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2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轮回
    “小侄子,你这是要当和尚了么?”我摸了摸他的脑袋,这小家伙的大眼珠子黑不溜秋的,没有半点的白,直直的瞪着我,如果不是我修为已经到地仙。还真是会给他弧。

    “大伯才要当和尚,大和尚师父说我要是跟他学本事,就要剃了头发,不是去当和尚!”小侄子不高兴的说道。

    “没了头发,你还不是小和尚是什么?那你告诉大伯,你为什么要学本事?”我好奇的问起来,这小子平时不学无术,天天就到处乱跑,哪会专心去学本领。

    “我张天思要降服郑轻灵!当然要学本领!”小侄子大刺刺的说道。

    “倒是有志气,那你不在家,妈妈怎么办?”我哑然失笑。看来小侄子给揍多了,也长进了,只是他如果尸仙,想必郑轻灵总要高他一筹的。

    “男子四海漂泊,何处不是家?妈妈有爸爸照顾,才不需要我呢。”小侄子高兴的说道。

    我怔了一下,他的父亲是张元义,也就是我的张一蛋兄弟,说起他,我忽然想起当年那陪着我去游泳的黝黑少年,可时过境迁,如今在我的眼中,他纯粹成了李破晓。以至于在记忆的深处中渐渐的淡化。直至几乎消失。

    但现在小侄子提起,我又不得不兜转了回来,看来,他真的很喜欢李破晓,毕竟孩子心性,谁喜欢他,他就喜欢谁。

    “徒儿,快快请夏施主过来,为师可还要跟他论论道呢。”福真神僧淡淡的笑着,伸手将一枚白棋放入了棋盘中。

    “大伯,你快过去吧,大和尚师父都等你老半天了,他什么都懂呢。”小侄子拉着我的衣袖过亭子那边。宏扔庄号。

    我行了个道门之礼,然后在福真和尚的对面盘膝坐下。而小侄子又跑出去玩了,根本不在乎我们这两个大人的事,可谓天真烂漫,只顾自己的好恶喜怒。

    “福真神僧,晚辈是来找同伴的,他给乾坤道给掳去了。”我把荆云给抓住的事情说了出来。你大和尚住在贼窝这,超然是超然,但这等恶事就摆在眼前,你总不能躲过去吧?

    福真神僧又拿起了一枚棋子,在星罗密布的棋盘中朝着空格出一点,随后笑了笑:“施主下棋么?”

    “神僧说笑了,我不下,同伴安危皆在我手,不想下,也没空下。”我淡淡的说道,你老僧若定,我却急的猫抓狗挠似的,您老还问我下不下棋?

    “夏施主,佛门讲因果,而道门讲无为,故而有其因必有其果,施主种下了因,现在想必正在因为结了此果而焦头烂额的吧?”福真和尚微笑的看着棋盘,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

    我冷笑起来,道:“李破晓身在乾坤道,却纵容自己门中如此行事,无论拿到道脉,乃至人道上都说不通吧?我身为四方道门领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道脉出这等丧心病狂的败类,制裁他难道有错了么?也不过是想为人间平一桩不平之事而已。”

    “夏施主莫要着急……”福真神僧笑了笑,伸手示意我去看棋盘:“你且看看,如今棋盘中的棋子,贫僧也不争其胜负,更不想任何一方赢棋,然而,只要是下了先手,那另一方白子势必就该去救场了,否则,岂不是就不平衡了么?而平衡一破,局势自然难以收拾了……”

    “神僧,我知道您老的想法,也知道你心系苍生,不过世间总有很多人需要你去救,反而那人不是李破晓,也不是乾坤道,乾坤道和我之间,若是无法达成共鸣,就让其中一方彻底毁灭了吧,因果的其中一方断掉,不也是一种解决办法么?您说呢?”我摇头苦笑,他说的我何尝不知?一路走过来,有些人有些事,终究不能靠自己退让一步,就能够让事情达到平衡。

    道家无为,克制外欲,清神静心,顺应自然,不加强制,谓之一人正而化天下正,但现在我做不到,乾坤道更是不能。

    “夏施主是要找他么?”福真神僧淡然一笑,指了指我身后,我猛然转过头,一个身影愕然的看着我和福真。

    “主公!我……”荆云半跪在地,脸上全是恍然。

    “先进来吧,回去再解释。”我看他也是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因为怕再出点什么事,就直接把他强收入了碧玉命牌之中。

    福真神僧倒也没觉得我怎样,毕竟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荆云,警惕是正常。

    “那如今,夏施主可以和贫僧谈了没有?”福真神僧笑道。

    “原来神僧已经说服了李断月,救了我的朋友。”我复又坐下,表情缓和了许多,福海神僧这么淡定,果然有后手。

    李断月掳了荆云来,免不了遇到福真神僧,给顺道说服也很正常,他的用意或许是想要开解我和乾坤道的关系。

    只不过说起李断月,福真神僧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我觉得或许是因为刚才自己太过冲了,就歉然的说道:“方才见解不同,倒是冲撞了神僧,还望见谅,那不知神僧想要谈点什么呢?”

