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5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取缔 为‘林鸿志’的皇冠加的第五更
    “老祖是谁?”我很好奇叫‘老祖’的人是谁,不到那能够命令所有仙门,而且用我的剑来起誓灭我,这简直有些说不过去了。

    “老祖就是老祖,雷霆海的祖星海,号称天下第一仙。陆地神仙中的神仙!地上地下所登录的六大仙门,虽然不是都要听他号令!不过若不听命,自然会有其反制的手段,久而久之,呵呵,大家也就没有异议了,雷霆海之所以能够在**以上修士中有足够的威慑力,大半就是因为有他的影响,要不然祖龙剑之事,可没那么顺利就去了那边。”何奈天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把这事情揭了开来。

    “星海老祖,有号令星海的实力。夏道友,你可不要有任何小瞧,我虽然未曾有见过,不过长辈可都是嘱咐过的,除非他们专门去否定,否则雷霆海传下的命令。皆不可违背。否则,那就是我妖仙门要覆灭之时了!”敖凤霞倒吸一口冷气,然后说道:“传说这星海老祖活了有数百岁了,却长得如少年一样年轻,也有人说,那是个青年,总之,妖异之处无人可以想象,异端邪说,更可见其神奇。”

    “既然是这么神奇。那各位的长辈,难道没有嘱咐过不要和我来往,应该听命这星海老祖?”我拿着两块蓝色的屠仙令,面对两位**境的修士,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星海老祖的实力那么庞大,足够了,至少也要给我们妖仙一些生存空间吧?不要看那雷霆海似只占了一隅,实则无形魔爪早就伸向世间各处,天下汹汹,总有持不同意见者。何道友,最近你们山外山的那些老前辈,怕也有些坐不住了吧?明修栈道的暗接牌子,背地里可不大听话呀……”敖凤霞淡淡的笑道。

    “敖道友,彼此彼此嘛,你们妖仙门这次好处占得也不少,仙山瑶池那边,恐怕早就算好了吧?各出奇谋而已。”何奈天耸耸肩,一副大家都是如此,心照不宣罢了的神情。

    敖凤霞笑而不语,反正就是不说破。

    “星海老祖……祖星海,那和祖云有什么干系?”我忽然想起了四处蹦跶都没事的祖云,该不会这祖云是这祖星海的什么十几代曾孙什么的吧?

    “这……有这么一号人物?我却从未听说。”敖凤霞沉吟后说道,对我的问题,也算是认真对待了。

    “祖云……倒是耳熟的很,只是我也不曾听说这祖云和星海老祖有什么关系,不过这星海老祖子侄什么肯定也不缺,到了这程度,认个孙儿小辈的随意得很。”何奈天捻八字须笑道。

    “倒也是,只是这姓氏有点少,我一时联系了起来,既然没什么关系,那就算了。”我哑然失笑,想来不会这么巧,天下仙修不知多少,两位联系起来的几率不会太高。

    “天一道的位置尴尬,未经登名造册,横空出世,势必引来诸多势力的倾轧,这世界太大了,各门各派盘根错节,有人统一,就有人会管理,说不得就要取缔了你天一道,不过也不是只有雷霆海能发声,偶尔也要让我们山外山露露脸吧?最近这雷霆海越来越霸道了,有了祖龙剑,真以为点到谁的名字,谁就要站出来应诺了。”何奈天冷笑起来。

    “山外山有不亚于雷霆海的底蕴,地仙起源便来至昆仑山,这一点毋庸置疑,雷霆海不过是出了个星海老祖,凭什么一杠祖龙剑就让天下群仙伏首?”敖凤霞也不提她的仙山瑶池,反正横竖也是不服,先把号称地仙起源的山外山拉出来溜溜充充场面再说。

    何奈天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不过抬首微笑,可见这话是十分的受用的。

    我和两位门主正说着话,对面一使者果然就来了,表情冷凝,但面对数百诸仙,也是脸色有些惨白,这传令之事,实在也是不好当,稍微触动对方老大,没准一道雷霆劈下来,自家就灰飞烟灭了。

