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夺物
    我抬起头,发现头顶上已经无数的群星闪耀,我不敢动弹,因为能清楚看到这些群星和地面刻画的阵法以一道道细小如同发丝一样的能量连携在一起,恐怕我稍微离开我现在站立的圆圈,就要承受可怕的攻击。

    “怎么?不用缩地术?为什么不用?”简龙这老儿捻着胡须。手中拿着一个圆形的脸盆,这脸盆上端着一锅闪耀光辉的水,让我脸色也不禁沉了下来,谁都知道现在的情况不能动,周围方圆十数里,全都在包围圈里了。

    惜君很快也下来了,但她刚落下时果然触碰到了错综复杂的细丝,眨眼的功夫,轰隆隆的一声,星辰光芒就轰落下来,惜君措手不及,直接给炸飞了出去。而倒飞时再次承受了十几道可怕的星网攻击,落地时已经浑身是伤!金色的血液低落在地上,灼烧起来。

    啐了口血沫,惜君脸色苍白无血,似乎伤势不轻。

    “呵呵,看来不需要你来回答了,妖凤已经替你回答了这个问题。”简龙冷笑的回应,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一言不发的玄灵上人,以及**尸仙周文萱、以及只剩下半幅身躯的**鬼仙梅红羽。

    不单单如此,仙修的增援依然不断,连长孙德也从很远的范围外飞奔而来,站在了简龙的身边:“嘿嘿。简道友果然本事不小,这件镇海法宝天海一线,堪称深海仙族的至宝了吧?”

    “长孙道友谬赞,长辈的宝物,使用次数有限得很。限制也颇大,要集合天罡地煞一百单八位仙级修士方能施展,困人没问题,但攻击却还是低了一个档次。”简龙也不敢托大,手指在水盆中拨动了下,忽然那些细绳全都往惜君那搅去!

    惜君皱起了眉,吐出了天凤珠,准备烧尽一切。

    “惜君!快回来!不可力敌!”我连忙拿出了引凤梧桐枝,让处于包围网的惜君立即回来。上纵叉巴。

    惜君怒视了一眼简龙,抱伤而归,这次是她第一次以**境的身份受伤。可谓是愤怒至极了,但她能够听从我的命令,让我很是感动,换成之前,肯定早就发飙了。

    “夏道友,本事果然不小,只是几句咒语的功夫就救了这妖凤。”简龙冷笑起来,随后说道:“那你打算怎么逃?为了针对你的缩地术,我可做了不少充分准备,要不我们斗斗法如何?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天海一线。”

    这天海一线应该还有别的什么功能,至少不是我能够想象的,眼下动用了上百的仙修,应该不是缩地术能轻松逃离的。

    “不跑了,就是不知道几位兴师动众的备拿我怎么办?”我皱起了眉,开始研究这密密麻麻的东西,细细看了一眼,顿时心中发凉,细微的天海一线移动速度超乎想像,基本就是光速了。

    而我的缩地术结束的时候,恐怕它立即就能缠裹过来,毕竟缩地术也是要时间的,这天海一线似乎不用,只要简龙撩拨到哪,哪就遭殃。

    “不逃了?”简龙有些意外,但很快就笑了起来:“倒也聪明,那夏道友是打算交出活阵的钥匙呢,还是现在就死在这里呢?”

    “呵呵,真真是笑话,活阵你们见过吧?我就算把血云棺给了你们,你们还知道怎么玩?”血云棺就挂在我的身后,王胭虽然还在修炼,但要召唤她一点都不难。

    “夏一天,怎么我们就不会玩了?血云棺我摸的时间可比你久多了,故意给了你拿去折腾,现在到了开棺的时候了吧?还不快快还回来?”又是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传来,引得我不禁看了过去。

    一身白衣的鹤发老者站了出来,正半眯着眼看着我,皮笑肉不笑,可谓是恨极了我才有这表情。

    “祖云。”我表情冷凝,这家伙给李断月剑丸透胸,逃走后不知所踪,现如今果然成了鬼仙。

    现在他修为不过三才境,在这群五行、**仙修的面前,也不过打酱油的料,不过无论怎么看,似乎现在都成了狗头军师的角色,地位不低。

    看到祖云又出馊主意,我心中当然难掩愤怒,只是表面轻松无比,冷道:“血云棺确实是活阵的钥匙,你摸得是不少,但使用了这把钥匙,里面有什么玩意,你可知道么?凭你那点脑容量,怕也是两眼一抹黑解决不了吧?况且我外婆和里面的主人早有约定,你认为没有我的领头,能顺利进去?”

