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1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良策
    在自己门派遇上长孙德,这情况我也是心中七上八下,我用祖龙御身灭了仙门,现在人家找上门了,不死磕我都不信!

    “呵呵,夏一天。别来无恙呀,好久不见还升到了两仪境嘛。”长孙德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拱手就过来打招呼,但走了两步,他眉眼跳了一下,吓得我脸顿时都绿了!

    何奈天倒是速度和反映够快,嗖一下就加塞到了我和长孙德的中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怎么,平时长孙道友可是很能忍的嘛,今天也忍不住了?”

    长孙德顿时怒了,咬牙道:“老道我忍不住?要不你试试……”

    “老不修。我师父来了,你居然敢对我天一道这么无理!?”旁边一个声音立即骂了起来,所有人顿时都看了过去。

    我也不由看了一眼,但难免心中发苦,竟是少梓这弟子给老祖婆带来了,不过刚说话,立即给老祖婆拉到了身后。

    长孙德面色阴沉,但却没有拿少梓说事。毕竟老脸还是要的,当即把气全都撒在了我身上:“夏一天,你可真是不错嘛,我仙门的门脸几乎给祖龙毁于一旦,你居然还大刺刺的在这里开坛布道?真以为我们北极仙门吃斋念佛不问世事?!”

    “老东西,不要以为我真怕了你。知道你来事,那就早点说,毕竟仇怨也化解不了。”我冷声说道,虽然心里还是悬着。但我也在赌他不敢动我。

    “可不是!师父来了,老东西!看你还敢在我天一道耀武扬威!”少梓继续骂道,毕竟别人知道这是**境地仙,她不知道,反正在她心目中,除了我是正儿八经的厉害地仙,别个都阿猫阿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好!好呀!老夫脾气再好,可也好不到能随意让你们两个小辈师徒戏谑的地步!今天我倒要看看!我杀你谁人敢拦!”长孙德勃然大怒,把泼天葫芦从腰间扯了下来,嘴里念起了咒语,准备开葫芦放风雪!

    长孙德一动手,他带来的好些地仙全都拿出了法宝。而何奈天带来的地仙也跟着躁动起来,双方混战立刻就要发动了。

    “长孙道友!且住!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冷静些!”何奈天勃然大怒的说道,他手中拿出了一面巴掌大的铜镜,大概是用来对抗泼天葫芦这等恐怖法宝的!

    “冷静?我每次见这小兔崽子,无不想杀他!你试试山门被毁看看!你动不动怒?!”长孙德已经给激怒,连对话都不谈了,想都不想就拔了葫芦塞子!

    哗啦啦的飓风忽然就这么吹了起来,一瞬间寒风刺骨,风雪交加,所有天一道的弟子全在长辈的保护下撤退到了后山,而风雪可不是一般的风雪,所到之处,地面雪花一片,墙体直接发出‘啪啪’的响声,竟爆裂了开来!

    而那飓风吹得我东倒西歪,全身都感觉寒冷异常,要不是何奈天站在我前面,高举那枚宝镜,我这可就真冻僵了!

    左右看去,山门那刮出了如同刀斧看过的痕迹,狰狞恐怖,看来这长孙德还真是非常想杀我了!宏匠匠巴。

    “臭小子!张口闭口把我们**境称为老东西,如此出言不逊,老夫先把你弄成两半!再与祖龙说话!”风雪未停,忽然一道漆黑的光猛然飞落下来,何奈天忙抛出铜镜,而就在这个时候,媳妇姐姐已经拉了我的衣角,我想都不想就拿出了六道盘,往天上黑光射去!

    轰隆!

    我受到如同巨石撞到一样的压迫,顷刻就半跪在地,这一下,只觉得气海翻腾,喉咙中有股暖流狂涌上来,而双目烙热充血,显然是受了不大不小的内伤!

    “敖道友!难道这事你也不管么?”何奈天不敌两位同级围攻,立即吼了起来,然后急退两步,一扯我的衣领,直接飞出了山门外面很远的地方!

    我立即施展逍遥行,勉力滞留空中,而何奈天喊敖凤霞的一刻,那**境的妖仙嗖一下拦在了长孙德和那**境尸仙的身前!

