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4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一章:外客
    两个**境尸仙?!我脸色惨然,这可怎么打?一个就够我受的了,现在一下来了俩,这女尸仙对应良态度可不友好,恐怕实力还只强不弱,背着的那方盒子也有点诡异。如今**境的镇山老怪物跑出来溜达,全都各带一件镇山的法宝,好比长孙德的泼天葫芦,梅红羽的空芥环,这尸仙门怎么可能会不带?

    “周文萱,我本来是请贤王亲自来的,贤王既然忙于应劫派了你来,你就该帮我合力夺回法宝食髓蛆王,在这冷嘲热讽算得什么英雄?”应良有些不悦的说道。

    应良的食髓蛆王阴差阳错给我抢了,却引来了个叫周文萱的**境尸仙,倒是出乎我意料,只是不知道这女子要厉害到什么程度。这打扮以我看来,应是上千年的尸类了吧?千年老尸,早就该成精了。

    “哼,丢了食髓蛆王,你也真是废物,既然是戴罪立功。你先去试试这小子手段。不行我会再上。”周文萱并不打算冲动迎战我,而是让应良先来。

    可还没等应良过来,一群鬼仙中,很快又站出了三个连修为都看得朦朦胧胧的鬼来,等我目光扫过他们,他们全都面带邪笑,并且适时露出了**境的修为,这让我差点背过气去!

    到现在为止,已经五个**境的!

    “原来是你?应良,上次送了食髓蛆王给我。这次打算送什么?”我笑着说道。

    “哼!送什么?拿你小命!”应良怒道。上何双弟。

    “原来你也冲着我的祖龙气运来的,尸类就不能有点新意么?”我皱起了眉,故意把事情扯到祖龙气运上来。

    “应良,且慢着,凭什么这气运之子我们深海鬼族要让给你们?”其中一个**境的鬼仙冷冷的问道。

    “娘的,难道不该是我们尸仙门的么?他夺走了我们的食髓蛆王,由我们先夺回不对么!”应良顿时火了,他一个尸仙,当然不会害怕任何的同级鬼仙。

    “哈哈,说你这老货蠢。还真他娘的蠢,怪不得连镇门的食髓蛆王都给抢了,抢了就抢了,当时你都抢不回来,难道现在就行?我看是想要趁机夺走了祖龙气运吧?”另一个脾气看起来不大好的尸仙当场就呵斥起来。

    “什么鬼东西!?我应良从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我逮住他就只逼他拿回食髓蛆王!你们要杀就尽管杀好了!”应良有点百口莫辩的意思,但眼下确实还真没鬼肯信他。

    唐僧肉谁不想要,只要把祖龙气运的关系点出来,还不愁他们不闹矛盾,我一个三才境,他们谁心中不是想着能一招就杀了?到时候拿到祖龙气运的,当然是先动手的人,是以大家都不甘人后。

    “别说我们不信你,你同伴恐怕都不会信你能做到,还是让一让,要说有仇,这位冥仙比你的仇还大,他儿子便是死在这小子的女人手上,难道我还会骗你?”刚才说话的**境鬼仙又继续说道,随后把目光投向了最为淡定,看起来又像是首领的老鬼身上。

    这鬼身穿黄袍,双目半眯的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脸上看出花来,我自己也郁闷,这什么冥仙的什么鬼东西?倒是听得熟悉,那老鬼又说他儿子死在我女人手上,又是什么意思?

    “含血喷人什么?什么死在我女人手上?”我皱眉道,但刚说完,我就想起了全婵妤当时凭一把祖龙剑,一剑劈了深氦皇,那这冥仙,岂不就是那冥皇的老子?

    “呵呵……看来是杀戮成山的人物,连杀了你儿子的事情都记不住了,啧啧,后生可畏呀,冥仙,你看如何?”那穿着青衣的鬼冷笑的问道。

    “杀我儿,我必灭其族,简龙兄,你也不用多言了。”那叫冥仙的黄袍老头干巴巴的说道。

    叫简龙的老头嘿嘿笑起来,随后跟那脾气不大好的**境鬼仙说道:“玄灵上仙,尸仙门要夺祖龙气运,你又有什么打算?”

