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送灵
    “夏道友,麻烦你说话客气点,虽然我身为**境仙修,和你这小辈不该一般见识,但你动辄说我老匹夫,保不准下一秒不会灭杀了你!”长孙德怒道。当着数百仙修面前给点名辱骂,谁能受得了?

    “长孙祖师伯,干脆将他打灭好了,我既然能开引凤棺活阵,还留着此子作甚?不如将祖龙气运拽在手中,届时要重建我北极仙门还不是简单之极的事?”祖云也愤恨之极,老东西也不是第一次让我这么叫了,一直下来见我都给我损一顿,足够他愤恨的了。

    “丁辰丁老、池天生池老,都死在你这老匹夫手中吧?”我冷冷的问起来。

    “哼,背叛我北极仙门,我必杀之!”长孙德没有犹豫的认了下来。

    “很好。不要给我抓到机会,要不然我必定活活折磨死你这老匹夫!”我咬牙切齿,丁辰亦师亦友,我本该叫他师父,却给他回绝了,而池老为了天一道也做了很多贡献,这次都死在长孙德手中,我怎么不怒?恨不能食其肉,挫其骨而已!

    长孙德轻哼一声,就懒得再理会我,说道:“祖师侄,快布阵破了活阵,大家可都等不及了。”

    “长孙道友。这么多的玄修,都让他们进去?”简龙有些意外的问起来,毕竟让大家进去,很有可能引凤棺给别人拿了去也说不定。

    “不错,我们规定只有我们六大仙门进去。不更好一些么?”周文萱立马出主意道。

    “不用,如果出什么事,也是他们先出,我们六大仙门势力如此强大,难道还怕一群整天只想着逃命的散仙?”长孙德以一个小范围为中心,传讯给了周围靠近他的修士。

    我听完不禁心中暗骂老狐狸,居然想要让散修当探雷先遣部队,心思果然歹毒。

    深海鬼族本就邪恶,对这意见当然没什么意见,周文萱和梅红羽更是半点反对都没,而何奈天和敖凤霞都皱起了眉。但没有说话,毕竟就算想不承认也不行,这群散修本来就抱着要逃上界的想法。

    大黑猫已经不在这里了,之前给外婆拔了胡须的时候,应该还是生龙活虎的,但现在连踪迹都没有,不知道是给打灭了,还是躲回了阵中。

    不过这都不是重要的,大家都眼瞅着六大仙门拿出了开棺的血云棺钥匙,都想着搭顺风车进入里面。

    祖云给百仙注目,顿然红光满面,这种殊荣,不是谁都能够享受的,要知道以往也就我能够以低阶修士的身份吸引注意。而他身为地仙也不过是打酱油的角色,今天总算因为血云棺而咸鱼翻身。

    见他身穿一身雪白,一手拖着血云棺,一手捻着胡须,走到了人群之前,随后清哮一声后,把血云棺就高高的举过了头顶,随后另一只手快速的丢出一堆的法器,并且沿着活阵走了起来。

    大家伙就跟追随他一般,开始绕起了活阵,我不禁冷笑:“祖云,这根本连阵眼都没有,你绕来绕去做什么,知根知底的,赶紧的施法吧,别装神弄鬼的。”

    “你!你懂什么?连毛都没长全!我这叫走阵寻法眼!”祖云被我叫破,当场就发飙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好,不行你就换我吧,这里怕不少知道你胡扯,别挨着大家时间,饭点快到了,不快点弄我就埋锅造饭了。”我打开了登山包,拿出了锅碗瓢盆,一副你不干我就开饭的样子,顿时让大家哄笑一团。

    “不要再打扰我!不然……不然我做法不成,必拿你是问!”祖云气坏了,但想来想去又不能拿我怎样,怕真有人看破他装逼,当下也不敢再装,开始拜坛做法起来。

    还别说,这祖云还是有点真材实料的,法术做起来后,血云棺当即就幻化而出,巨大的棺椁让所有的散仙都吃了一惊,毕竟是上古的玩意,不是普通货色。

    红云翻腾后,天色竟暗了下来,整个阴间变得晦暗不清了,大家隔得稍微远一点,立即看不清对方,不过这难不倒仙级的修士,一时间周围黑暗处到处都是一双双颜色各异的眼珠子,正盯着血云棺看。

    咚。

    咚。

    咚。

    不知道是谁在里面敲打棺材壁,一阵阵声音从棺椁里传出来,使人心中压抑。

    而片刻后,血云吹过,一个个身穿红衣的男女鬼从旁边显现身影,并且渐渐排成了队伍,延伸出了很远。

    我能够想象到王胭正躺在了棺椁中,无聊的敲击着棺材壁,而原本,这里面躺着的五阴之体应该是我,既是引凤棺活阵的敲门砖!

