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5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绝门
    梅红羽回过头,悲凉的看着前方一片平摊如同抛光过的土地,两眼猩红得没有半点白色:“夏一天,今日你杀我鬼仙门数十弟子,他日我必灭你满门,你的伙伴。你的战友,你的一切!都不会再剩下任何一人!”

    看着她只剩下上半身,下半身已经尽数给毁了,样子很是骇人,我脸色沉了下来:“梅红羽,失去了空芥环,下次你没那么幸运了!”

    “怪不得老祖都要杀你,气运之子,果然是逆一界气运之存在,今日受此灾厄,他日必加倍偿还!”因为宝物的特殊性能,梅红羽凭借空芥环逃出来。但半幅躯体也给压毁在了困兽笼中,镇妖不是说笑的,里面无论什么东西,全都要毁于一旦,梅红羽**境直接打落几层境界,看着就知道她不具备战斗力了。撂下狠话。她立即狂飞离开,一刻都没停!

    看着李庆和全婵妤都愤怒的打算追击,我伸手制止了他们,再追下去,也不知道还剩下几个人回来,眼下我实力又掉到了混元境,绝无法对抗对方!

    死伤数十人鬼,换来对方上百的死伤,按照数量来说做得是划算,但按照情感而言我亏得一塌糊涂。

    王元一和张小飞都抹着泪花。天一道我不常待,但死去的仙修中,却有好多他们新认识的朋友,连带新加入进来的原散仙朱开林和苏文柔也脸色惨白,面对这场决战,情感有些难以接受。

    “大战残酷,竟如斯地步。”苏文柔叹了口气,而其他散仙虽然躲过一劫,但也心有余悸。

    “若不是镇妖石发威,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夏一天,你又再次逆天了,呵呵。”朱开林惨笑道。

    “一天,你看!前面的敌人好像退了!”全婵妤忽然的说道。

    我看向了前方,以长孙德带头的大军因为镇妖石轰杀了上百的仙修,全都一哄而散了,让前方的战场也平静了下来,毕竟梅红羽都逃了,其他人自然就不用说了。

    敌人要逃了,可没有任何人去追,这不是军团混战,逃走的可都是仙级修士,无论怎么追击都有可能会反胜为败,大家都很冷静的跟在首领的后面,朝着我这边过来。

    黑毛犼叼着一个手环,从镇妖石压过的平地中跑来向我邀功,我接过了手环,这就是梅红羽赖以自傲的空芥环,但我却并没有太过高兴,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宝物换取所有天一道、天一城等门人的生命,可显然不能。

    老祖婆回来了,但身后跟着的鬼仙和地仙却少了很多,我心中一震,快速的过去问起来:“池老和丁老呢……”

    “一天,他们都陨落了。”老祖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些都是她的老伙计,她比我还难受,不过因为度过无数风霜岁月,她变得很是冷静。

    我两行热泪淌了下来,既然是陨落,那就是神魂具灭,在仙级的大战中,这是常有的事情,也是陨落的正确解释。

    “想不到……池老、丁老……居然……呜呜……”李庆和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忽然就蹲了下来,哭得跟个孩子似的,池天生是天一道的王牌了,一个四象境的老修士,也是大家最为敬仰的地仙,平素里对人十分的和蔼,因为长得跟个厨子一样,大家都对他莫名的有好印象。

    而丁老更不用说了,虚无剑和逍遥步,现在已经是入门仙级的天一道弟子必学的法术,大家对他的尊重,远不是一般地仙可比,他的牺牲,恐怕会让很多人一段时间萎靡不振。

    “呜呜……怎么会……”张小飞抹着泪花,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的时候了,离别之时,方恨平日聚少离多。

    大战消耗,让天一道失去了很多,好些老前辈的死去,都让我无尽的缅怀过去,到底天一道创立,是为了什么?本来不该是为了给修道之人谋取一方净土么?怎么会陷入如此争端?怎么会引来战争?

