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2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愚昧
    “我说是谁,长孙德道友,不知道您来这里做什么?你也是**境的前辈了,不用这么鬼鬼祟祟的跟在晚辈后面吧?万一把我吓出毛病来,可怎么办好?”听到声音,我本来就该想起对方是谁。但来的太过突然,让我心中生出了不信。

    这老东西不应该在青天山安置弟子们的么?怎么这么有的心机跑来找我?

    “别的不说,用了这么久,杀了这么多的地仙,该把镇妖石还回来了吧?”长孙德阴沉沉的站在后面,却没有再进一步。

    “呵呵,你知道最近祖龙吃了多少天劫么?难道是想要再把它逼出来一趟?还是说,你手底下的地仙,都认为能够逃过食髓蛆的围杀?”我阴冷的说道,这老家伙胆子不大,吓吓也就不敢动弹了。

    “夏道友。难道你觉得同样的招数,用两次还好用么?”长孙德阴沉着脸,但很快就说道:“老道也不打算欺负你,只是的好奇底下的东西而已,我知道下面的事物和你有关,不如带我下去走一道如何?”

    如今长孙德有机会就逮着我问镇妖石,只是现在一时半会又给我各种手段钳制着,着实够郁闷的了,眼下连哄带骗不行,又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长孙道友想得倒是方便,为什么不是你带我走一走?毕竟怎么说都是你修为高一些吧?”黑漆漆的井口中,不是传来风声,犹如海啸一般,还不知道底下到底藏了什么。

    “让你去你就去,怎么这么多废话?”长孙德瞪了我一眼。然后又说道:“还是你小子闲现在时间长?实话告诉你,留给你的时间恐怕真不会太多,我既然会跟着你到这里来,其他的仙门也不会安静的等待,我所知道的,鬼仙门的老鬼物就在扛龙村外,再不进入里面,扫出了气息来,怕就没那么好解决了,底下无论是何宝物,怕也要再分散一些。”

    我吃了一惊,鬼仙门是周璇那边的合作者。如果真的要过来闹事,还真不能好好忽悠。

    “哼,长孙德,里面有没有宝物我可不知道,就算是有,前面也有俩号人打了头阵,你知道我做人小心翼翼,如果动作慢了,你可别怪我!”我心中生出了恶毒的念头,长孙德在明,那什么老鬼物在暗。我是不是能够引他们俩进入大阵中,设法用小活阵困住他们?宏上池巴。

    也不知道下面情况如何?考虑了片刻,我让吞天大鬼往井口那跳下去,‘哗啦’一声,大鬼安全的着地了,感应不到危险的存在,我自己也用逍遥行飘落下去,一路上极其小心上面的长孙德。毕竟就算下面没找到宝物,但能够得到我的镇妖石,也算是给北极仙门立功一件了。

    我下了水路,身体的地仙罡气隔绝了水冲到我的身上,随着逍遥行的移动,十分安逸的就游向了洞口。

    刚游了几步,一个白影也下了水,我回过头,长孙德身穿一身白衣,背着一把拂尘,腰系泼天葫芦,正离着我十来米跟在后面。

    看到我盯着他,他表情阴沉,但很快就笑了起来:“夏一天,看来你果然对底下很是熟悉,一个野生的散修,竟能在短短两三年内就修成三才境,机缘福德之厚,简直匪夷所思,这里恐怕是你的一处飞升助力之所吧?这趟难道是想要回来取宝,结果反而给两个莫名其妙的地仙给争先了一步?”

    “让长孙道友笑话了,就算再厉害的玩意,也没有五行飞升丹来的实际,你自己开了一炉,难道没服食一枚?”这长孙德果然挺贪婪的,只是却跟只王八一样,遇到事马上缩进龟壳里,比一般的仙道要聪明多了,这么一来,我困住他的几率也就不多了。

    “五行飞升丹理论上能让混元境的地仙一路冲上五行境,但对我们这些**境的老家伙没什么用,如果你带我去的地方真有和飞升丹差不多效力的东西,或许也会对我有极大的作用嘛。”长孙德一听真有宝物,当即心动起来。

    “不过可惜呀,里面有的根本不是丹药,想要飞升,想要冲击上一层,怕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只有一滩凝固的仙水,不知道对你作用大不大?”我随口忽悠起来,然后摸出了一枚从门中带出的龙魂仙草,丢向了他。

    长孙德在水中一把抓住了这枚奇形怪状,如同石莲子一样的神物,脸上为之一抽:“这是……这是什么意思?不知夏道友哪里来的如此珍贵的药物?”

