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妖幻
    “呵呵,长孙道友真是好手段,我如今已经是三才境,我自己门中也有研究丹药的部门,你自己也看到了,短短时间能够达到如今的规模。往后还会缺乏丹药么?如今你要借我这地方屯兵休整,打算破解引凤棺逃到上界,打得主意倒是不小,但凭什么我要给你居住?”我冷冷的说道,那食髓蛆在身边转悠,一副立即想要攻击的样子。

    “食髓蛆是厉害,但我的泼天葫芦正巧可破解这小东西,难道夏道友要多一个我这样的敌人不成?既然都是地仙,就不要给一些凡尘俗世的情感所困了,如何能够修成真仙,方才是我们应该想的。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长孙德摇摇头,一副看穿我心思的模样,又看向了何奈天和敖凤霞:“两位道友,大家成仙不易,我长孙德也并非是要占他便宜,也不过都是逃命之人,相煎何太急?”

    “长孙道友,你我之仇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喜欢你这人。不过夏道友想要如何,我也没权利去制止。”何奈天表了态,表示不介意我租一片地方,但也明确说了。他不喜欢长孙德。

    “夏道友,你可想好了,北极仙门是我妖仙门打交道最多的,我可以凭良心说,我讨厌何道友。但长孙道友却更甚,毕竟一个不按规矩出牌,而另一个太规矩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敖凤霞说道。

    我倒是能看出来,长孙德这人无情无义,只讲利益,而何奈天只讲自己门下的利益,都是利益,但出发点不一样。

    “怪不得夏道友如此的有底气了,一个新生门派,炼丹出众。总能把其他道门甩开一截,那么这样吧,两颗五行飞升丹,道友看如何?”大家都是炼丹出身,长孙德也懒得去介绍这五行飞升丹的作用了。

    “你应该知道,仙气对一个团队的重要,这里方圆千里都没仙灵之地,要不然引凤棺还不天天都有人去破?你想要在这租借一个月,没问题,我要你全部的三枚,少了你可以滚了。”我根本没打算让他讨价还价,我要五行飞升丹,也不是为了自己的修为,这种丧心病狂的东西,我一颗都不会吃,要不然惜君知道,我恐怕再难面对她了。

    “好,那就三枚好了,夏道友且收好,你应该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基本是不可复制的。”长孙德拿出了一个玉方盒,开启了盖子给我们三个过目,然后盖起抛向我。

    我接了过来,闻着这磅礴的仙力,脸色为之一变,赵合和朱一光能仿制出这东西来么?简直匪夷所思,这得是比地仙丹要上一层的飞仙级别了!不愧是丹仙,居然有这等本事。

    “哼,既然夏道友让你住进来,那就收起你那牛鼻子性情,不要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我看着厌恶。”何奈天其实是不大喜欢这北极仙翁住进来的,毕竟让对方长途跋涉再进入引凤棺,正让他们省下不少力。宏女上弟。

    但同样他也不想多一个敌人,北极仙门虽然残酷冷血,但如果运用得好,联合后,制衡其他势力还是可以的。

    “嘿嘿,何奈天,我同样看不过你这幅嘴脸,咱们半斤酒不说八两了。”长孙德冷笑起来,然后问道:“夏道友,那你打算安排我们北极仙门居住何处呀?可别是仙气贫瘠之所,这何奈天白吃白住就算了,但我们花了这么大笔交易,总不能委屈了我们吧?”

