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笑声
    “让我们装神扮鬼送葬,祖云老东西,你真以为能骗过鬼神么?”我高声的啐了一口,结果祖云立马怒道:“小辈!你懂什么?”

    六大仙门和其余散修全都瞪了我一眼,脸色很不好看,我彻底成了捣乱分子了。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门是开了,后面你打算怎么走?”我冷嘲热讽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摆弄接下来的事,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我知道肯定有事,所以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来几个先见之明,后面再接着忽悠好了。

    祖云气得七窍生烟,差点过来一剑劈了我,要不是需要继续装下去。早就发飙了。

    “夏道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你快快和我们俩道来,免得我和敖道友跟进去出事……”何奈天以为我真懂,立马就过来问我。

    我愣了一下,而敖凤霞也过来了,小心翼翼的站在我身边:“夏道友,接下来咋整?这里面真有了不得的事?”

    “既然已经开了活阵,天机自然不可泄露,奉劝两位前辈一句,前方高能量反应,回头是岸呀……”我高深莫测的说道,其实我对他们俩还是有好感的,不想他们进去里面,只是无论说什么也不能制止而已。

    “你们几个不用进来了。出了事你们这点修为也扛不住,回去长辈问起,就说我让你们离开的。”何奈天摆摆手,赶走了自己身后三个五行境的门人,魔仙行事都凭自己的信念和一时好恶。天性可谓洒脱,会这么做也实属正常。

    看到何奈天都驱走了自己的左右手,敖凤霞犹豫了一下,也说道:“你们两个也回去,这里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

    几个五行境自然是一阵的摇头,然后还想说些表决心的话,不过前面祖云的抬棺队伍已经动了,想要说什么也没时间,会给人流冲走。

    何奈天和敖凤霞又威胁了几句,五个五行境当即回头,往天一城那飞去。

    “一群胆小如鼠之辈。”不知道谁低声骂了一句。除了这五位离去,也就再也没几个仙级修士跟着了,都混入了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往洞口那移动。

    长孙德皱了皱眉,示意了手底下两个五行境的,那两位互看一眼,也跟着飞了出去,似乎想要确认何奈天和敖凤霞要干什么,等到对方五位都不再回头后,这两位又回陆续到了队伍中,跟着进入活阵。

    周围一片的血云,随后又踏进去一段路后,竟茫茫然有了金色的光混淆进来,而这时候开始。连地仙眼都看不清了,所有仙修都大吃一惊,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噤声!”前面祖云再次低喝,大家就再也不敢出声了,只能是跟在了后面。

    “还不走?再不走你们两个怕就出不去了!”我皱起了眉,现在送灵入葬活阵,大家都是混入送葬的队伍中才得以从外面进来,一会必然是要关门的,人关了门,谁知道放不放狗?

    我反正除了胭儿和惜君,可一个家鬼都没敢带,连黑毛犼和倒霉熊都丢进天坑修炼了,虽然部分心思是要它们守卫天一城,但多少也是担心这里会出事,大家都出不去了。

    “夏道友,相互有个照应,唉,总要给山外山一个交代,既然进来了,我就不打算出去了。”何奈天叹气说道,他和我都走

    在送葬队伍的前面,和祖云的距离不远。

    “呵呵……不这么做交不了差,都等着个交代呢,各有各无奈吧。”敖凤霞也跟着说道。

    我哑然无语,看来不止是我,大家都有进来的苦衷。

    长孙德、梅红羽、简龙、玄灵上仙、周文萱都若有若无的跟在我后面,只要我有什么异动,他们立即暴起拿我。

    血云棺的锣鼓和哀歌一路不停,纸钱也飘得漫天遍地,我看向了地面,竟发现走在了松软的泥土中,我还以为里面也全是外面一样的诡异石头呢。

    看向了身后,加上送丧鬼,队伍一路排出了好远,因为血气太浓烈而望不到边,看来作死的不止是六大仙门,大家都的迫不及待等死呢。

    何奈天走了一段路后,终于忍不住说道:“我已经快看不到后面的墙了,看来**境都限制重重,敖道友,你有没有仙气在泄漏的感觉?”

