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3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团结
    “为什么要这么问我?这里又没有人,也没有鬼,我为了破解活阵,一把火烧了难道有什么不对么?至少以后都不会再有危险的事情在这里出现了,为大家服务,这也有错么?”惜君眼睛里带着一丝不满。可以看得出,她为了救出自己母亲,已经有些固执己见了。

    “它确实不是什么名胜古迹,从引凤棺砸下来开始,就不存在活人了,可存在既有理由,你不能一把火说烧就烧吧?”江寒对此还是有异议的,毕竟鬼也有归属感,引凤镇以前也住了不少鬼,现在无家可归了,而且是没来由的,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呵呵。为什么都不关心活阵,反而关心引凤镇是不是给烧着了?难道山鬼的离开,让你们都忘了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么?婆婆还在引凤棺里。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关心下她?说好要破了活阵救出妈妈,为什么到现在,誓言都成了谎言?”惜君没有理会刘小喵和江寒。而是直言面对我。

    江寒脸色苍白,半天说不出话来,刘小喵也愣住了,没想到惜君言辞如此的犀利,胭儿不敢吭声,拉着我的手,有些发抖,那不是害怕,而是不知所措:“哥哥说不能烧的……”

    我沉默起来,心中压抑到了极限,本来和谐一片的家鬼,现在居然分崩离析,我到底从哪里开始错了,是教育方式不对。还是对她不够好?

    “惜君,我质问你,不是因为引凤镇中有没有人,而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人会去破坏它,是有它存留的原因,哥哥这次来,也是为了要查看它和活阵的联系,你难道没注意到么,它牵扯了一个极诡秘的大阵,祖云曾经用镇上的树木,诡异的几乎开启了下面的引凤棺,难道你忘记了?哥哥也想完成外婆的计划,所以要备有后手,除了小活阵已经在前面研究透了以后,还想利用祖云摆出的大阵双管齐下。将你母亲救出来,可如今这么精细的东西,你一把火就烧光了……”我可惜的说道,引凤镇好比下面活阵的战略之地,现在毁了,只能剩下强拆一途,技术性的破解可能不复存在了。

    “可……可明明……”惜君听罢似乎也有些明白了过来,如同霜打的茄子,噎住了。宏医投技。

    “好了,既然毁都毁了,追究责任就有些自欺欺人,只是你现在能力太大,做事终归要跟着能力成长起来才是,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去做一些后悔的事情。”我叹了口气,现在责难她为时已晚。

    唯一能够补救的也有,那就是找到祖云,将他压箱底的东西逼问出来,他既然敢跑到鬼仙门去,肯定是打着引凤棺的主意,而且已经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当然,那也是在不影响外婆和我的计划的前提下。

    “仅凭一腔热血,做事却欠缺考虑,也该好好长大点了,学学公子怎么做事的,免得又把这里那里烧了。”刘小喵说道。

    惜君本来已经很难受,看到刘小喵补了这一句,有些不高兴,说道:“山鬼之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她破界上去,比我运气好了十倍,也不是什么坏事,也要怪我么?”

    “你!”刘小喵斗嘴是最弱的,当然斗不过惜君。

    “惜君,我不是说你,大人总有大人的道理,那你现在什么境况?是跟着主公呢,还是继续当你的独行侠?现在主公还不愿意开引凤棺,钥匙也是胭儿在掌管,你总不能四处里晃荡吧?跟我们一起回去如何?以前大家关系好的时候,我觉得也没差,为什么要弄成如此的地步?”江寒帮腔刘小喵道,他性格也算稳定,爱哭除外。

    “惜君,你回来吧,哥哥和我、大家都挺想你的,但你总是这样,大家都很难过呢。”胭儿走过来,抬起头看向了惜君。

    以前她和惜君是平视的,但如今只能以仰视来面对昔日的小伙伴。

    惜君犹豫了一下,蹲下了身子:“胭儿,你真的还愿意接受现在的我么?”

    “嗯,只要你不吵不闹不恨,那我们都很喜欢你,都不会气你的,回来好么?”胭儿摸着惜君尚显稚嫩的脸蛋,真诚的说道。

    “可……”惜君犹豫了起来,看向了我,看向了江寒,还有其他的伙伴。

    “惜君,尽管你不承认,但除了主公,无人可解引凤棺!”江寒走了过去,伸出了手,表示自己接受惜君。

    “哥哥一定会救出惜君妈妈的。”王胭拉起了惜君的手,放在了江寒的手上。

    “哼,惜君,我以前挺喜欢你,但现在不喜欢你。”刘小喵还有些生气,她性子就是这样直白,不过很快她也走了过去,握住了大家的手:“但我对我们大家都很珍惜,无论是谁,我都想保护,我现在觉得你应该只是迷茫了,谁不会错一两次,只希望你尽快走出来,再次让大家接受。”

    “小喵姐……”胭儿拉了拉刘小喵的袖子,刘小喵抬起头,仍然俯视惜君,她比惜君还高了一个头,那气势颇为凌人。

    惜君讶然,随后宛然一笑:“小喵姐,不要吓唬我,我现在才不会怕你这表情了。”

    江寒也走了过去,看着一群女子的玉手一个比一个白,挠了挠头,努力伸出了手,但很快又缩了回去:“这……我其实是表示赞同的,毕竟惜君也救过我,为我出过头,就是最近……”

    “好了,快过来,罗里吧嗦的娘娘腔。”刘小喵拉了他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上:“云清,你也来。”

    云清扭捏了下,看向了我,我抱以点头,她自然也就过去了:“我是这里的新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和尊上在一起。”

    话音刚落,惜君眼睛都瞪大了,而刘小喵捏了捏眉心,轻咳了一声:“云清,你够了,能不找刺激么。”

    “我缓和下大家气氛而已。”云清吐了吐舌头。

    随后大家都看向了我,很期待剩下的我能够过来。

    “快过去吧,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受你影响才走到了这一步,你不该继续走下去么?人生总有无数的矛盾和分离,正因为存在同样的理想,才集合在了一起。”媳妇淡淡的说道。

    我点点头,看了眼惜君,把他们的手都握在了一起。

    “惜君,你的想法哥哥都知道,但你不要着急,已经临门一脚了,哥哥走到这一步,一定会走下去的。”我对着惜君说道,实际上刚才给她叫做‘一天’我还是很吃惊的,毕竟给叫哥哥习惯了,忽然变了一个称呼,似乎她是真的长大了。

    我不知道是赌气还是自然变化,但无疑都是个信号,我不能再把她当成孩子了。

    而且她现在确实也不是孩子,一身霓裳羽衣,稍瘦的面颊,都透着青春的气息,无论是什么样的男子,都该被她吸引住。

    “嗯,我知道了,我选择相信你,就会为自己的决定付出。”惜君点点头,因为伙伴们的戮力同心接受她,她才回到了集体中,她也不是别人口中的真魔头,只是情急心乱而已。

    正在我们大家握手言和的时候,忽然周围一阵阵的金光闪现而出,我们看向了周围,俱都是一群群的金吾卫,手持刀枪剑戟,而为首的人,赫然是好久不见的周先明,只不过他身边多了一个更高大的人,这人似乎才是领头者。

    “团聚的地方该换一换了,天牢如何?”那人笑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