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5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蛋壳
    我还深切记得那黑瞳的可怕,当时我以非地仙的实力,给它这么一借身,连两仪境都是被碾压的下场,现在瑞泽哥给借身,会发生什么事?

    “姗姗!快启动大阵!快点!”我皱眉说道。韩珊珊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但本能的无条件就启动了护山大阵,轰隆一声,原本就半启动的大阵立即就闭合起来!

    里面能看见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这我还是知道的,瑞泽哥看到大阵启动后,果然愤怒不已,大吼一声就扑了过来,一剑劈向了大阵!

    爆炸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弹飞了出去,撞得地面整个塌陷了好大一块。这才汀了身形,站起来后,他忽然的抓狂起来,时而咆哮,时而扭曲身体,看得人心惊肉跳!

    “天哥。让我出去!”郁小雪担忧的说道。然后脚步一抬,身后立即出现两扇无形翅膀,离铉箭一样冲了出去。

    韩珊珊看向了我,我除了点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让郁小雪出去,而我自己,同样也飞出了大阵,紧跟我而出的还有惜君。

    “惜君,你来做什么?”我好奇的问道。惜君暂时不愿承认瑞泽哥和郁小雪的情况,但刚才肯定看到了郁小雪展现的翅膀,难道因此产生了出来的心思?

    “我来保护你。”惜君目光始终在我身上,看来我是想多了,在她自己不承认之下,无论什么事情,恐怕都无法影响她。

    “杀!哈哈……杀!”瑞泽哥双目漆黑,浑然忘我,持剑在那乱挥,而黑龙的漂浮在他附近。正双目有些惊讶的俯视他此时的境况。

    龙魂御身已经解除了,毕竟御身状态和黑瞳附身合二为一太过危险,恐怕还不止是七星境的实力,到时候瑞泽哥控制不住情绪跟刚才一样,那怕是一场浩劫都说不定。

    “瑞泽!”郁小雪大声的叫起来,随后拿出了一张符纸,快速画上了咒符,朝着夏瑞泽打去!

    结果夏瑞泽冷笑一声,一剑就把符纸劈成两半,不过符纸可不单单是这效果,给劈开后,立即化作一阵青烟,扑向了夏瑞泽。

    “夏瑞泽!你还不快醒醒!想起自己是谁!”郁小雪低声说道,而青烟也跟着发挥了效果,形成了一圈圈的光环,侵入他的身体。

    我猜想那是一种关于回忆的法术,以自己的记忆浓缩入纸符之中,传导和引来被施法对方的记忆,最后恢复原样。

    这种法术对付一些失心疯的人无比的有效,只是不知道对瑞泽哥如何,倘若没有办法,这段记忆,怕郁小雪就白白丧失了,毕竟记忆不是白来,从你那抽去,也就从你这消失。

    瑞泽哥忽然不再挣扎,而是低头轻笑起来,随后道:“呵呵,这些记忆,倒是不错的东西,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这小妞和我的本体玩得很快乐嘛……不过,帝皇……可不会需要这些东西……他需要的,只!能!是……我!”

    夏瑞泽抬起了头,那双漆黑如渊的双目,恍如九渊中爬出恶鬼的双瞳,那种邪恶,连我这久经血战者都不禁惊悚:“小雪!快逃!”

    郁小雪愕然的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入了魔,怔怔不知这么办好,她不过混元境罢了,反映还是要慢一拍,夏瑞泽动的时候,她居然还愣在那儿!

    我脸色惨然,嗖一下就冲过去准备救人,但夏瑞泽的速度比我还要快,那把剑,绝对会在我的逍遥行之前,戳入郁小雪的心脏!

    “哼!不过一双鬼瞳!”

    就在这个时候,惜君的金色翅膀猛然间就展开了,她**境以后,速度更加的快,我两眼几乎捕捉不到她的身影,就在我快要到郁小雪那儿的时候,她已经把人救了出来,并且飞上了空中!

    而黑龙吼了一声,立即拦住了黑瞳继续下一步的行动:“喂,你快住手了,瑞泽不是皇帝,不会跟你那么想,我支持现在的他,你也老实点吧,别再折腾了。”

    “黑龙,这不像你说的话,我就是皇帝,他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当年我既然能夺取大半的天下打到皇的眼前,现在也同样能!”夏瑞泽看着黑龙,缓缓的抬起黑剑:“如是我的伙伴,就莫要挡我,你知道只有杀伐果断,踩在敌人的尸身上走过,才能达成当年我们的约定!”

    “这可说不定,当年你是帮了不少忙,也获得过我的信任,倘若换成当年的我,或许我这就让开,由着你来杀死这孩子,但自几百年前我堕入这凡尘,经历了无数的事情后,我倒是觉得或许当年没有你,可能会更好呢?”黑龙低声的咆哮着,并不打算让黑瞳杀死郁小雪。

    “呵呵……黑龙,你这是背叛,别忘了,你当年还是一头小家伙的时候,我就由我将你带大,今天你居然敢反抗我?”夏瑞泽冷笑起来,似乎有些不相信黑龙会真挡在他面前!所以,他向前走了一步,那把黑漆漆的长剑,已经指着黑龙的鼻子。

    “简单粗暴,有时候对待某件事可能很有效,不过,有时候却会起反作用,当年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和黑龙到底怎么回事,也不是我关心的,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封印,你也该安静的想一想了,温和的做法未必不对,既然你附身了他,何不看看他记忆深处的东西呢?或许他也有着你所想不到的想法,你觉得呢?”我劝诫道,这黑瞳的实力太过厉害,而且目光之毒也难以想象,我并不敢真把他激怒了。尽弟。

    “夏一天,我倒是挺看得起你的,就是可惜你却不是我的本体,要不然和你同心戮力,世间随我们纵横又如何?皇图霸业又何愁不成?”夏瑞泽黑眸死盯着我,但最后却又冷笑摇头:“但这不过是幻想罢了,因为唯有你没这机会,你自己想想,一界气运加身,本身就是限制你上界的始因,如果不是看穿这一点,我倒还真不介意夺舍你,以我为主,你为次,到时候打上上界,统治一界也未必不可。”

    “哈哈……为何不试试夺舍?”我心怀鬼胎的说道,实际上我可是坑了不少大神,如果再坑了这黑瞳,那可真是爽呆了。

    “哼,夏一天,你太看得起你替身鬼蛊了,你那点伎俩,我不是不知道,罢了,你要保这女娃,那我就不杀了,我自知斗不过你一肚子坏水,免得引出了祖龙,我落下一身骚……黑龙,既然我回到了本体,那就会打上上界,咱们的约定还在不在?你跟不跟我走?”夏瑞泽收起了长剑,似乎又改变了主意。

    “约定还在,不过若是你太过分,我宁愿另择他人,夏瑞泽如何了?”黑龙有些担心的说道,一段时间的相处,它和黑龙、郁小雪都产生了友情,当然不想让他们受到伤害。

    “他很好,不过暂时睡过去了,你大可放心,对我没有利的事我不会去做,你我一起合作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我的性情么?”夏瑞泽冷漠的看着黑龙,黑龙瞬间沉默了下来,看向了郁小雪,随后看向了我。

    “我说,你知道下一步该去做什么么?确定没忘了什么东西?好比你怎么上界?上界了能干什么?继续行你的霸道?继续一力降十会?把挡在眼前的人全杀了?那遇到自己杀不死,打不赢的呢?就跟以往一样,以蛋壳之躯撞过去,然后变成蛋黄回到这里?”我冷嘲热讽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