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4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屏障
    周文萱看向了长孙德,不禁皱起了眉,之前长孙德住我天一道是事实,现在大家闹得内讧,也是事实,祖龙气运之事。**境都将信将疑,谁知道是不是有心人在那摆弄谎言,引得大家内斗?当即她就喝问起来:“长孙道友,这么说来,不厚道的可是你呀……怎么把这祖龙气运的事传得沸沸扬扬,难道真是为了我们仙门之间共同内耗,打熬成你们北极仙门的程度?”

    “周道友!连你也不信老夫?而是信这小兔崽子?”长孙德怒极反笑,面色有些难看了,表情里还是一副连你也是蠢货的样子。

    “长孙老儿,我可什么都没说?公道自在人心吧?”我耸耸肩说道。

    这一讽刺换平时也没什么,但现在正碰上大家无处发火的时候,当即周文萱就道:“长孙德。你也不要倚老卖老,我们信不信你,还不是自己说的算?别拿这孩子说事,难道我们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的智商?”

    “呵呵……”长孙德冷笑起来,还想说什么。结果这表情顿时让周文萱无名火几乎烧到了脑门上。原本已经念好咒语蓄势待发的毒云柜,顿时打开了,轰的一声,一窝的毒云就这么涌了上来,把周围全都覆盖在了其中!

    细看之下,这毒云也不知道什么构成的,反正和玄灵上人那铜炉差不多的东西,遇到什么都能毁得一干二净,这些仙家,尽是玩弄些邪门阴毒的东西。而毒云又和铜炉里的沙子不一样,它更加的好控制,周文萱惨白的手一指,顿时就冲着长孙德飞去了!

    长孙德恶毒的瞪了我一眼,只能拔出了葫芦的盖子,放出了泼天的风雪,以法力对拼周文萱,一个毒云,一个冰风,两位顿时斗得风生水起。

    惜君早就到了这里。看到我逞了会口舌,就引得一群的**境打成一片,顿时是两眼放光,觉得看了好一场热闹。

    她的到来,也让一群鬼仙和尸仙注意上了,我当即对她传音入密道:“惜君,你先回天一道防御,不要让人攻破青天卷,里面就你是最厉害的,大家都等着你保护呢,我一会就进去。”

    “哦,那你小心点。”惜君已经好久不叫我哥哥了,不过算了,她毕竟长大了,可能感觉这样尴尬吧,由着她也罢,现在又是**境了,看起来脾气是成熟了许多。

    惜君说罢,立即张开了翅膀,嗖一下就钻入了青天山中,我则仍然在山门前面面对着团团围捕,而简龙也很快追着惜君进了山里。

    冥仙那老头正在看着我,犹豫要不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抓我,但因为怕给人说成是想得到祖龙气运又不敢动手,而应良和玄灵上仙打得火热,长孙德因言获罪周文萱,这微妙的平衡,确实让我有种走在钢丝绳上的感觉。

    敖凤霞和何奈天和鬼门门主梅红羽一路打过来,看到这境况也傻了眼,仙级的修士不打就算了,一打起来要想和好如初,那可也不容易,都生怕自己收了手,对方却还死命轰一招过来,到时候可真的完了。

    我动了动嘴巴,传音入密给了何奈天和敖凤霞,两位面面相觑,而何奈天反映很快,就说道:“长孙道友?事发了?”

    “什么事发了?!”长孙德大怒,气得是七窍生烟。

    “就是大家商量的事呗!”何奈天一边说,一边开始拔出了昆仑剑,朝着周文萱劈过去!

    周文萱气顿时不打一处来:“长孙老匹夫!何奈天!都给老娘死一边去!”