    “没察觉到这股气息和这底下隐隐传来的古怪气息有那么点关联么?”这长孙德是炼丹的高人有丹仙之称,以前去仙门的时候,就有不少仙门的修士觊觎此物,我知道定然是宝物,所以先给一枚长孙德看看,他是否认出了什么。

    “有点意思,你的意思是,你是下来摘取这玩意的?好,很好,这是此界之外的伴生龙莲,一般的炼丹者根本无法鉴定到底是何作用,但老夫却能将其炼制成厉害无比的丹药,你若是带老夫摘得一些,配合你气运之子的帮助,统制整个仙门都不是问题!”长孙德大喜过望,甚至画了个大饼给我。

    “这我就不清楚了,上次我摘去了五百多株,都胡吃海分弄光了,也不知道下面还剩多少,还有一潭黑色的毒水,不知长孙道友可有想到处理的办法?”上了岸,我又详细的描述了在下面看到的事物,毕竟他既然知道是伴生龙莲,必然知道更多的事情,跟他说假话没任何好处。

    “笨蛋,那是龙息水,就是龙之口液,常人触之就灰飞烟灭,不过却是滋养伴生莲的好东西。”长孙德不愧是高人,果然直接道出了这东西的神妙,但说完这话后,却不再听到我后面再说起什么,他顿时有些不满:“就这么多了?底下还有什么?”

    我心道这老家伙的**果然给吊起来了,沉默了一会,我面色不好看的说道:“自己下去看看不就好了?又不是我家,如数家珍还不如你自己下去看。”我反笑起来,带着他往小活阵那边走。

    路上,我脸色微微一变,一大堆的尸粉一垛垛的摆在了水渠上面,原先那的百尸扛龙竟这么荒在了这里,守门的尸龙全都完蛋了,看来不但有人侵入,还把守护大阵给破坏了,而且手段比以前的我要高明多了,以前我和海师兄在这里,光顾着逃命都不错了,根本没有细细研究其中的神奇。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堵巨大石门这里,兀然的,地面隆隆的震动起来,似乎又有什么机关给解除了。

    “快点,有人连续不断的破除这里的机关,哼,你还是太年轻,有很多东西都没接触到,很可能有比伴龙莲功能更为惊人的东西就这么给人取走了!”长孙德看我走的太过小心,几乎是一步三回头,顿时急眼了。

    “说的也是,你看,这里本来有一枚龙珠,以前我和师兄来的时候,还用各种办法抠它,也没见抠出来,现在不见了。”我看着大门那少了那枚龙珠,也不禁心中一凝,这两个人似乎很清楚里面的构造,让我忽然想起了是不是建造地宫的后人来了,要不然真没其他解释。

    “呵呵,何等愚昧。”长孙德冷笑的看着我,似乎看待白痴一样,看来这枚龙珠真是宝贝,给我和海师兄错过了。

    轰隆隆隆!轰隆隆!

    我耳朵靠近石门,忽然后面一阵的诡异石头摩擦声传来,正准备做点什么,长孙德已经迫不及待的说了声‘小辈让开’,随后拿出拂尘,往大门那一甩,咒语也快速的念了起来。

    哐当!

    大门如碾粉一样碎裂了,展现了门后的诡异而震撼的大阵全貌!数不清的大石快速的移动,一层紧接着一层,连接处放出隐隐黑光,恍如是引凤棺活阵的架势一般,我面色一白,以前好像不这样的呀?

    “大阵还是让人启动了!”长孙德面沉似水,但忽然却看向了身后那漆黑的甬道:“是谁?!快出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