    “要么退步,要么,杀!”玄灵上仙是个女鬼修,七八十岁了,但还一脸的横肉,长得跟男人似的,她手中顶着一口铜炉,谁人一看就知道这老太婆不简单。

    “好!好!好!来!我看看你们深海鬼族给说得这么厉害,是不是真有那么强!”应良大怒,剑指着玄灵上仙,嘴角的皮抖跳起来,看来是气得不轻。

    “那可有意思了,我就说尸仙都是一些脑萎缩了的怪胎,现在看来真不差的,要战便来,光指着又个屁用!”玄灵上仙铜鼎往天上一丢,身影闪现就到了应良的身前,一掌就打了过去!这一掌看起来普通,可忽然间就风沙遍地,俱是从那口铜炉吹下来的,风沙似乎还带有腐蚀性,地面的绿草植被给这么一吹,全都枯萎起来!

    应良大怒,身体和灵魂立即一分为二,肉身劈了数十剑,而魂体上天连忙去破铜炉!

    下一刻,黑气沸滚如漆,打得所有人都不断退后,应良的能力可圈可点,玄灵上仙则有宝物在手,双方你来我往,这一招斗法,显然各自都吃了暗亏,那就是仙气的消耗。

    “呵呵,区区外来客,难道还想反成主人?”看两位打起来,周文萱也是大怒,手指并拢,随后念起了咒语,而背后那方盒子立即抖动起来!

    一看这周文萱要动手了,冥仙冷冷河道:“周道友,你敢用这口毒云柜,我便真不客气了!”

    “冥仙,我也未必是真怕了你的鬼幡!”周文萱根本不打算示弱,继续捻着手念咒。

    冥仙大怒,当即在腰间那拿出了一卷布,大手一晃,周围顿时阴风阵阵,吹得我脸上发凉。

    敌人大神内讧打架,我当然乐见其成,就站在那冷冷看着,然而双方来往了两三招,后面长孙德和梅红羽就回来了。

    长孙德一看尸仙门和鬼仙门打起来,当即怒道:“都住手!大家都是一伙的,何必为了这个事情大动干戈?冥仙道友、玄灵道友、龙道友、应道友、周道友!我们来这里无非两个目的,一是破天一道夺祖龙气运的,二是夺引凤棺偷渡上界的,不是来这里搞内讧窝里斗的,还望好好思虑下,免得为人所趁!”

    “趁你个大头鬼,长孙德,这祖龙气运不是你自个传出去的消息么?你其实老早想着要大家起争端吧?还真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呀,但这么老玩着贼喊捉贼,渔翁得利的计谋,还能拿点真本事出来不?不过也是,北极仙门现在都堕落得剩下你一光杆司令了,正愁别人怎么内讧打光后和你平起平坐吧?这么用计倒也有是迫不得已呀。”我当即把长孙德拉了进来。

    “你!臭小子!你莫要含血喷人!”长孙德一听,顿时气疯了。

    “其实先不管大家信不信,但我说的至少一半是事实吧?你们北极仙门都差不多就你一光杆的仙门了,现在两仪境和三才境、四象境几乎齐根断掉,最近虽然一炉五行飞升丹又稍微让你们北极仙门回过神来,但也是杯水车薪吧?山门还给打没了,你们现在住哪?住的是我天一道后山吧?嘿嘿,你不说别人心里可能还犹疑,但给我提起,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对吧,长孙老儿。”我戳破了长孙德仅剩的那点面子,更是让长孙德脸红起来。

    这老头平日不是在山里炼丹就是修炼,哪有我口舌凌厉,给我一阵抢白,顿时哑口无言,北极仙门给打灭是事实,大家都知道,但他还非要装成依然牛气哄天的样子,那就是自己不对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