥会想办法解决,你说的事情,哥哥都不会辜负你。”我连忙的说道,可心中仍是暗自苦楚,暴露在无人监管之地的天一城都没事,天一道有昆仑山魔仙门在,会出什么事?

    “我就知道……你花言巧语,又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拉着你,然后又各种各样的让我等待……我等不了你了,你如果这次走了,引凤棺我会自己开,一切事情,我自己承担!我们就此别过!”惜君断然说道,似乎不打算给我任何回旋的余地。

    “惜君!慢着,让哥哥再想想!”我看她已经腾空而起,立刻逍遥行要过去拉住她,可她根本不打算再继续等待下去,嗖一下竟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南边的地界!

    我缩地术急忙追逐,可因为自己已经不是三才境的修为,速度早就大打折扣,加上能量已经给镇妖石消耗精光,现在完全追逐不上她。

    我心中的失落,犹如置身寒潭,她这一走,心中似给人剐了一刀般的痛苦。

    但设身处地,惜君自己又何尝不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讨厌我,恨我也是应该。只是我所牵所系太多,却不能跟她一样独来独往,恣意恩仇,那样和入了魔有什么不同?

    我放出了所有的家鬼警戒,自己拿出了仙气块,开始恢复丢失的仙力,地仙之后诸多不便,能量难以为继,也总算让我体会到了当时祖云在这里破阵后的感受了,在仙力消耗到了一定程度,恐怕连个悟道期的人都追不上。

    “没想到这小鬼一朝飞凤,竟这么对公子,简直岂有此理!若是我跟她修为一样,哼!”刘小喵不高兴的说道。

    “刘小娘子,你莫要再说惜君了,她也有难言之隐,背负深仇大恨,母亲还在引凤棺中,谁能淡定得了?在下就觉得主公苦劝无比正确,毕竟尽人事知天命。”江寒说道,他和惜君接触很久,知道惜君的本性。

    “嗯,江兄所言极是,尊上这点让云清敬佩之至,大丈夫刚柔并济,无过如此。”云清是小女人,感情相对细腻一些。

    宋婉仪摇摇头,盘膝坐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我不说话。

    “怎么了?婉仪?难道你也觉得惜君这么对公子就好?”刘小喵一向和宋婉仪是前后脚,同步是必然的,她还以为宋婉仪这次跟自己不一样了。

    “唉,没什么。”宋婉仪苦叹一口气,随后只是盯着我,刘小喵问得多了,她就道:“这整天喊打喊杀的小鬼,由着她去好了,我只要主人就好,她不在,乐得我省事呢,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凭什么和我抢?”

    “不……不止是哥哥和妹妹……这么简单么?”云清掩嘴惊呼起来,看向了惜君远走的方向,沉吟了好一会,说道:“我又想了想……”

    宋婉仪和刘小喵顿时凑了过来,窸窸窣窣的低声说起了什么,大人说话,小孩子不敢插嘴,所以一旁的胭儿也不敢过去,和江寒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白这三个大美女又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我的法力暂时恢复了不少,但还未达到两仪境的程度。

    这一次召唤镇妖石,虽然秒杀了两个五行境的强者,不过我连掉两级,情况就变得无比的复杂,虽然会因为法力恢复而恢复,顶多是治疗点亏损,然而期间的危险,足够致命了。

    老祖婆人老成精,知道我这样的存在掉级意味什么,因此出门时就曾经警告不准使用镇妖石,奈何这次我不得不用,因为惜君是我重要的妹妹,我又岂能坐视不理。宏引投血。

    “宋婉仪,不要带坏了小喵和云清。”我看三个女子凑在一起,不由制止了他们,并且拿出了缚仙神雷罩,开始招雷劈自己。

    宋婉仪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就吩咐云清和刘小喵、江寒分处一方,为我护阵。

    轰隆!

    一道天雷砸了下来,我的法力瞬间就恢复了起来,身体中的损耗在这一刻猛然复原,其实刚才仙气块,只是为了招雷才用上的,要不然用天雷来恢复法力多方便。

    由于吸雷的原因,我的法力又跳跃到了两仪境,但劫雷同样很快就消失了,这缚仙神雷罩就是这样,能招来雷霆,但如果发觉劈错身体和能量并不逆天者,就会消逝无踪。

    不过以我现在的颓势,一道雷就够了,至少两仪境也能自保了不是。

    有两仪境的实力后,我小心的拿出了一张银符,召唤出了仙棺疾行,这仙棺疾行又和之前不一样了,除了之前的手脚,又多了两只肉翅,蒲扇着落地,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我带着宋婉仪他们坐上棺椁,这仙棺启动后,速度如同奔雷一样立即狂飙起来,而且一半是跑路状态,遇到高山和悬崖,直接展翅滑翔,真是省时省力,至少比自己用缩地术方便了很多!

    有了仙棺疾行,速度飞快的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扛龙村,刚刚进入荒废了一半的村子,就看到一个道士、一个和尚站在了那片给镇妖石熨过的地面上,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