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2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重演
    两位一路还在说着什么,不过皆是些师徒的趣事,我也没再认真去听,但知道只是小孩子的新鲜感还在,到后面小侄子发现不能吃肉以后,怕就要悲剧了。小家伙遁地功夫了得,不知道神僧怎么看?

    目送神僧和小侄子离开后,我回过头看向了黑暗的后山方向,那股气息的方向,李断月也从淡淡的云烟中走了出来。

    自我和神僧接触的时候,她就一直站在那儿听着了,毕竟她和福真神僧之间也有约定。之前她是想要用荆云胁迫我给李破晓解毒,但对谁而言,都是下下之策,因此就算解了赌,也势必引来我的反击。

    神僧看出这点。所以从她那截留下了荆云,想助他们乾坤道一臂之力,让我和李破晓都能往良性路线发展。福真神僧显然成功了,李断月自然也就出来了,看得出,她现在也很欣慰此事能够圆满解决。

    “一天,我很抱歉,抓了你的大将,给你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你不会就此恨我吧……”李断月跟我道歉道,有些情难以堪。

    “算了,既然荆云没有事,那也谈不上什么麻烦和怨恨,你也不用给我道歉。情之所至。什么事情都会下意识的去做的。”就是正常人落水,都会紧紧抓着救命稻草,何况是李断月这么喜欢李破晓?换着是我出事,媳妇不也拼了命救我。

    犹记得上次仙门,她哀求祖龙那一次,我就知道不止是我喜欢她,她同样喜欢我,会为了我,去做一些她从未去做过的事情。

    “可还是多谢你的……其实这段时间,破晓一直都很痛苦,状态时好时坏,我也有些慌不择路,本来想去天一道找你,但发现好多地仙坐镇。而且弟子也说你去了引凤镇,后来只能答应了周璇的计策,想要逼你就范。”李断月有些羞愧的说道。

    “我的五行飞升丹呢?”我皱眉问道。

    “我回去的时候,破晓已经让天思那孩子哄着吃掉了……现在他正浑身灼热难当,坚忍打坐消化丹药的效力……”李断月害怕的看了我一眼,生怕我会就此不给李破晓解毒了。宏扔见才。

    “算了。我早就预料会是这样,该解毒的,我还是会去,五行飞升丹也算是我欠周璇的,既然是小侄子所为,那就与你无关,与李破晓无干。”我淡淡的说完,就跟着李断月往后山那走去。

    “一天……你是个好人。”李断月幽幽的说了一句,发现我没打算理会,又说道:“可现在破晓在消化丹药,那解毒是不是推延……”

    “放心吧,现在越快解毒越好,丹药药性凶猛,如果不及时解毒,反而是十死九生,是你会选择哪样?”我皱了皱眉说道,看来李断月真的很喜欢自己的道主,成为剑丸这种说法,恐怕对她而言还真是自愿的。

    李断月听罢我的话,惊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快步引我前去。

    在山道上快步的走着,随后已经看到对面半山腰处的一盏小油灯了,我也不打算拖延什么,要不然李破晓真死了我反而难辞其咎。

    李断月看我缩地术到了对面,自己也运极仙力,一跃跨山而行,很快就站在了我身边,看我迟迟不进去,她哪还不知道我是不想自己开门,生怕李破晓以为是敌人?

    所以亲自打开了那堵很破旧的木门。

    “李断月……”李破晓在里面喃喃叫了一声,随后看向了我这边时,目光露出了狠戾,手中的乾坤剑片刻不离身,毕竟是我对他施加魂毒,难免对我百般仇视。

    “破晓,你先专心化解丹药效力,一天是来给你解毒的,神僧临走的时候,已经替我们劝得他来解毒了!”李断月高兴的解释道。

    我扫了眼周围环境,看起来挨着半山腰十分简陋的房子居然很是宽敞,而里面更是别有洞天的用大石砌成,山体其实不过是掩体,里面的石室恐怕还很深,确实是隐居修炼的绝好去处。

    而且石室里还飘着一股淡淡的仙气,尚且有泉水声悉悉索索的从里面传来,怪不得乾坤道的弟子比别的门派要厉害了,在这隐藏的地底,没准还有一方让人难以察觉的仙灵之地,好比谢缪的那间地下修炼之所一样。

    李破晓头发散落,披在肩膀上,脸色青白交加,面目因痛苦而狰狞,而衣衫更是凌乱不堪,有许多抓烂的痕迹。

    我心中冷然,李破晓也算是硬汉一条了,换做是其他的地仙,噬魂之毒岂止现在抓烂自己衣服那么好过?

