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3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威胁
    我拿出了鬼仙棺,擦拭了下后念了几句养鬼术咒语,却召唤不出她来,鬼仙棺不比魂瓮,她也不是当年的鬼将了。

    “婉仪,你出来吧。我保证不会逼迫你怎样,也不会怪你什么,只是想知道到底你联系的势力情况……”传入鬼仙棺的咒语石沉大海,她只要不想出来,我确实已经那他们没办法了。

    “主公,宋小娘子不敢面对你,可能觉得有些愧疚吧,我知道违令者的心情,你把宝物拿给了她,她却用来联系上界,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如果换成是我。必然以死谢罪了。”江寒不适时的说道。

    刘小喵顿时瞪了他一眼,撅嘴说道:“江寒,你当然能以死谢罪。但宋婉仪只是招来点小麻烦而已,顶多我给她拼命好了,而且公子都还没说什么。你让婉仪谢什么罪?”

    “这……刘小娘子,我不是这意思,我说如果是我……”江寒尴尬的说道。

    “江大哥只是表达下自己的看法,筱妙姐,你就原谅他了吧。”云清当即排解道,这小姑娘最近和宋婉仪、刘小喵走的很近,已经融入了集体中了。

    “哼,江寒就爱表忠心。”刘小喵不高兴的说道。

    江寒无奈耸耸肩,他一个男的,实在争不过女的,也只能是无奈认栽:“好吧,是我一时口误,还请宋小娘子、刘小娘子见谅。”

    刘小喵这才点头接受了道歉,云清只能是苦笑。替江寒感到同情。

    “既然这里已经烧毁,我们就先回去吧,只要离开远了,也就不会再有正神追来了。”我说完,随手召唤了天棺疾行,准备往扛龙村那边回去。

    然而刚走得一会,后面一阵阵的金光闪过,数不清的链子忽然从后面飞了过来,全都是用来捕捉我的!

    我念了缩地术的咒语,人飞出去很远,而天棺疾行当场就给绿色锁链困住,拉回了链子飞来的方向!我看着天棺疾行给捆缚后消失成一团血雾,不禁皱起了眉,来的不止是四个天将。

    很快,十多位身穿碧绿铠甲天兵天将就从引凤镇的火烟中飞了出来。一个个精神抖擞,手中拿着长戟,将我团团围住。

    “诸位天地正神,不知道要找我有何要事?”我虽然好声好气问话,实际上心中恼怒,这群天兵居然如此的肆无忌惮,不知道是发现宋婉仪还是针对我。

    “把公主交出来!”其中一个的三才境的天将怒喝起来,而另外十来个全都是混元境的,如此强大的阵容,不像是在开玩笑。

    “什么公主,你们该不会是说笑吧?我这哪有什么公主?”我不禁问起来。

    “虞公主!”为首一个皱眉看着我,双目金光扫过,随后定格在了我腰间的鬼仙棺上,似乎是看出了宋婉仪就在这里面。

    “虞公主?不是犯神么?”我轻皱眉心,宋婉仪是虞公主,这怎么可能,她的尸骸还埋在了赵茜家别墅的桃花树下,前世只是个凡人,现在怎么可能和上界拉上关系。

    “什么犯神?”为首的天将有些脸色不好看,但仍然问起了我。

    “方才四个金色铠甲的,和你们什么关系?口口声声要跟我找个犯神,你们却跟我说要找公主?这到底几个意思?”看来两队天地正神都不一样呀,难道是隶属不同势力的?

    “四个金吾卫?”几个天将顿时面面相觑,并且开始有股力量在互相之间传递,似乎急切用密语传音交换彼此信息。

    “金吾卫?”我对这词倒也不生疏,金吾卫就是皇城守卫,是皇帝近侍军,穿金铠给帝王办差。

    “那四个是金吾卫,应该是比我们要提前截留到了虞公主的消息,所以来要捉拿虞公主的,我们并非和金吾卫是一伙,请问你和虞公主什么关系?”那天将仍有些警惕,而且脸上也没有多少惊愕或者震惊。

