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3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讽刺
    “没有……”宋婉仪摇头,很快又说道:“它只是告诉我这次机会难得,我如果不去,恐怕时间一过就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我就什么都赶不上,什么都给别人领先一步。什么都要错过,什么都没有……”

    我心中想起了惜君,宋婉仪和惜君现在差距确实巨大,一个不过混元境,一个却是五行境的,差了五个级别,用天差地别来说明都不过分,眼下给黑瞳一怂恿,她哪里还坐得住?

    “婉仪……或许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好比更多的仙气块……去天坑修炼,只要努力了,你想要的一切都不会比别人差。”对于渴望力量的鬼。我忽然觉得,自己能做到的还是太少了。

    宋婉仪果然摇摇头:“它说的对,我不能老是靠着你。我也想要变强,想要无坚不摧,而拥有这股力量。我会更加感到惬意,因为它只为你所用,而不是像那小鬼那样,让你陷入两难之境,主人……原谅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但我一定会回来,好么?”

    “婉仪……”我忽然感觉心中失落,婉仪这一走,我会失去很多快乐。

    几个鬼仙棺感觉到宋婉仪的去意,顿时抖动了起来,我把所有家鬼全放了出来。

    王胭出来后,立即跑过去抱住了宋婉仪:“婉仪姐姐……连你也要离哥哥而去了么?胭儿不要。”

    “好胭儿,婉仪姐姐只是离开一会,相信不会太久。就能够再回来了……你不要哭,哥哥还需要你呢。”

    “婉仪,你这是干什么?说好我们两姐妹就这么不分开的……”刘小喵不高兴了,她性子急,行事作风就和侠女一样。

    “小喵,我……我并没有说不回来,只是去深造一下,适龄孩童都要上学,何况是我现在的实力早就捉襟见肋了呢?”宋婉仪表情有些的歉然,刘小喵是她为数不多的闺蜜,这次离别,当然不能不安慰小伙伴。

    “宋小娘子,你能不能不那么矫情……我不就是说了你两句么?这么小气?”江寒嗔道,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行了,江寒。我们都那么的熟了,知道你伤心,哭呗,能怎么办?”宋婉仪笑起来,但眼红红的,似乎有点伤心了。

    “我和你早早认识,要不是你,我根本不认识主公,如今那小鬼走了,连你都走了,小黑和狗熊干脆连道别都没有……呜呜……你让我怎么办好……”江寒说着说着,眼角一阵湿润,随后哭得一塌糊涂。

    “你够了,江寒,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样好不好?”宋婉仪也嘤嘤的哭起来,伙伴之间的真挚情感,此时此刻无需更多言语就能油然而生。

    我心中一阵酸涩,大狗熊和小黑是个开端,我的家鬼一个个离去,这种分别,其实是有预见的,只是我从来就不肯去接受而已,也不敢想象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当年外婆尝过的离别,我逐一都尝了一个遍,或许这是成长,可太过残酷无情了点。

    “主人,抱我一下好么?”宋婉仪哭道,两眼迷离,楚楚可怜。

    她本来就不是个争强斗狠的女子,乖乖的,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连战斗的时候,都是躲在最后面,对媳妇也是毕恭毕敬,以小丫头自居,在所有家鬼里,除了平时偶尔的调侃外,是最让我省心的。

    “嗯。”我将她轻搂入怀,那较弱的身躯,是我从未感受过纤细,她实际上很瘦,就跟古画中的仕女一样。

    “主人,你好暖。”宋婉仪嘴角溢着笑靥,似乎感觉到了无比的满足。

    我笑了笑,很快放开了她,宋婉仪很认真的看了我一会,似乎要记住我的样子,好半响,她终于转身离开:“我还会会回来的。”

    “黑瞳,她这么走了,安不安全?”我对着黑暗的之地传音道。

    “怎么,心疼了?”黑暗处,声音果然传了过来,原来它一直就在窥视着。

    “多管闲事!”我啐了口,然后问道:“你到底和婉仪说了什么?凭什么就让她联系上界?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有些事情,你身后那位应该懂得更多,嘿嘿……”黑瞳忽然说道,随后发出了夜枭一样的笑声。

    我猛然回头,可根本没看到有人在那,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宋婉仪忽然跪倒在地,趴在地上颤抖着身躯,哆嗦的说道:“夫人……”

    媳妇姐姐?