    握着剑的李破晓咬牙切齿,看向我的时候,双目已经满布血丝了,似乎脑子也因为五行飞升丹的药力而混沌一片。

    “哇啊!夏一天!你是夏一天!!”李破晓忽然就发起狂来,要拿剑来劈我,而李断月立即扑到了他身上,按住他不让他动弹。

    “哼,看来你内心对我还是仇恨更多些。”我冷哼一声,准备给他拔除魂毒。

    “破晓……你别吓我……一天……怎么办?之前不是这样的!之前他还好好的……”李断月双目也跟着红了。

    “五行飞升丹药力非同一般,服食后无异于魂体再造,别说常人服食,就是悟道者服食都会烟消云散,他能克制我魂毒的同时压抑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按住他。”我一边解释,一边拿出一道银符,刷刷几下写了一些破咒的草字,然后念了咒语化掉符纸,两指注入他的眉心,消除部分的魂毒。

    魂毒当然没那么轻易解除,甚至可以说无药可解,我此举是能够化毒,但仍需要很多次反复驱除,而且还不一定有把握将他灵魂深处的毒素全都拔出,毕竟这种毒性会自我繁殖和感染,拔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又生出来了。

    两指接触李破晓的身体,一股磅礴无比的金属性能量顿时冲击向了我,汹涌的程度甚至不亚于我,我原本已经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这一感应,才发现李破晓的也很霸道。

    但这依旧挡不住我七倍道统的攻伐,几个眨眼的功夫后,我就侵入了他的灵魂,开始拔除魂毒。

    一道道绿色的气息渐渐的从他体内外放,牵动着,周围的空气,而李断月靠得最近,当然首当其冲,顿时运极自己的仙力抵抗起来,魂毒给李断月的仙气逼开后,四散寻找寄托,所以很快就绕向了李破晓手中的乾坤剑!

    剑抖了起来,似乎正在抗拒魂毒的侵蚀,我之前也懒得提醒这魂毒离体会袭人,毕竟到了仙级,对这些东西多少还有点抵抗的。

    然而千万没算到的是,忽然间,乾坤剑爆发出一道猛烈的金光,汹涌无比的消灭掉靠近的青色魂毒!

    我皱了皱眉,并不是因为这把剑厉害,而是里面潜藏着一股让我非常熟悉的气息!

    正在我心中想着到底是什么气息会让我这么熟悉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宝剑的旁边,他目光呆滞,拿着乾坤剑,怔怔的看着我!

    剑魂!

    我瞬间用逍遥行退后了几步,牙齿却咬得咯咯的响。

    “你们……难道不觉得自己所作所为简直丧心病狂么!”我怒视李破晓和李断月,指着那持剑而立,飘离地面三分的剑魂,心中顿然感到无比难过。

    李断月愕然的看着我,而李破晓因为魂毒驱除了部分,清醒了不少。

    “一天,师父是自愿成为剑魂的!”李断月同样察觉到了这点,所以立即就说道。

    “他自愿?你们……你们为人弟子,就能将他弄成剑魂了么?”我怔怔看着成为了乾坤剑剑魂,神色呆愣的李牧凡,莫名感到一阵的悲凉。

    真没想到,乾坤道的人如此的疯狂,连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

    李牧凡的魂体呈现的是灰色透明的样子,淡薄而无力,拿着剑都有一丝微颤,我实在难以想象,之前那位仗捷横道门的李牧凡,竟落得如此的下场,乾坤道,实在太过不人道了。

    “一天……师父确实是自愿的……他说他死了,想要永远守护乾坤道……”李断月眼泪嗖嗖的掉落下来。

    “剑断,魂灭,剑不断,则魂不灭,甚至千世万世,他都要以如此形象存在下去,之前他枉死人间,遗世之心怎么可能没有?你们却如此不顾人伦,将他做成剑魂?”我怒道,心中对乾坤道的道义和表现已经彻底的失望,这样的人,救来做什么?

    正在我脑海一阵波动的时候,忽然石室底下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我心中顿时警惕,但察觉到竟是两股微弱的接近凡人的气息,我顿时觉得不妙,迅速的奔向了石室底下!

    “不许下去!”李断月立即召唤两枚剑丸要拦住我,结果愤怒的我念了咒语,数不清的追仙锁轰然飞出,全都扎向了李破晓,这样的人,留之何用?神僧的话我也不想再听了!

    一连串金铁交鸣,剑魂李牧凡竟悲哀的奋起反攻我,拦住了大部分的锁链,而余下的,则由李断月挡住了。

    “师父!剑奴师叔!”底下,两个稚嫩的孩子声音钻入了我耳中,我浑身一震,如遭雷亟。

    原来悲剧从来没结束!依然在乾坤道重演!

    我之前颁布的道门的惩戒令,还是没有对乾坤道产生任何作用,李破晓和李断月收了一对孩子当道主和剑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