    “这个当然,我会好好安排你们住所的,您看那边青天山怎样?”我淡淡的问道。

    “青天山?那敢情好,可就多谢夏道友了。”长孙德说罢,就已经准备进山了。

    “夏道友,这……这青天山仙气如此的充裕,你真愿意给他居住?”对方声音刚罢,何奈天就对我此举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所以入密传音给了我。

    “喂,何道友,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不需要在那说悄悄话。”长孙德眼睛眯了起来,对何奈天的行为很是不耻。

    “呵呵,谁都知道仙气大部分来至那,何道友住了这么多天的天一道后山僻静之所,你这一来就住了这么好的地方,就不许别人有意见?我说长孙道友,我现在连住的位置夏道友还没给安排,这都没着落呢,你都操心起别人了?”敖凤霞嘲讽起来。

    长孙德轻哼一声,说道:“夏道友后山恐怕有不少洞府要盘点清算的吧?那我北极仙门就明天再来好了,免得有人又在那嚼舌根。”

    说罢,长孙德就带着一群门下飘然而去,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仙山的仙气,这一战大家损耗不小,要不是山还是别人的,早进去吐纳恢复了。

    敖凤霞倒也不着急提要租借地方的事,跟着我默默的去查看弟子的伤亡情况,实际上四个仙门撤光后,夏姑姑她们已经在盘点损失了,弟子伤亡十多个,但多是些呗殃及的,池天生和丁老他们起到了保护作用,所以毁掉的多半是山门建筑。

    而这次最大的功臣并不是池天生,反而是李剑臣,李剑臣从扛龙村回来后,就加入到了应良的队伍,一同来这闹事,结果真打起来后,他又反戈了一次,误导了很多尸仙,不过因为战局分散,做的隐秘,并没有暴露目标,又跟着应良回尸仙门了,我也只是从弟子口中隐约得知而已,看来他去尸仙门还有跟重要的事。

    “夏道友,之前我住在这后山,也没少去和你的弟子们沟通,我发现你这里开炉并不多,而反观我们昆仑山,无论是悟道丹还是地仙丹,还是有很多的,我这次没有征求你的同意,让第二批队伍就带了数十盒过来,相信夏道友也需要吧?”何奈天平静的看着周围被毁去的一切。

    “何前辈,现在引凤棺活阵开阵时间越来越紧迫,你们之前也消耗了不少的仙力,之后还要多多仰仗你的帮忙,不知你们可愿意住到后山去住一段时日,也好加紧让门下恢复?”我提议道。

    后山是不能住自己人了,只能全都搬到天一道,而他们仙门的既然想要住后山,那就让他们住好了,反倒几十盒地仙丹,对我现在而言简直是雪中送炭,我当然要卖个人情给何奈天。

    “哈哈,当然好,我等这话可是很久了呢。”何奈天也是个妙人,知道我只讲合作,就立马调丹药来换,这么一来,我也不得不帮他的那些弟子渡劫成仙了。

    敖凤霞听了,脸色顿然一阵的惊愕,但眼珠子骨碌一转,很快就想到了好主意,就说道:“好大的手笔,几十盒地仙丹,呵呵,就算是毒药也不是一两年就能炼出来的,你们昆仑山所藏甚丰嘛,你这一出手,我可就不知道该送点什么了,对了,听说夏掌门极爱美人,而我们妖修里却不乏美女,无论是十岁的,二十岁的,三十岁的,还是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都只多不少,只要夏道友吭一声,我是不介意……”

    “敖前辈说笑了,在下没有这个嗜好……”我额上青筋暴起,要不是对方是**境的,浑身都是法宝,我早就发飙了,也不知道谁那么好事,把我的谣言都传到妖仙门去了。

    “啊……难道……其实我们妖族俊男也极多……”敖凤霞袖子掩着嘴笑道。

    “不用了……敖前辈还是不要再提此事。”这敖凤霞是故意的吧,没看到老子都火了么。

    “咯咯……好吧,其实我们来这里,除了应良这脑门里只想着抢的,也不是什么都没带,还是做了几手准备的,比如强夺不成,就拿东西换不是?我这里有一枚妖幻丹,我机缘巧合,知道你手底下应该有只紫竹妖,嗜睡异常,其实那是天生体质不全所致,吃了这东西,能提前在飞仙之前再造妖身,消除其中的弊端。”敖凤霞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果然是一枚紫得耀眼的丹药。

    说是机缘巧合知道,实则一定是胡清雅说的,本来就是投其所好,如今倒变成了无意之举了,不过这东西我确实需要,能解决紫衣的老大难问题也是不错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