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3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章:凉意
    周先明和涂仙尊都站在一旁,看着我的家鬼们团聚,对话,表情可谓复杂,毕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我,也给了他们了解人间的关系。

    媳妇那身血衣不知什么后已经换掉了。这次穿了一身的天一道服饰,看着我和家鬼们的交流,只是笑笑却不吭声。

    聊了一会儿,惜君就获胜而归了,她看到媳妇换了一身的衣服,似乎有些不悦,觉得是故意气她的,但她如今老实了许多,毕竟大狗熊能活,黑毛犼也还在,是她的意外之喜。

    老实后的惜君倒是挺可爱的,她虽然不说话。但表情恢复了纯真,看着黑毛犼和大狗熊,一刻都停不下来,她的傲气是与生俱来的。只是因为成长过快,性格经历巨大蜕变而没有沉淀,才会造成现在的样子,没有什么世故圆滑,只有天凤的棱角。

    要把她恢复到原来的性情,恐怕是不行了,但至少把她教好,就是我的责任。

    “周先明。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么?现在就说罢,否则,你知道我怎么对付你。”我不介意再打灭一次周先明,就算他本体不会死,至少一年半载不会下来找我麻烦。

    “我要和赵仙官说话,大家当面说,对吧,涂仙官?”周先明说完,立即看向了涂仙尊。

    “不错,周仙官要说的,其实也是我要说的,我们有事找赵仙官。”涂仙尊也附议道。

    “也好,不过也不能就地解决,我打算将你们先收入玉牌带走,到了天一道再和你们说。如何?”我拿出了两枚玉牌,等到他们点头同意后,就将他们都收了起来。

    戚铂没给惜君打灭,毕竟气息没有消失,而惜君虽说速度足够快,但对方用了殿后的办法,一路的为了掩护而阻拦惜君,倒是真让戚铂逃走了。

    把家鬼都收了起来,我召唤了仙棺疾行,想让惜君上来,但这个时候看向了惜君。她却有些不大乐意了,此时此刻,媳妇一身的道袍,朱唇含笑的站在了熊的背后,缓缓的升上了天,所以她就看着黑毛犼,也想着上去,但转念一想这大狗带电,坐起来也不舒服,而且这么一来她就落了下风,考虑半会,只能脚尖一点,五彩翅膀一张,独自飞了起来。

    我无奈苦笑,自己坐在仙棺上,往天一道方向狂奔而去,大狗熊已经和媳妇混熟了,随意让媳妇踩踏着,速度也是极快的移动起来,看着媳妇穿道袍,仙风道骨的模样,我惊慕之极,觉得坐棺材反而是落魄了点。

    一路无话,到了半路的时候,我却给人从后面搂住了脖子,回头一看,竟是紫衣醒了过来,惊喜的我连忙问起了她的情况。

    “一天,你看我,两仪境了。”紫衣腻腻的说道。

    “是两仪境了,你还会更加厉害的,你看看,这是什么?”我拿出了一个宝盒,将一枚丹药拿了出来,这幻妖丹是之前从敖凤霞那换来的,准备给紫衣服食,消除嗜睡的毛病,所以一直等着她醒过来。

    “不知道是什么。”紫衣无辜的说道,然后看向了我的左右,看到惜君的时候,紫衣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看到媳妇的时候,紫衣顿时缩到了我的怀中,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可见上次在太青门给媳妇姐姐收拾了一次,还印象深刻。

    我连忙把紫衣扶好,跟她讲解起了幻妖丹的情况,说完后,紫衣当然是高兴之极,决定立刻就将丹药吃掉,并且马上炼化它。

    紫衣是我最大的助力,对家鬼而言更是如此,有她在,就相当于让家鬼有了惜君的吞神能力,吃下了丹药,紫衣坐在棺材上炼化起来。

    回到了天一道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我不想打扰弟子,所以直接在后山那下来,接着转道临时住所。

    大狗熊和黑毛犼都给媳妇收了起来,毕竟他们浑身天雷,打到谁都不好,唯有惜君和媳妇姐姐都没有离开,跟在我的后面,而刚下地走了几步,我就察觉到了几道气息从青天山那冉冉升起。

