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倚老
    我恢复了自由之身,暂时是松了口气,把行礼和一大堆的东西装回了包裹,没有仙力的我,正在不停的吸收阴间的阴气,毕竟体内阴气基本上都没了。好在还带着好几块的阴气块备用,也有紫竹节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并不担忧自己没有能量可用,吸收阴气的时候,这枚盗仙丹在体内没出现任何反映,看来只有仙气会给吸收,这也是我庆幸的地方。

    只花了不出一会的功夫,回到悟道初期的我丢出了一张黑符,召唤了天棺疾行,在大部队的前面带路,而长孙德他们跟在我不远的地方。

    一路上这几个**境的老怪物看到我居然还有这么多家什恢复,也都交头接耳起来。

    “看看这小子。就算掉到没有半点仙力,依然能够恢复到悟道的实力,换成是我们,哼,怕谁都做不出来吧?”长孙德对我的了解比其他仙修要多得多,所以立即点出了关键。

    “不错,光这一手应急,也只有长孙道友能做得到吧?毕竟丹仙嘛。”周文萱却不以为然。

    “我当然有,但不过是救命的丹药而已,这般纯度阴气晶谁有?而出门在外,不带点救人的丹药也不行,不过跟他那样用阴气晶块重新从入道冲回悟道,肯定不可能。”长孙德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但随后摇摇头,径自赶路。

    两三百的仙修都是大战中受伤、消耗不大的,所以才敢前往引凤棺,其他重伤消耗过度者。都不知躲哪去了,不过两三百人、鬼、尸仙,也足够骇人了,而关键是一路往引凤棺去的时候,还有不少陆续加入的,除了之前监视活阵情况的仙门修士,还有那群重伤和的消耗巨大的仙修,似乎是觉得不会再有大战,所以以这个地方作为休息点,现在大家都去引凤棺了,就一窝蜂不管自身死活。屁颠屁颠的跟来了。

    而大概快到了扛龙村的底下时,两股势力,以一左一右的步调从后面追赶过来,群仙停下,而长孙德和玄灵上仙、简龙、周文萱、梅红羽都停了下来,等待那两股势力上前。

    我对这两拨势力很熟悉,那是淡淡的魔气和妖气,是昆仑仙修和仙山瑶池的势力,何奈天和敖凤霞都没听我劝诫,带着几个五行境的手下来了。

    看到我居然给逮住了,两位眼珠子全都瞪大了,但看到我竟背着大包小包的,又不像是给抓住洗劫一空的样子,都犹豫要不要过来。

    “嘿嘿。原来是何道友和敖道友,为什么来了又不过叙叙旧呀?难道为了地盘打了一架,大家就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了?”长孙德无耻的笑起来,一副战胜者的模样。

    “北极仙门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老大么?”何奈天讽刺的说道,随后看向了我:“夏道友,你这是深陷囵圄?还是……”

    “呵呵,一时不查,中了深海鬼族的天海一线,现在又吃了长孙老匹夫的盗仙丹,打回悟道期了。”我简单的解释起来。上团序巴。

    “长孙德,你简直卑鄙!盗仙丹这等歹毒的东西,你居然随身携带?”敖凤霞怒道,她门下都在天一城镇守,多少是向着我的。

    “两位道友稍安勿躁,这东西吃不死人,而且进活阵也是大家的目的,我既无生命危险,替他们打打下手也没什么。”我叹了口气,实际叹气不是因为我的现状,而是何奈天和敖凤霞始终没听进我的话来了,这一趟引凤棺之行,出不出得来还不知道呢。

    “北极仙门,所作所为让人齿寒!魔仙之名,往后由你们背着好了!”何奈天怒斥起来。

    长孙德无所谓的样子,站在那嘴角含笑,目光却阴毒起来。

    “一群虎狼之徒。”敖凤霞也不客气的说道。

    “既然都是为了破解引凤棺,那何不携手合作?至于其他,我们可以慢慢再说,意见不统一,也是无数岁月过来了,不差今天,难道就因为这少年,我们几大仙门就无法破镜重圆了么?”周文萱出言劝道。