    祖云一手拿拂尘,一手拿一把古剑,一会挑飞一摞摞的黄色值钱,一会撒上一爪子的法盐,控制着整个仪式的启动,亏得他这么敬业,我也有些诧然了,不过这老东西也是有备而来,当然面面俱到。

    看到大家被吸引,还有血云棺的群鬼无不听令的景象,祖云鼻子就差没翘起来了,还故意扫了一眼周围的散修和六大仙门的修士,显然有邀功的意思。上女双划。

    “好,不错,祖师侄快快继续。”长孙德伸出了手,请祖云接着做法,祖云也不敢过分卖关子,丢了一把法盐,引来了一阵的金兰火焰后,立马从面对血云棺,直接转向背后的活阵,还引血云棺的气息指着大阵,大声说道:“阵开!”

    血云棺的气息立马给他的古剑带动,往活阵那边冲去,而祖云一边低声念咒,一边用拂尘尾扫向扑向活阵的红色血气,加速它们的运动。

    活阵似乎感受到了五阴之体的气息,顿然发出了石头摩擦的异响,而我的眼中,王胭的能量正在不断的消失,好在她是仙级的,尚能够承受这股可怕的吸力,要是换了当年我给送来这开阵,早就吸成人干了!

    有了五阴之体作为开棺的条件,整个活阵一路发出‘嘎嘎’的石头摩擦声,一路变化起来,最终,缝隙渐渐的缩小,似乎把把有空间的位置挤了回来,在血云棺的前面让出了一个的古怪的石门。

    这师门血红血红的,如同怪兽狰狞的巨口,不断的喷薄出红色的血气,大家一闻,多是皱了皱眉,显然血腥气是非常浓厚的,毕竟都是血云棺的五阴之气。

    因为害怕王胭出问题,我给她上了保险,如果法力给抽得过分了,就会立即断开和血云棺的联系,即便开不了活阵,至少能逃离不是?

    不过现在终究还是开了门,大家都十分的兴奋,不少散仙们都发出了啧啧的赞叹,虽然没有欢呼,不过对于仙级而言,这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喜悦了。

    “噤声!”而这个时候,祖云却低声喝了一句,让周围的仙修全都闭了嘴。

    大家乖乖听话,祖云当然是过足了上帝的瘾头,见他放下了持拂尘的左手,微微对着血云棺虚抬,然后冷声说道:“起棺了,送灵入葬!”

    一群的红衣鬼还是听从祖云的,脖子和各处关节发出了咔咔的声音后,双眼空洞无神的目视前方,眉宇间没有半点的情感。

    大红棺材冉冉抬起,一群抬棺的鬼把巨大的棺椁抬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

    祖云这个时候撤掉了法坛,一手背剑,一手托拂尘,走在了血云棺的旁边:“起棺了!送葬者……依次罗列!”

    大家都是高人了,知道祖云的意思,因此全部跟蚂蚁群一样,陆续的跟在了送葬的队伍后面。

    长路迢迢兮,吾魂无所依;藤萝漫卷兮,吾魂无凭;江水澹澹,荒草依依……吾魂归来兮,何为四方……”

    血云棺扛起来,后面的送丧鬼就唱起了哀歌,哀歌徐徐,恍置身远古,而血云冲天,怨气十足,像是身处炼狱,给厉鬼送丧一般。

    祖云弄这出,简直就是送灵大队。

    但我心中也莫名的感到了一丝恐惧,就算这里数百的仙修都排列在队伍中,却仍让我感到很强烈的不安。

    在活阵中,没有人能够绝对的无敌,就算是**境,怕进入里面也再不能出了,九死一生,就是他们的下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