    祖云神色凝固了,而几个**境的门主都脸现沉凝之色,全都看向了祖云,毕竟搞什么事,都需要专业人士不是。

    “哼,臭小子,忽悠人的本事你是一流,今天先把你打成魂体,看你浑浑噩噩的还能搞出什么小动作!”祖云冷冷的说道。

    “祖云,杀鸡取卵的本事你是第一,怪不得你一介地仙还给一悟道的修士打成鬼仙了,你也不问问长孙老匹夫,当时北极仙门有多厉害,但有没有把我打成魂体?”我不怒反笑,言语中夹带威胁。

    长孙德眉心纠结成了疙瘩,脸上一阵红白,因为大家都在看着他。

    “祖云,你真有把握一击杀了他,能让祖龙气运转移到杀他之人身上?但有半句虚言,我就拿雷霆海的规矩处罚你,到时候上面也说不得我什么。”长孙德脸色暗了下来。

    “这……这……祖师伯……我……我也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不过……不过我们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如把他当场击杀了再说?给这小子这么胡乱忽悠下去也不好吧?”祖云当然也拿不准这事,而**境的修士,本来也没有信这事的。

    “住口!你也老大不小了,泄愤可以,但不能做此杀鸡取卵之事,没有把握,你以为祖龙一出,这里还能有人活得了?”长孙德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呵斥起来,祖云也缩了缩脑袋,很是尴尬。

    “哼,既然杀不能杀,总要把丢失的东西拿回来,我的空芥环可还在你这里?夏小子!”梅红羽轻哼一声,她只剩下半幅残躯了,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刻意恢复过来,怕是要用秘术保持**境的实力,以备现在的战时之用。

    “空芥环还在,你要?”我拿出了空芥环,而梅红羽眼睛一亮,当即伸手想让我抛过去给她。

    长孙德看到梅红羽随便吱声我就拿出了空芥环,他当然也没落下,当即急道:“臭小子,我们北极仙门的镇妖石!你借去这么久,该归还了吧?要薄小命,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又拿出了那枚刻了我名字的镇妖石,目光犹疑的看了一眼两样宝物。

    长孙德顿然双目精光冒出,说道:“还不拿来?”

    “对!还有我们帝仙宫的食髓蛆王和移星盾!”周文萱怒道,在一边也坐不住了,他们帝仙宫亏到姥姥家了,不还东西可还怎么回去交代?

    我心中冷笑,移星盾在惜君手中,食髓蛆王在苗小狸那儿,但我没理会周文萱,只是一手拿着镇妖石,一手拿着空芥环作势要抛给长孙德和梅红羽。

    可显而易见的,深海鬼族立马不愿意了,简龙冷哼一声:“怎么?难道人不是我简龙抓到的么?凭什么好处就让你们俩拿去了?什么镇妖石?什么空芥环?还移星盾?呵呵,叫得这么亲热,还不知道宝物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呢!”

    “对,我玄灵上仙就没听过镇妖石是你们北极仙门的!空芥环我知道是你梅红羽的,但你也不瞅瞅现在你们出了多大的力?我们深海鬼族什么都没捞到,凭什么?”玄灵上仙立马不乐意了,板着张老脸,死死瞪着我手中的宝物,又道:“要移除天海一线可以,空芥环归简道友,那移星盾是我的,其他你们再自己分!对吧?简道友?”

    结果简龙还没来的急出声,梅红羽顿时骂了起来,随后一挥手:“他娘的!玄灵!你什么意思?难道那里站着的一百多位,就没有我们鬼仙门的人?都说好了大家同时出力!我们也只是想要回我们自己门中的法宝,你们看看你们,这脸多厚道!不行老娘就不干了,扯鬼么!?”

    “大家有话好好说,何必争执不下?一人一件也不是办法,要不让他把包裹翻出来,看看够不够分?”祖云馊主意是不少的,看我背了个登山包,以为里面没准是什么宝物,当然让我倒出来看看。

    我冷笑一声,没有任何犹豫的把登山包的行李都亮了出来,结果一群仙修看着不是衣服就是零食、干粮什么的,一副去游山玩水的样子,顿然频频皱眉,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