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1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二章:对弈
    “遗言……大哥,你杀我不要紧,但能不能放过我家主公……她也有难言之隐,她背负的使命,也不亚于大哥……求你了……而且我们也没有勾结祖云,是他跟着鬼仙门的仙修来的……我们只是被动的接受任务而已。”阮秋水看着一枚枚锁链就这么摆在眼前。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恐惧,更多是决死之心。

    “夏一天,我们没有勾结祖云!”周璇从大城隍宝座上站了起来,但此时此刻魂体已经淡薄了许多。

    “外婆她老人家的家鬼都是祖云打灭的,还把她关进血云棺折磨这么长时间,你们如果真和祖云有勾结,那太过对不起她老人家了。”我冰冷冷的说道。

    “我们也有我们的计划,和鬼仙门来往,也不是近来的事情……只是他们现在从后台走到了前台而已。”周璇魂体因为中了我的阴阳转换,魂体不断受阳气煎熬,恍如置身阳光暴晒之中。

    阮秋水看着难过。当即说道:“大哥,主公怎么说都是你的亲人,你就看在这份上,不要再折磨她了……”

    “呵呵,你们如今却是一个补上一句,想想之前怎么和我保证的,现在还打算用亲情来蒙蔽我?”我不会再信周璇了,上次让她不再插手阴间之事,结果反复无常,简直做鬼也做得太卑鄙了点。

    “不是的……在背后,她真的做了好多,若是不信将主公和我打灭。他日再见你外婆,她把真相说出,你又如何和她解释?如何面对以后良心谴责?”阮秋水看说不动我,只能搬出了外婆来。

    但毫无疑问,她的话确实让我心中一跳,如果言语非虚呢?比如她们确实因为外婆的交代才不得已跟我站在对立面,而且一切都是按照外婆说的去做,那我如今违背了外婆的意愿将她打灭……往后面对外婆释疑真相。必然会悔不当初吧?

    “若是不跟你站在对立面,很多事情也说不通,好比如何能够控制住上面对你的完全压制和打击?如何能够让你夹缝中生存?毕竟对付我们尚且容易,但当时你以寻道的实力,能够和鬼仙门抗衡么?一切都是主公在帮你盘亘。从中牵制,主动请缨来对付你,虽是对立,实则却间接的帮你挡住了敌对势力倾巢覆卵之威!”阮秋水看我仍然要杀周璇,当即将之前一直和我抗衡,不管不顾跟只疯狗一样没理由撕咬我的真相说了出来。

    “秋水!你干嘛和他说这些!不知道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么!我告诉你,是要你理解我,不是让你去告诉他这个外人的!”周璇怒喝起来。但身体却抖得跟筛子一样,浑然下一刻就要魂飞魄散了。

    我表情瞬间凝滞住了,如果真是这样,跟我对立,实则是外婆请她来帮我脱罪的手段,那我这次岂不是差点将自己的恩人杀死了?

    外婆的棋子,没有一颗是没用的,她的每一步,每一件事,从头到尾都昭然在我面前,最后解释出来都有她的深意,只有周璇从头到尾就那么没用,不断的挡着我前进的路,起兵骚扰和攻击我,为了作为我的挡路石而存在。

    但如果她忠于外婆,那诚然不能如此,毕竟外婆没有无用的棋子,而有没有用,现在只有如今阮秋水的话能够解释得通!

    外婆害怕我当时风头太劲,会被那些对我当时而言,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势力施行绝对灭杀,所以才让周璇一直和我对立,籍此来稀释和淡化其中的仇恨,这才让我从微不足道的凡人修士,一路走到如今连仙门都未必对付得了的庞然天一道。

    我伸出手打了两个法诀,解除了周璇身上的禁锢,并且给她加持了血衣,却陷入了一片沉默无言之中。

    “那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李破晓?为什么要偷我丹药,设计抓住荆云?”虽说前面的事都解释的通,但对李破晓,如果周璇没有私心,我都不会相信。