    “起来。”媳妇的声音从我后面传来。

    一群的天将全都面色微变,四处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根本没看到有任何人或者事,至于媳妇,他们似乎没有看到。

    宋婉仪这才站了起来,而媳妇的身影终于越过我,走到了我的前面,媳妇那身红装,依然霸气无双,血气如同浪潮涌动,让人心生不可逾越之心。。

    “从我见你开始,便知道你不同凡响,你也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机会,至今天飞升上界也在情在理,不过你也要记住……”

    后面那几句话,媳妇并没有跟任何人透露出来,而是用入密传音的方式传了出去,宋婉仪乖乖的点头答应了,只不过我根本不知道她和媳妇姐姐说了什么。

    鬼仙棺给媳妇拿走了,开棺放了魂,宋婉仪恢复了自由之身,但也失去了不死之力,玉牌果然有点邪门,那天将把它交给了宋婉仪,并动了动嘴巴,似乎传了什么咒语,而宋婉仪照念后,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而玉牌碎了一地,掉地上的时候,全化作晶莹的粉状,消失不见了。

    至于十二天将也触动了什么机关,全都这么消失了。看来婉仪还是走了,留下了我、媳妇姐姐,还有三个毕恭毕敬的家鬼还站在那儿。

    “媳妇,为什么浩劫天灾之下,怎么还能够上去?婉仪到底是去了哪里?”我心中有些着急,一群天将,带着宋婉仪直接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这太过诡异了,不是说上面的道路已经封闭了么?

    “能上去很奇怪么?总有一些人能不遵守规则,一块换命牌,让一小鬼偷渡上去,有什么问题?”媳妇姐姐说道。

    我愕然好半响,才琢磨出这换命牌的意思:“你是说要以生命的代价,让上面死一个,籍此交换婉仪上去?”

    媳妇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看媳妇的反映,可以预见宋婉仪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不然上面肯定不会用到换命牌之类的邪门东西交换。

    “媳妇……”

    正当我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媳妇姐姐看向了极远处的一片树林,轻喝道:“怎么?真以为我没看到你么?”

    我吓了一跳,难道是黑瞳没有离开?

    树林里,一抹金红倩影从黑暗处走出来,她的表情中,没有半点因为给媳妇姐姐发现而有所顾忌,而是卦这么飘了出来,并且很快就到了我们的附近。

    原来她早就在树林中,一直看着宋婉仪离开,两位之间一直就存在矛盾,宋婉仪不喜欢她,她亦然是这般。宏医鸟技。

    “不过小小凤凰,凭什么的这么嚣张!要不是因为你,婉仪也不会走!现在居然还在旁边偷看!”刘小喵怒道,对惜君已经失去了忍耐。

    江寒也摇摇头,对昔日的伙伴,如今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爱护和痛惜,换来的是难过和失望,那种无言,最是可怕。

    媳妇冷然的看着惜君,惜君的惧意却不再如以往般炽烈,仿佛和媳妇能够平起平坐了一般。

    “惜君……”胭儿有些不敢接受,她就是惜君,毕竟一起长大的孩子,如今说变就变,还真是足够的讽刺。

    “一天,胭儿,和我一起去开启引凤棺吧,我已经突破了引凤棺的第一重,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带你们开启引凤棺,欠缺的只是钥匙血云棺而已,到时候就能拯救出妈妈了。”惜君无视了媳妇姐姐,这种情感的转变,让我感觉到了陌生。

    “惜君,为什么要烧了引凤镇。”我质问道,我真没想到她会肆无忌惮到这个程度,连引凤镇都烧了,至于下面的活阵给她破除了几重,这都不是我关心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