    “见解不同,不过是道理不同,并无冲不冲撞之说,对了,夏施主,你可有记得我徒弟圆慈的一句顺口溜?”福真神僧忽然的问起来。

    “前缘纠缠不绵休,同根相杀皆因果,神僧问的是不是这一句?”我当然是记得的,也知道他问的必然是这一句,现在他老人家又想着怎么化解我和李破晓的矛盾了。

    “夏施主真可谓过耳不忘,贫僧确实问的就是这句……但夏施主,你可知道这话的意思么?”福真神僧一副认真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后面还有两句,叫‘君不同人我何忧,然知树枯叶亦死。’,大抵不过是当时为了救李破晓,圆慈胡编乱造拿出来忽悠我的。

    我数次逃离李破晓的追杀,李破晓何尝不是,若是换成了别人,早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贫僧的弟子虽说平日里行事飘忽难定,佛心不稳,但毕竟也是灵佛转世,眼界却是不会出问题的,不但是他看出来了,贫僧也从中算出,你们俩的命运交集几乎是难以分离的,其中的因果线搅得极深,有你则有他,有他则有你,若是两人之中另一人不在了,势必陷入另一个新轮回……这么说,你可想得明白了?”福真神僧双手合十,似乎也有些好奇这里面的缘故。

    我听得一阵的糊涂,就说道:“神僧是说我杀死了他,我们都会陷入另一个轮回中?就是我也会死的意思?”

    想到这一点,我心下翻起一丝古怪。

    “非也,轮回虽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并不代表湮灭,或许不会死,或许也会,但伴生因果线一断,余下之人的生机也就断了,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福真和尚认真的说着,手中的棋子却迟迟不见落下。

    我沉思起来,想着生死,轮回,因果,生机之间的区别,虽然觉得矛盾重重,但又仿佛有了一种新的悟出。

    “他死了,会用另一种方式复活,而我前进的道路,却也没有了生机,好比叶伴生于树,树则生机盎然,若是叶子枯萎了,落地成了树的肥料,以另一个形态再生……树虽未死,看起来却也和没有生机是一样的,神僧说的可是这个意思?”我琢磨半天,所能想到的仅仅如此。

    “夏施主所悟,虽和贫僧所想有所不同,但却也不是没有道理,你们道家不也曾说,大道三千,终归同途?”福真会心一笑,棋子就此落定。

    既然是命运,我折磨他和不折磨他,迟早他都能找到活下去的路,我现在找不到杀他的道理,那解去他体内的魂毒如何?我心中忽然生出了这想法来。

    或许我之前受到周璇和阮秋水的影响太大,对李破晓竟也失去了恨意,倘若我杀了李破晓,周璇必然恨我一辈子,如此纠纠缠缠,再生更大的波澜也不得而知,而小侄子认可了李破晓就是他的父亲张元义,若是我杀死了他父亲,他就不会找我报仇?

    我能忍心一剑杀死他?

    还真是纠缠不休,相恨相杀,里面的因果不知其起源在那里,根源又在哪里,至少我暂时是无法解决和明晰其中关窍了。

    “也罢,乾坤道如果真的会端正道心,卫道向善,我解他的魂毒又如何?但一年之后,李断月的诅咒依然没能解开呢?我却要受良心的制裁了……前辈,到时候即便你再说什么,我恐怕都不会原谅这乾坤道的……”我叹了口气,心中也希望李破晓能够解决剑丸之事,毕竟我不可能接触到李断月,更解不了这诅咒,唯有他俩才是亲密之人,才能够探查到对方灵魂深处的东西,对症下药。

    “阿弥陀佛,贫僧能做的也就是暂时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而已,而因果俱在人为,介入太多,又能如何?”福真神僧站了起来,随后朝着小侄子招了招手:“徒儿,我们该回山了,莫要再逗留此地啰。”

    “哦!大和尚师父,那我们以后什么时候回来呀?”小侄子高兴的说道。

    “现在还没走,就想着回来了?”福真神僧笑道,牵起了小侄子肉嘟嘟的小手,往山下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气息也从隐蔽,转而清晰的出现在我身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