    “虞公主是谁我不知道,但看来你们是认定在我这了,也好,现在我家的小伙伴,也就是你们的虞公主还不想出来,你们要么是一会再来,要么就过来抢,但我先警告你们,凭你们这些天地正神还拿不下我。”我也不打算交出婉仪,谁知道他们玩什么戏法。

    几个天地神祇全都表现的很愤怒,毕竟他们不过是上界的投影,本体的强大远超想象,所以对我一来就用命令的语气,现在我说他们拿不下我,难免引来他们的震怒。宏医尽圾。

    噌噌噌,十二天将立即分出三个四位小组,猛然间围向了我。

    “慢着!你们找我是吧!”鬼仙棺震了下,随后宋婉仪从里面飞了出来。

    十二个天将面面相觑,随后拿出了一枚玉牌,往宋婉仪身上一照,一阵碧光扫过,十二天将看到玉牌背面显示的信息,立即齐刷刷的半跪在地,高呼‘虞公主’。

    “老祖宗已经在上面等候多时,这次接到公主的信息,让我们即刻下来,请虞公主随我们回去。”其中一个三才境的天将连忙说道。

    “老祖宗……你们说的是谁?”宋婉仪迷茫的说道,似乎并不是特别的明白。

    “虞公主,老祖宗说了,轮回数转,你记不得事也是应该,但玉牌不会骗人,你确实就是我们的虞公主,所以只要放心和我们上去就好,一切事情,皆有老祖宗亲自解释。”天将似乎早就知道宋婉仪不会记得任何东西的样子。

    “对呀,虞公主,你联系我们,不正是为了要我们下来接你的么?”其中一个天将甚至这么说道。

    “什么?我联系你们?我只是要试试……”宋婉仪有些震惊,随后看向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一双黑瞳一直在怂恿我,然后……”

    “黑瞳?它和你说什么了!?”我顿然一惊,一双黑瞳?它不是在天坑里修炼么?怎么跑上来了?

    “是黑瞳,它说只要使用这东西,就能得到我前生今世的记忆,然后我受不了这诱惑,就用了……”我宋婉仪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就这样你就听信了?”我皱起了眉,宋婉仪不像是受不了诱惑的性格,她很聪明才对。

    “没有,可它说有关于你的记忆,只要用了很快就能够知道了……”宋婉仪这才和我说道,心情也有些着急起来。

    “你怎么能信它!”我皱了皱眉,这黑瞳不会去做多余的事情,他一定是在准备着什么,要不然绝不会这么干。

    “可是……”宋婉仪很可惜的看着我,以为真能得到什么消息,没想到引来了金吾卫,又引来了一群的天将。

    “虞公主,眼下金吾卫知悉你的存在,必然源源不断的派来更多的兵力,为今之计,只有跟我们一起走,才能够保护好自己。”眼前的天将说道。

    “这趟老祖宗的决心很大,如果我们带不回你,牵连之广恐怕难以想象,连老祖宗都很可能要遭殃,还请您快些定夺才好。”另一个天将跟着说道。

    “什么老祖宗,什么定夺,我不会上去,我要留在这里!”宋婉仪坚决的说道。

    但很快,我忽然感觉到一股监视的目光正在看着我,而十几个天将似乎浑然未觉,仍然苦劝宋婉仪跟着他们走。

    宋婉仪似乎和我一样察觉到了什么,看向了黑瞳,而等我想要问黑瞳到底想要干什么时,黑瞳居然消失不见了。

    “给我点时间,我要和主人说点话再走!”宋婉仪忽然的说道。

    这出乎了我的意料,甚至用震惊都难以形容!

    我不知道黑瞳和宋婉仪说了什么,忽然让她转变如此巨大,而天将很愿意看到事情得以平和解决,所以让宋婉仪和我道别也能接受。

    一群天将很快退开,预留了很大的空间给我们,宋婉仪忽然说道:“主人,我要走了,你可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来去自如,本来就是我对你们的态度,如果你要走,何须问我?”我并没有强制她们成为我的家鬼,只是很奇怪为什么黑瞳和宋婉仪说了几句话,她就如此坚决要离开,所以问道:“黑瞳是不是威胁你了?好比用我的生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