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2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七章:守护
    我召唤了仙棺疾行,然后打开了手机的导航,扫了一眼周围的详尽地图,看看有没有湖泊和山涧之类的地方,不过因为地图的不详细,我最后还是放弃了以地图来确定位置。只能按照宋婉仪的估算,沿着北方前进。

    仙棺疾行直接就飞起掠过了很多的障碍,在夜色中疾驰,偶尔遇到山峦和小溪如履平地,速度很快。

    地下河的出口无过湖泊和溪流,山洞之类的地方,飞得高看得远,应该不至于找不到。

    然而我们到了快凌晨的时候,仍然没有找到血云棺的踪迹,心中都不禁生出了不详来。

    “主人,要不召唤江寒吧。至少能确定下王胭的位置。”宋婉仪提议说道,毕竟追了这么远,却依然没有察觉到王胭的气息,主人找不到鬼,倒是奇事了。

    “鬼气阴气不能泄漏而出,我们查找不到他们的位置,必然是给仙气吞噬了,他们应该还在地下河流里。”我断然说道,但这仙河总不能跨省吧?现在都快要出省界了,还不如回头呢。

    王胭不死不灭,血云棺的本体还在我这里,所以我倒也不怕王胭出什么问题,只是怕两个孩子给李破晓又追了回去而已,如果李破晓四象境,我或许和他打起来。恐怕免不了两败俱伤。

    召唤了江寒,江寒浑身都是剑伤,几乎是残魂的状态了,忽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是还在逃命的状态,面露惊恐之色。

    江寒突然出现在空地中时,顿时大叫了一声,看到我才送了口气:“主公!快,快回去!胭儿又给赶回乾坤道里面了!这李破晓简直是疯子!”

    “怎么了?”我立即命令仙棺疾行往回赶,王胭凭借血云棺的气息,也撑不了多久,只能等我来驰援。

    这么一来。折腾了半宿,我才回到了乾坤道的仙山,在感应仙灵之气后,我命令仙棺疾行往后山那边飞去,最后终于在山涧中发现了一口山泉涌出,我从泉眼处入了河,直接避水往之前乾坤道的地下溶洞游去!

    “是胭儿的气息!好像就在前面!”江寒大声说道。

    “主人千万小心!”宋婉仪也惊呼出声。

    我心中一紧,但仍硬着头皮迎了上去,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只有胭儿坐在血云棺上,从水面上游荡过来!宏宏女血。

    “胭儿!李破晓呢?”我急切问道。看着王胭此刻虽然有点狼狈,但似乎没什么事,因为她只是露出了迷惑的表情而已。

    “我不知道……刚才他突然发疯了,然后就往后面逃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往另一个方向逃离,最后到了这里。”胭儿迷糊的叙述起来。

    “他吃了五行飞升丹,加上自身蚀骨**。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他不想就这么死了,当然只能是离开,他知道我不会杀了两个孩子,因此离去,但后面必然源源不断来骚扰我天一道,唉,但这又有什么办法?既然选择走了这条路,就算互相不理解,互相的憎恶,也不得已为之了。”我有些失落,乾坤道也并非十恶不赦,仅仅做法上欠缺人性而已,我从根源处去解决,自然是痛苦无比,但若是断了其根源,往后哪还会再有这样的悲剧出现?

    “主人,很多悲剧其实就是从这样的狂热中出现的,事前觉得英雄,大义,实则却害人害己,两个孩子皆是活生生的人,七八岁不到,懂得什么?只要跟他们不断的洗去原本的价值观,他们为了除魔卫道,毅然死去都不成问题,人性虽然本善,但后天的形成却难免影响一生,都不过是悲剧的受害者而已。”宋婉仪说着,摸了摸王胭的头,提醒我当年王家一样是这么洗脑这孩子的。

    “主公,何必纠结此事,以我看,不灭了乾坤道都好了!你是道门的魁首,令行禁止,上行下效,方才能上正脊梁,下立傲骨,要不然谁以后看到你,不得指着你的脊梁骨说你这人就是懦弱,就是不管不顾?道门也会得过且过,觉得坏事只要不给发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这等人间惨事,一样还会发生!想象当年王家之事,就是没从根源解决,才害得胭儿这般,所以我看着乾坤道就烦。”江寒大刺刺的说道。

    “上正脊梁,下立傲骨,想不到你还能说出这么有深意的话来,算了,毕竟是朋友一场,我下不去杀手,且看他们自己造化了,而且灭杀乾坤道的事情,也需要整个道门来督察,且行再说。”我叹气说道,江寒曾经是猛将,带过的人何其的多,知道怎么引导手下的正直观念。