    “对,我承认,保护李破晓,偷你丹药,是我的私心,但我违背自己的良心和信念,成为了恶毒无比的毒妇和你作对多年,难道就不能有半点私心么?李破晓纵然是李破晓,但也是张一蛋!这你无可辩驳!是你该欠我的!”周璇的硬骨头是从里到外的,活着的时候如此,为了救个孩童,死磕整个世家道门,死的时候,也一样慷锵硬朗,并不因我有绝对的实力而跪地求饶。

    我怔了一下,摇了摇头,想不到这里面误会之水会淹得这么深,连真相也沉溺其中,让我看不出半点端倪,一直一直的和她死斗,甚至数次几乎置她于死地。

    回头想起,周璇一直以来并非都是恶毒的,活着的时候也是闻名于世的正义化身,但从死后开始,她才成了个毒妇,这里面隐藏的东西,我本该去认真的琢磨,但却又给她以被走尸匠折磨过导致脑子不清醒而带过去了,然如今想起,又如何说得过去?

    以她的聪明才智,又怎么会自掘坟墓?

    从今天之后,我或许会想着,曾经和我作对了这么久,她居然也是夹缝生存,难道对她来说,我就不危险么?

    论兵力,论精兵的修为,我哪样不强于她,但她依旧不顾一切飞蛾扑火,和我打得难分难解,这何尝不是一种可怕的隐忍?

    能做到这一点,周璇何其输我太多?外婆还是太偏心我,让她走了暗路,我走的却是一条明路,我的路摆在大家面前,虽然残酷,但又怎么及得上周璇的隐忍?

    “或许你们说的都是对的,都是事实,但是,我并不会相信,今日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听到,也不会去杀你们,我也会去救出外婆,如果到时候有机会证实了你们所言的真相,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一个道歉。”我淡淡的说道,给她俩加持了血衣,随后缩地术离开!

    这次的真相信息量太大,我心中久久不平,甚至有种不可置信之感,没有想到事情潜藏了如此深,加上事先并不是没有端倪,只是我却从未有注意过而已,仍自认为周璇是十恶不赦,冥顽不灵的战争狂!

    到了野外,我召唤了仙棺疾行,狂奔在阴间的大山和树林之间,随着修为的增长,仙棺疾行的速度也跟着快了很多,在夜晚降临的时候,我还阳到了乾坤道的山门!宏休圣巴。

    山门的那块巨大的石碑上,还有前些日子我和李破晓斗法的时候留下的狰狞裂痕,山门毁得差不多了,还没来得及修缮,我走在了破烂的台阶上,心情复杂。

    杀李破晓,我不知道还下不下得了决心,如果周璇为了我隐忍这么多,我却将她男人间接杀掉,那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她?

    为今之计,就算再如何,也只能等救出外婆再说了,但荆云,我一定要救!

    拾阶而上,整个乾坤道的仙山静谧无比,一个人、一个鬼都没有,空荡荡如同鬼域。

    而一路直到山顶,我放开了气息搜索,甚至亲自走入乾坤道破旧的掌门殿,也不曾发现李破晓和李断月的气息。

    我不禁犹豫要不要再闯一闯他们的后山禁地,毕竟可能他们两人会在那边修炼也说不定,刚得到了五行飞升丹,不吃药消化也说不过去。

    “怎么……夏施主看似有些心事重重,是否遭遇了难事?如果不介意,何不与贫僧说上一说,贫僧虽然见识浅薄,但没准还能另觅蹊径,对施主开解一番呢?”漆黑的凉亭处,老和尚盘膝坐在地上,前面布了一方棋盘,两盒棋子,正自己和自己对弈着。

    福真神僧的气息全都隐藏了,怪不得我没发现他,我犹豫要不要过去,可忽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和影子突然就出现在我身后。

    “大伯!大伯!你快来!这个大和尚师父可好玩儿了!”回头一看,黑暗处,一个光着脑袋,虎头虎脑的小和尚正站在我身后,一副期待我理他的模样,我细细端详,不是小侄子还能是谁?

    可小侄子怎么剃度了?难道给福真神僧骗去当小和尚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