    “呵呵,是你呀,陈哲,你家的恩师好久不见了,今天他自己不过来找我说话,点你过来作甚?”何奈天虽然面带笑意,可话里面可不大高兴。

    “何前辈,敖前辈,你们也是我的长辈,我的陈哲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但后面说道的事情,恐怕前辈们或许不乐意去听,不过晚辈还是要说下去的,毕竟师命不可违,我也有大义在身,不得不言……”陈哲拱手就说道。

    “哼,就知道你来就不是说什么好话,也罢,我就听听,你小子想要说什么!”看到对方低头,并且好说歹说说了一大堆的道理,何奈天也不得不耐着性子听一遍。

    “有话快说,不过,说话要注意些,两军交战不杀来使,但留下个爪子什么的事,在历史上可是屡有发生,你小子可别当我开玩笑了。”敖凤霞表情带着凝霜,现在两军对峙阶段,大家都紧张得不行,所以偶尔的暴力,能激起自己门下妖修的嗜血残暴,到了大战的时候,士气会压制住对方。

    “敖前辈说笑了,我也不过是带个话,并非是有意挑衅两位前辈,这样吧,这里有师父给的一封上面来的书信,晚辈这就挑几点重要的说上一说,大家也好照个面,免得到时候有些什么不明白的。”陈哲谄笑起来,随后从怀中摸出了一张卷纸,哆哆嗦嗦的展开,说道:“经过诸仙门的研究,如今天一道未经过仙门的决议,就乱用天下气运,扰乱寰宇治安,败坏了仙门的规矩,现如今予以取缔,由各大仙门分别平等接手,而天一道的匪首夏一天,则捆缚雷霆海,若有反抗,当场格杀,而……而……”

    “而什么?”何奈天眼皮跳了一下,我则冷笑看向了这陈哲,这小子不过三才境,实力稀疏平常,怕就因为这个,他师父才将他派来的。

    雷霆海要的把我捆缚雷霆海,并非是去了就能饶我一命,而是去到那再杀,也好把祖龙气运抽取出来,大家也就没那么麻烦,不会因此而争夺,这也是大家经过之前内讧后,防止有人故意策反而定的决策。

    “而若敢于包庇纵容天一道者……将定为……定为同谋,天下共……诛!”陈哲说道后面,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最后一个字。

    “呵呵……好呀,这下诸仙门不知道都是哪个仙门了吧?是不是不包括我们昆仑仙门和瑶池仙门呀?”何奈天脸皮一抽,表情愤怒,本来细细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瞪得陈哲脖子连忙一缩。

    “也是,看来六大仙门的里已经没有我们瑶池仙门了,要不然怎么我没听过有这决议?”敖凤霞嘿嘿一笑,平伸出了手,霎时间光线一簇乍现而出。

    “这都是长辈们商量的!两位前辈,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呀!”陈哲大惊失色,结果还没的解释通,嗡一声,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掉了下来!

    那陈哲惨叫一声,额上全是冷汗,鲜血哗啦从手臂中飙出来,但却不敢动弹去捡断臂。

    对面的群仙顿时群情激愤,叫骂声不绝于耳,不过敖凤霞完全无动于衷,露出了萧杀的冷笑:“滚!再迟一秒,死!”

    陈哲如释重负,捡起了断臂飞似的逃了,阵前挑衅已经用行动说明这次的谈判破裂了,所以两边都发出了喧嚣的声音,妖仙门见了血,自然是叫得最响的,而昆仑山魔仙更是呼声连片,数量最多的天一城的鬼修和天一道地仙都呐喊起来,两拨势力的战火,一触即发!

    “杀杀杀!天一道的毛崽子!纳命来!敢动我北极仙门!我今日让你们人头落地!”上名岛弟。

    “还不将他们杀光!更待何时!杀呀!”

    本来还算宁静的天一城后山,此时此刻一片的喧闹,激进的言辞愈演愈烈,大家顿时拿出了法宝,下一刻怕就要把天一道的血染红黄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