    回到了平地,我把两个孩子放了下来,并收起了血云棺,面对两个已经懵了的孩子,我心中多有愧疚:“我叫夏一天,四方道门的盟主,统领着所有的道门,包括你们乾坤道,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

    “你……你骗我们……你是坏人!你身边都是鬼!我们都看到了!”李灵仙战战兢兢的说道。

    江寒他们都已经成了鬼仙,实体化很正常,就是跟人一样走在街上都没事。

    “不错,我曾经是鬼道出身,和你们乾坤道曾经势同水火。”我没有隐瞒,乾坤道和我的事情,几乎道门皆知,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不要再和我们说话了,既然势同水火,就杀了我们!”李辰飞这孩子倒是倔强。

    “辰飞……可我不想死怎么办……”李灵仙怯懦的说道。

    “你!李灵仙,我们即入乾坤道!生是乾坤道的人!死便是乾坤道的剑魂!”李辰飞怒喝道,双目紧紧盯着自己的妹妹。

    “你们是双胞胎吧?”我并不为两孩子的对话所动,直接指出了问题的核心,因为这两个孩子都太像了,无论是样貌,身高,都清秀得不行,连眉毛的高度,表情的变化都是一样的,只是女孩性子软一些,男孩子一直充当保护她的角色。

    “我们……”李灵仙还想要解释,结果直接给李辰飞眼色制止了:“我是李辰飞,她是李仙灵!是道主和剑奴关系!和你说的不一样!”

    “剑奴,奴是什么?奴隶,剑奴又是什么?剑的奴隶,那我问你,有一天,你仙灵为你而死,你伤不伤心?”我静静的看着两人。

    “我……”原本坚强的李辰风当即软了下来,而李灵仙不知为何,陷入了恐惧之中。

    “我曾经见过,一个乾坤道的前辈,将他的剑奴害死了,炼制成了剑丸,用来和我决斗,那我问你,李辰飞,你会害死你妹妹李仙灵,把她作为你的工具,拿去降魔卫道么?”我认真的看着两个孩子,不免又想起了仙门一战,那时候的李山河,何等的歹毒无耻,乾坤道的印象,也是那一日坍塌的,原来,他们也并非是正义的化身,那假面的背后,一样的狰狞不堪。

    “什么是剑丸?师父又没告诉我!”李辰飞顿然好奇了,小孩子不懂的,总会想去知道。

    李辰飞果然不知道,我心中暗道,然后看向了李灵仙,发现这小女孩已经闪过了一丝恐惧,看来,李断月已经迫不及待把这件事全都告诉了这孩子,既然她知道,那整个事情就很容易解释了。

    “我……我不能说!我什么都不能说!不要逼我!”李灵仙见我看着她,立即捂着耳朵蹲下来,这行为,让李辰飞惊愕的看着,随后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我。

    “孩子们,你们放心吧,我作为四方道门的领袖,绝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死去,道主、剑奴之事,就绝于你们这一代吧,跟着叔叔走,一切都会平安无事的,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剑丸之事,当然,如果你们选择回到乾坤道,灵仙会死,而你李辰风,终生都会陷入自责和迷茫中,到时候,纵然你天下无敌了,无数宵小妖魔皆死在你手,又能如何?难道能还回来灵仙么?”我摸了摸李灵仙的脑袋,示意她不要害怕。

    “什么是剑丸?师父又没告诉我!”李辰飞顿然好奇了,小孩子不懂的,总会想去知道。

    我心中暗道李辰风果然不知,然后看向了李灵仙,发现这小女孩脸上已经闪过了一丝恐惧,看来,李断月早迫不及待把这件事全都告诉了这孩子,既然她知道,那整个事情就很容易解释了。

    李破晓天生就倔强,李断月也有着很强的自尊,但两个孩子无论身份和遭遇,都和李破晓、李断月不一样,他们是双胞胎,一个性情虽然倔,但因为妹妹却能丢掉一切的固执,以守护为要责。

    我随手展现了几个漂亮的法术,立即稳住了两个孩子的心思,毕竟无论怎么看,我都比病怏怏的李破晓强许多,毕竟这两个孩子不是地仙,随意弄点悟道期法术,他们还看得懂,地仙法术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叔叔,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呀?我们这么腾云驾雾,跟孙悟空的跟斗云一样好玩,我不想就这么结束呢。”经历了半天的奔袭,李辰风坐在仙棺疾行上,对我也没那么排斥了。

    在他们眼中,仙棺疾行就是一团的云而已,而我是能够带他们飞上天的神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