    “哼,只要不干涉我门中事物,不动夏道友挑战我的地仙,我何奈天倒也没什么问题。”何奈天说出了保我的底线。

    “我敖凤霞也是要作保夏道友的,毕竟气运在他那,大家最好别惹事作死。”敖凤霞也在护我周全,实际上我的安全全维系在祖龙身上,这一点毋庸置疑,有北极仙门做前车之鉴,谁都不会去动我这炸弹。

    “这一点是肯定的,何道友、敖道友,你们都可以放心,我们都是为了能够进入活阵的时候,大家不起内讧,有什么事情发生,能够鼎力相助些而已,而且谁都不会动夏道友,只想要回各家的法宝而已。”梅红羽也难得的说了句软话,她现在半身不遂,刚才给几个仙门欺负狠了,现在似乎有意拉近何奈天和敖凤霞的关系,期于另起炉灶,以备不时。

    仙门大战,就这么简单两句化解了,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仙门无论多大的仇恨,多深的误解,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绝不会带入下一个剧情之中。

    我心中苦笑,这就是仙家的无情,因为只有利益在其中而已。

    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旋风区,活阵在上次激活后,一直阴风不断,从未停止,没有地仙以上的实力,是不可能进入里面的。

    因为**境的地仙在这里就占了好些,要破这旋风何其容易,由长孙德的泼天葫芦开路,大家一路乘风破浪,没有丝毫阻碍的到了活阵的面前!

    整个活阵高耸入云,占据的位置不知何时,又大了许多,一块块的巨石连携处,金色的光芒透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阴间的太阳墙。

    数百个仙修,在这巨大的活阵前面,完全微不足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进去的人,更是无人能出,惜君之前说破阵数重,但这里完全看不到丝毫痕迹!

    血云棺都能自我恢复,何况这血云棺的祖宗?

    引凤棺激活后的巨大,仍然让再次看到的我震撼,而这里不乏有第一次见过的仙修,全都惊呼或者凝起眉心来。

    到了目的地,当然不止是我们这些仙修,更有上百的不知名散仙,从附近围观了过来,有的和六大仙门熟悉的,都过来套近乎,同样也有一些原本就是仙门里的,数量也有百来个,过来汇报情况。

    大家口中,都是‘没有找到阵门、大家都进不去’诸如此类的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长孙德和几个**境的人自然看向了祖云。

    祖云轻咳一声就站了出来,跟着所有仙修都看向了我,不过我没有任何的表情,让他有些薄怒:“夏小子,该把血云棺这钥匙交出来了,五阴俱全的孩子,应该也在里面了吧?如果不在了,你的尸身倒是挺合适的,嘿嘿……”

    我路上已经把王胭召唤了回来,并且暗中嘱咐了一些事,祖云要拿血云棺做法,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我并没有故意的卡住他,而是把血云棺摘了下来,丢到了他手中。

    祖云看我居然这么好说话,立即怔住了,随后脸上阴沉了下来:“你小子又玩什么阴谋诡计?”

    “祖云,你对引凤镇的了解,还仅限于初期阶段,连里面有什么都不知道,以为使用了血云棺,进入了里面就行了?万一用错……嘿嘿……”我冷笑了一句,周围听到的老怪物全都皱起了眉,有些不信任的看向了祖云。

    祖云看我敢挑战他的权威,连忙说道:“臭小子!我玩血云棺的时候!你小子还在襁褓中!充什么大头卖什么乖!?”

    “我还是建议大家让那长孙老匹夫把解药给我,由我来亲自主持开阵,否则……可保不齐大家给祖云那老东西害死了,到时候悔之晚矣,也别说我小心,我那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负责,难道不是么?”我再次忽悠起来,无论里面有什么,先把责任全推祖云身上,到时候出事,第一个遭殃也是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