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2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六章:取舍
    李破晓站在了水潭那,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念咒跳入了水中,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把我追上血云棺,但却莫名觉得很可能王胭逃得不是很轻松!

    萍踪侠影这剑招厉害就厉害在能够持续不断的释放,除了整体把自己的身法和速度提升到极致,更是能够有强大无比的力量。所以这一刻,李断月恍如神灵附体,每一剑劈出,飞沙裂石,无可匹敌,那不断影动的身法一旦施展,连我三才境七倍的逍遥行都只能堪堪逃命之中!

    好在除此之外,她因为晋级过快,两枚剑丸未经及时祭炼,要真正对我起威胁,需得达到匹配她实力的程度。所以我躲避她的剑招消耗的仙力更加的巨大。

    砰砰砰!

    那把陨石剑在我前方连续劈开了好几层的地面,我及时绕开,念咒缩地术从侧边那位置直接移动到了洞口出,同时高举六道盘,射出了一道魔气来!

    轰隆!

    那魔气冲出后,立刻追着李断月射去!

    李断月速度仍然在暴涨,连那道光速和我的地仙眼都难以追逐到她,给她轻松无比的躲避了过去,同时她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而下!

    对抗剑招,还是剑招来的实在,可惜我身上并没有一把能够施展剑法的宝剑。

    念了虚无剑咒,快速连续射出几把虚无剑,同时身后的追仙锁也迅猛无比的以四面八方为目的,轰一下全散了开去!让已经逼近我几乎只有两米的李断月再次退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多管闲事!我不需要你来管我!”李断月一瞬间停下,她双目赤红。移动之时流光射彩,宛如夜晚暴怒中的雌兽,连问三个为什么,表达了她对我的不满。

    而且她竟能一手控制两枚剑丸的走向,而一手横持陨石宝剑,还再次朝我攻来!

    然而她终究不过两仪境而已,我的地仙眼里,她的能量正在不断的消耗,速度快得离谱,毕竟时时刻刻保持‘萍踪侠影’,基本难以为继。

    因为我的追仙锁和虚无剑,整个地下室山石崩塌。一大块一大块的石头往下掉,千年乾坤道,怕要在这一刻毁于一旦!

    李断月咬牙切齿,恨不得食我之肉,这一刻她不再犹豫,红眼中爆射的流光是我能够追踪到她的唯一途径,但这个时候,消失了,她闭上了双目,打算籍此逃避我的追踪!

    我杀人招数多以九剑道为主,对抗剑道。唯有剑道方才是对手,乾坤道最不缺的就是剑,而这地下室里,更是有锻剑的地方,我伸出手,快速的抽取了随意插着的一把未制成长剑,一边用追仙锁追击李断月,一边拿出了地仙符。念起了咒语:“太常东来千百峰,隐在苍云天影间,剑如杳蔼灵空曲,削尽仙踪不曾回,天一道,王道霸剑!”

    道统精血划过纸符,迅速的在纸上写下咒语,数不清的追仙锁也冲向了所有的方向,几乎无差别的攻击起来,李断月的剑丸和长剑一路势如破竹,要在我念咒结束前打断我,才有可能躲过我的绝招。

    但三才境和两仪境差距还是相当巨大的,况且这次的追仙锁我几乎施展了七倍的威力,坚固程度可想而知,原本如薄纸一样,任由李断月劈开的锁链此时此刻不复存在,通常一剑都断不了一根,数量一多起来她顿时寸步难行!

    然而毕竟是李断月,两枚剑丸能够破除一切障碍,径自朝着我的护身剑罡飞来,砰!那剑丸扎入了一条锁链中,锁链应声而破,另一条锁链跟着朝剑丸卷来,结果对方去势未尽,再次冲入了我的剑罡之中!

    经由她之前的加速,这把飞剑的速度本来就极快,连续不断的突进后,连剑罡都会防御不住,所以我身边移动一步,准备避开这枚剑丸飞剑,可结果给剑罡凝滞的剑丸忽然红光大盛,那剑影变化成了人影,娇叱一声就逆剑朝我扎来!