    最先发现我回来的是长孙德,这老东西跟幽灵一样飘在了青天山那边,直接看向了道门所在。

    随后几道气息相聚出现,我能察觉的就有何奈天,敖凤霞,不过现在我懒得去理会他们,觉得还是办自己的事情要紧些。

    当然,一些礼节性的话还是交代一下的,就传音客气了几句,说有什么事情,晚些会亲自上门再谈,这才让后山那头暂时安静了下来。

    “他们脸皮倒是挺厚的。”池天生带着丁辰等地仙全都过来迎接我,对这长孙德的行为作态颇为不齿。

    “好在天一道有苗小狸,要不然可真是不知这长孙德会怎样。”丁辰说道,看向了苗小狸。宏讽厅弟。

    “今天他还想闯我们后山,给蛆王逼退了。”苗小狸如今控制住了食髓蛆王,是天一道有能力叫板**境的存在,让大家对她推崇起来。

    惜君和媳妇姐姐都在远处站着,一个穿着天一道的道袍,一个穿着红衣,都很引人注目,但没人会在这个时候问她们是谁,毕竟眼下不是讨论这事情的时候。

    媳妇的容貌倾国倾城,而惜君也有自己独特的气质,但她们现在也有共同点,那就是不喜欢和别人交流,所以看到谁,她们都一副冰冷的样子。

    “嗯,我已经跟他们说了,稍后会去后山和他们谈谈。”我现在着紧的事情还有不少,不能天天陪着这几位扯皮,都想要好处费,不给就闹,这什么时候是个头?总要有个限度不是?

    而刚说完,后山一股猛烈的气息就飞向了这里,苗小狸皱起了眉,随后上百的食髓蛆就冲着这股气息飞去。

    长孙德站在了后山的悬崖上,看着一群的食髓蛆朝着他飞过来,拔出了泼天葫芦一阵猛吹,立即吹得食髓蛆东倒西歪,而看到苗小狸想要拿出食髓蛆王,他嘴里动了几下,就传音到了我耳中:“夏道友,怎么?连老夫都不敢见了么?老夫只是有点事要和你谈,你总不能时时刻刻闭门谢客吧?”

    “不是说好了一会再谈么?这么快就等不及了?”这老东西倒是不拘小节,但也要看我高不高兴不是?

    “此事换着是谁,也该等不及的吧?”长孙德冷笑道。

    “我去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说罢,就往后山奔去。

    长孙德看我到来,表情有些不悦,说道:“这趟地宫一行,夏道友太不厚道了点,既然我们北极仙门的宝物你借走了,总该给我点利息吧?何奈天也不见得给了你什么,你如此大力帮他昆仑魔仙,难道是打算羽翼丰满后和我们几大势力为敌?”

    “长孙德,扣帽子不用这么扣,这事情不是明摆着么?何奈天也不是没给我好处,我帮他的弟子渡劫怎么了?你要有弟子,我也给你渡劫好了,但你说我借走了你们北极仙门的宝物……嘿嘿,有证据么?”

    “世人谁不知道镇妖石和浑天罗盘都是我们北极仙门的?如今东西却在你手中,你还能赖掉?”长孙德不依不饶起来,随后撂下话道:“别忘了,天一道可未必安全。”

    “老匹夫,你敢!”我皱起了眉,这老家伙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居然拿天一道威胁我。

    “呵呵,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现在天一道成了众矢之的,没有我仙门的支持,其他势力就不会来了?我北极仙门屹立天地这么悠长的岁月,所背负的东西从来就远超你一毛头小子所能想象,如果我北极仙门放言在你这里放弃守卫之责,恐怕不需要我来威胁你,自然会有其他人来,届时还需要我来告诉你结果么?”长孙德背着手,一副自信的样子。

    我忽然感到身上一阵发凉,长孙德忽然不顾后山还有何奈天和敖凤霞,跑来这大放阙词,恐怕是有所依仗了,到底他从扛龙村回来后,又想出了什么高招?或者遇上了什么能够让他如今肆无忌惮的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