    骂完,周文萱獠牙都冒了出来,立即招了毒云,分出一半去迎击昆仑剑!轰的一下,两件宝物碰撞在一起,尘土飞扬,毒云腾腾,把周围炸得乌烟瘴气。

    “夏一天!你敢在这动嘴皮子煽动人心!找死!”不明真相的是不少,但像是梅红羽这等阴险狡猾之辈也不是没有,她却是明白一切事情起因,毕竟祖云都在她手底下做事,有些事要比其他修士知道太多,好比对我的了解。

    当即她使用了空芥环,伸手就朝我抓来!

    我不敢迎击,这**境的老怪物,随便碰我一下都能杀了我,当然逃得越快越好!嗖的一下,我就飞入了青天山,而那梅红羽当下也追了上来!

    “梅道友!你这是做什么?要抢祖龙气运?”敖凤霞适时的怒道,而一旁还看着情况的冥仙也忍不住了,一声断喝就跟着踏云追来!

    梅红羽虽然愤怒,但仍然按捺住心态,平静的说道:“冥道友,这是何故?我岂会是抢祖龙气运?我只是要抓这小子,给大家个交代,此子我是知道的,巧舌如簧,最擅长置死地而后生,我数次派了弟子追杀他,每次皆给他逃过一劫,本来还抱着是给弟子增加见闻,吃点亏往后能聪明点的打算,却未曾想反而给了这小子鱼跃龙门之机,如今尾大不掉,自己对付起来也委实难缠。”

    “呵呵,梅道友,你想要杀他,我也有这决心,但祖龙气运之事又不可不查,要不这样……如果道友不是要抢祖龙气运,只为了要他小命,那一会我们俩谁能将他捉拿,皆给我击杀了如何?也好还道友一个公道,到时候引凤活棺,我既有祖龙气运,就不去打扰道友飞升了,你看可好?”冥仙那老家伙也是老谋深算之辈,当即就把自己想的事直言说了出来。

    “看来道友还是不信我呀。”梅红羽皮笑肉不笑,心中怕连冥仙八代祖宗全骂了一遍了。

    “咦,我怎么会不信?只是想要确认而已,梅道友,既是不愿,难道只是忽悠我?”冥仙顿时表现出不悦的神情。

    “夏一天,你这招委实是高招,嘿嘿,我可是佩服得很,怪不得连我家小全姑娘都投你去了。”敖凤霞传音入密道,我听罢差点没摔了个跟头,不过回过头,发现不止是他们三个**境的追上来,刚才后面还打得欢的一群全都追进了青天山!

    天一道藏在了青天卷里,青天卷就成了护山屏障,现在我逃了进来,顿时青天卷的压力也大了起来,这里景色到处都在转换和移动,好几次我快要给追上的时候,青天卷硬生生又把我转换往前好远,我对老祖婆的本事信得过,既然她不单算让我进们,我也只能是带着这群**境仙修兜圈子而已。

    内讧只能是一时,深海鬼族也都看着我身上的祖龙气运,我一进山,他们当然要追进来,谁会想着要拱手让人?上何女技。

    尸仙门对祖龙气运也很有兴趣,丢了食髓蛆王,如果得到祖龙气运,那就是大杀器级别的,也不想白白送其他人了,关键都认为我好对付。

    唯一想要纯粹杀我的就是梅红羽,这老太婆是周璇的师父,心机毒辣, 想的又是另一个层次的东西。

    何奈天和敖凤霞消耗不小,这趟是亏大了,但他们愿意把宝压在我身上,所以我才能撑住一时半会,十多位**境地仙,还带着一大群近百的仙级修士,就这么围着青天山以各种目的追我,我也不知怎么甩开他们好点。

    老祖婆他们也不是没有什么打算,不一会,食髓蛆王就带着一群的食髓蛆嗡嗡的来了。

    我也努力想着该怎么解决现在的情况,毕竟光凭借食髓蛆王,还不足以对抗这些老家伙。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轰隆隆的声音从下方山脉、湖泊、溪流那传来,整个青天山都震动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青天卷完蛋了,可忽然的,又有一道黑影从河底下窜了上来,一口就把好几个仙级修士吞入了腹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