    剑魂!嘭!剑罡应声而碎,后面又来一枚剑丸,顿时借此机会长驱直入,直达我的心脏!

    另一只的六道盘往前面一挡,哐当一声,轰飞了那枚剑丸,这个时候,我的剑招也轰然而出,兀然间剑影以我为中心炸射而出,顷刻间徘徊得漫天遍地都是,我往前面一指,剑轰飞了一切能够看清楚的东西,李断月的萍踪侠影速度极快,连忙在这一刻逃开,但仍给剑几乎追上,全凭自己的剑法卓绝荡开了飞来的剑气!

    但王道霸剑并不会这么容易消失,数不清的剑又忽然掉过头,互相追着我的剑尖,又再次追踪斩去!数不清的剑影冲向李断月,李断月这回再无抵挡的力量,叮叮当当的挡住了十几把后,终于身上全是细密的血口子!

    我皱起了眉,长剑一甩,无数的金色和黑色长剑全都这砸向了空白的地面,没入其中消失。

    李断月半跪在地,赤红的双眼再次恢复了平常,不但挡不住我的力量,连仙力也几乎消失殆尽,两道剑光落地,闪烁则暗淡的光辉,这时我才看清楚这剑光是什么。

    那是两条恍如头发丝一样的小剑,如果不是地仙眼,根本就看不出形状来,怪不得能化绕指柔,能变百炼钢。

    我提长剑,指着她的眉心,神色凝重:“李断月……朋友一场,我何曾想过要杀你?”

    李断月两行眼泪掉落下来,心中悲苦从此可见,但却也无任何求情的意思,只是缓缓的说道:“夏一天……其实你什么都不懂……我们乾坤道除魔卫道……牺牲了何其多,一代一代,一代又一代,前辈们都这么走过来了,无论是什么样的苦,不为世人所知的艰辛,也忍受了……只是没曾想过,有朝一日竟给人当魔道来处置……委实冤屈。”

    “两个孩子都不过七岁,你们却让其中一个成了道主,一个成了剑奴,人性何在?不知你们已经入了魔么?”我脸色难看,想到两个孩子此时懵懂无知,仍以为自己是正义化身,觉得一切都是应该的,值得去牺牲的,我的心情何等的难受?

    “呵呵……本来剑奴就是为道主侍剑而生,只要死得其所就足够了,夏一天,你如今所为,有跟魔有什么区别?灭我乾坤道,真的就能世间太平了么?你可知道,因为我们乾坤道的灭亡,世间会有更多因此而庆幸的魔么……”李断月摇摇头,忽然冷笑的看着我。

    媳妇姐姐猛然的拉了我的衣角,警醒的我脸色一变,阴阳眼极目看去,之间她体内能量翻滚,正在四下里横冲直撞,顿时心中骇然,手上运起仙力一掌打在她的胸口上!

    李断月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最后掉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吐出一口鲜血。

    “何必呢?自爆能解决一切么?”刚才李断月已经起了自爆的念想,我运气仙力,注入和封锁了她的心脉,一段时间内,她再无法施展仙力了,至于什么时候再解开,那是她和李破晓的事。

    毕竟此时的我,下不了杀手,倒不如让他们自生自灭就好,如果胆敢再为恶作怪,就怪不得我绝情了。

    “魔头……”李断月惨然一笑,此时此刻已经站不起来。

    “乾坤道,就此罢住吧,不要再试图颠覆世间对正义的认知,其身不正,如何除魔卫道?”我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出了乾坤道的山门,我远距离召唤来了宋婉仪,问起了他们入水后发生的事情。

    “李破晓不知怎么的,已经突破了四象境,虽然不断的受魂毒滋扰,但凭借他的强大意志,竟好几次追上我们,轰击血云棺,不过因为在水中,李破晓不能尽全力,而这口血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轰破的,所以一直就僵持着,胭儿仍在快速在水中逃离。”宋婉仪报告目前的局势。

    “嗯,这条地下河通往哪里?你能猜测出来么?”血云棺里面装着俩个孩子,强行召回是不可能的,唯有自己前去接应。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往北地走的。”宋婉仪苦笑道。宏宏华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