    “哟,总算想起我来了,何奈天,原来也还真不是英雄无敌,不过**凡胎而已,我以为你能大战长孙道友和应道友不败呢!”敖凤霞阴阳怪调的笑起来,引来何奈天冷哼后,旋即又看了我一眼,说道:“夏一天,你可长点记性了,这趟傲姑姑我可是好生帮了你一把,也算是我屡次不计前嫌、大人有大量的性子作怪,不过,可不是说不算报酬哟!”

    “多谢敖前辈,恩德铭感五内,必然相报。”脸色微微一变,什么叫不计前嫌,大人有大量?还不算报酬?我和她什么时候有过瓜葛?

    但转眼间,我忽然想起了胡清雅,莫非这胡清雅和敖凤霞真有关联?不计前嫌是之前胡清雅数次邀我前去妖仙门,而我并未前往,而敖凤霞却大人有大量,并未对此有任何不满,甚至现在还不忘了帮我的意思?

    我脸色细微的变化都看在敖凤霞的眼中,她傲然一笑,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嘿嘿。”

    我心中凛然,敖凤霞难道还懂查言观心之术不成?真邪门了。

    “应良,敖道友已经到了我这边,难道还不能好好谈下去?大家来此都是有事的,仙气消耗也不是一般门人能比,如今是战时,大家恢复用的丹药也不多,好容易找到这片仙灵之地,你们不会打算就现在死磕了吧?就不怕他人也这么惦记着?”何奈天微微喘着气,可见刚才泼天葫芦和那把古怪的黑刀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为什么不先打呢?我觉得先打的好,我喜欢和胆小的人谈,能得到最大的利益,跟胆子大的人谈,太肆无忌惮了,我很讨厌。”应良把斗篷拉了下来,那张脸上一半是一种白鳞的小蛇在攀爬,数量多的离谱!

    我吞下一枚恢复内伤的丹药,心中倒抽冷气,这尸仙可不是一般的古怪,这小蛇明显也含有剧毒,如果给咬中,指不定出什么事。

    想什么来什么,猛然间,这应良阴沉沉一笑,脸上的一大堆蛇就跟蝗虫一样弹飞过来,细细密密的,全都洒向了我们!

    “啧,应良!你敢放食髓蛆!”何奈天大怒,高举铜镜,立马射出了一道黄光,直接照得那些白蛇又飞了回去,但好几百只大的仍然飞了过来!

    “为何不敢?杀了他,便得祖龙气运!我应良乃是伏龙大将,对此不动声色还算个什么?且看我从贤王那请来的食髓蛆王!”应良阴鸷的笑起来,根本不打算留有任何余地,张开了吐着青色毒气的嘴巴,吐出了一条洁白如玉的稍大蛆虫,顿时把退回来的白蛆虫又逼了回去!

    有食髓蛆王的带队,一群食髓蛆如狼似虎的汹涌而来,简直是不要命了。我立即拿出了六道盘,运起了仙气,顿时射出了一道道黑光,当场照在了白色的蛆虫身上!

    嗡!

    黑气照上白色的蛆虫,瞬间打飞了好些,不过那玉色的蛆虫王双目红光一闪,立即把黑光吸了个干净,连忙的朝着我飞来!

    何奈天刚想要过来拦截,结果泼天葫芦风雪大作,又咆哮了起来,他只能是堪堪抵挡,分身乏术了!

    敖凤霞凤眼一凝,身后立即妖光大盛,好几条白色的大尾巴啪啪的抽了过去,这速度快得神异,原来这敖凤霞竟是只妖狐!

    不过应良既然想要杀我,当然有他的后手,黑色的长刀在他默念几声咒语后,轰然劈向了敖凤霞的尾巴!

    砰砰!

    敖凤霞的虚幻尾巴应声而断,脸上当然是好看不到哪里去了!

    轰隆!敖凤霞刚吃一亏,天一道道门里就炸了,我脸色发苦,这里首领战都打起来了,里面弟子当然是免不了战一场的,只是我手底下的地仙们不知道怎么样,我的弟子少梓能不能逃过一劫?

    可眼看那蛆虫王马上要到眼前,媳妇姐姐顿时狂拉我的衣服,我思绪顿时抽离门中险情,吓得捏起咒语缩地准备回门中救人,可猛然间看到自己那枚红灿灿的隐蛊戒,计上心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