    我默默的走在了印出‘镇妖’的平地上,面色惨白如雪,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想起了南宫师叔,所以看向了她,她这次没有带李君敏来,却带了王昌和和裘不凡来,可等我看向她的身边时,脸色顿然的凝滞住了,原本应该站在她身边的王昌和和裘不凡呢?

    “陨灭了,死在了**地仙之手。”南宫师叔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远远的入密传音给我。

    这一瞬,我再次陷入了自责,想起当年那站在藏书阁中意气风发的老者王昌和,还有曾经的剑派鬼仙裘不凡,我心中怅然,一朝成仙,一朝陨落,就是这么残酷。

    “回天一道吧。”我叹了口气,看着阴间灰蒙蒙的天空,平静的说道,但却给远处的一阵哭声又拉去了目光。

    “呜……阮玫,我们回去了……”孙重阳披头散发的蹲在地上,哭得眼泪鼻涕一起冒出来,这天下第一的帅哥,想不到也有这一面,听说阮玫死了,那是他的红颜好友。

    惜君面对消失的昔年伙伴,同样落下了眼泪,但她表情依旧,始终没有哽咽出声,痛在心中,却难以表露。

    我走了过去,把他拉了起来,尸仙有很多,但都是混元境的,所以我方才关注并不多,我恍然若失,几乎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他们的修炼不易,成型更不易,而阮玫就是少数几个勤于修炼的尸类之一,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她就这么陨落在了这场决战中,看着孙重阳精致的双手捧着碎裂的大板斧鲜血淋漓,我眼中泪光流入心海,惊涛骇浪。

    我回去怎么和暖暖交代……她把阮玫送到了战场,我却将她葬送在了这里保护我,往后谁来保护她的安危?我心中难受极了,但何奈天和敖凤霞的到来,让我把刚涌起的眼泪又收了回去。

    “夏道友,我们损失很大,但对比他们而言,也算是少的了,这次的决战,可能也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我们赢了,或许后面的和谈会轻松一些,至少四大仙门不至于再敢把我们看低了。”何奈天虽然没有笑出声,但可见他眼眉间是带着一丝精芒的,能以如此实力拿下这次胜局,着实不易了,我却不能在这个时候打击他们的热情。

    “多亏了你的镇妖石,还有诸多道友即便牺牲,也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这次胜利不易,他们的牺牲,也换来了余下人的生命,夏道友,我知道你损失了不少的挚友和伙伴,然而,道就是这么无情,天底下没有不牺牲就到来的幸福,还望节哀顺变吧。”敖凤霞似乎看到了目光中的那股寒意,知道我现在不大高兴。

    “那两位道友觉得,这一战后,我们应该怎么走下一步?”我平静的问了起来。

    “这……”敖凤霞不知我的意思,犹疑了一下看向了何奈天。

    何奈天手指勾着放在了下巴处,看着我的目光,他也看出了我的愤怒,所以表情已经收敛成了严肃的一面,但他毕竟是一门之主,总要以对大家有利决定作为优先选择,所以很快就道:“夏道友,可能我的决定会让你不高兴,不过以你现在掉落到混元境的情况,还有大家损失巨大的境况,和四大仙门和谈,恐怕是最好的出路了……你觉得呢?”上名见巴。

    敖凤霞是七窍玲珑的狐狸,当然知道我现在杀意沸腾,所以就说道:“何道友所言极是,我们当然是以和谈为主,渐渐消耗他们的实力,等到夏道友实力恢复,我和何道友的所有的门人弟子一到,纠集上千的仙修,必然是毕其四大仙门于引凤棺一役,杀得一个不剩,夏道友,你觉得如何?”

    “呵呵,和谈我看不必了,他们不是要杀我么?不是要祖龙气运么?不是要开活阵夺引凤棺么?好呀,我一个人在引凤活阵那等他们,来一个,我让他们死一个!来一双,我便让他们死一双!直到他们仙门死绝!”我冷笑起来,随后面对我身后的所有人:“天一道的所有人,天一城的所有鬼,谁都不许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