    “我?我还以为只有我会这样呢……”敖凤霞忽然也说道,随后看向了我:“夏道友可有什么感觉?”

    我皱起了眉,本来想摇头,但看到一群**境的老怪物都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断然点头了:“似乎是结界?”

    说完这话,长孙德才不吭声,我却心中一惊,该不会就我没力量消失的感觉,甚至阴气还在往上串?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最后面那里,忽然响起了石头的闭合声,一群的仙修全都惊呼起来,甚至忍不住开始大声的讨论,好几个仙门的弟子都跑上来回报情况。

    “师祖,我们进来完后,外面大门自己关闭了,似乎有人在监视开门和关门,我们试探了下,里面的出不去了,外面的也进不了。”一个弟子这么和长孙德报讯道。

    “什么?外面的也进不了?”长孙德有些着急的问道,随后说:“一起去看看。”

    反正已经进来了,而且门都关了,就算如今自由活动似乎也没什么,大家就抱着这想法跟了过去,但不是谁都有这胆子,因为祖云在前面怒道:“送灵未毕,何以乱行?”

    “妈的,祖云,你也装得差不多,大家都进来了,还送个屁的灵!”我心中暗骂,但也不忘跟着大家去边缘看看情况。

    大家能量怕都在流逝,长孙德当然不例外,我能亲眼看到他掉下了五行境,这让我很是的吃惊,而除了我,**境的修士里全都弥漫了一股惶然气氛。

    但这些都不足让我感到意外,因为更让人震惊的事还在活阵的外面!

    大活阵和小活阵一样,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但里面却能够看到外面,我和一群老怪,全都看到好几个从未见过的仙修,正以冰冷的表情分别站在了外面。

    其中就站着一身黑铠,背后披着黑色斗篷的夏瑞泽!如今他一只眼睛全黑,一只眼睛恢复了正常,而身后一道黑色龙影,在身边转悠,十足具有威慑感。

    而除了夏瑞泽,还有个身穿红金色铠甲的中年人站在了附近,他的修为竟也有七星境,他的出现,让周文萱惊呼出了‘贤王’的大名。

    另外也有七星境的鬼仙和妖仙出现,无一例外的看着活阵此时此刻的变化。

    看来七星境不是没来,而是始终监督着**境以下的进入活阵,只不过没有跟进来罢了。

    何奈天吐了口唾沫,用脚踩掉,随后问起了长孙德:“全都来了,你们雷霆海的……”

    “自己看。”长孙德也不打算隐瞒,朝着光秃秃的山峦处努了努嘴,大家顿时都望了过去。

    一位披着长发,一身的白衣,看起来相当年轻俊朗的白发男子,此时此刻正背手站在那儿,他双目如电,如同洞穿了整个引凤棺!上女女血。

    这人的背后,还站着七八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但全都是持下首位置,仿佛是面对上位者一般!

    “祖星海?”我心中喊出了这名字,呼吸却变得急促和困难起来。因为我从未见过一个人既是白发,样貌却如此年轻的老人,关键我居然还看不出他的修为!

    他来干什么?引凤棺不是只有**境的能够进来吗?派些门人弟子来就行了,何须劳师动众?

    而他背后的弟子,七星境的竟也不乏其人!

    梅红羽皱眉,几乎脱口而出:“祖老……”

    “不想死就闭嘴!”长孙德毫不留情的怒斥,而梅红羽似乎明白了什么,轻哼一声就不说话了。

    看来祖老怪的名头是忌讳,如今梅红羽没有了空芥环,不过是普通的**境鬼仙,长孙德要是动了真格,要杀她也不是多困难的事!

    而就在我们想着雷霆海为何来了这么多恐怖地仙的时候,忽然一阵苍老而熟悉的笑声出现在我们头顶。

    笑声立即引得那白发青年人缓缓的抬起头,他看向了笑声发出的方向,嘴角也出现了一道笑意,随后,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他如同缩地了一般,是凭空消失不见的,根本不知道去了哪儿!而另外的一群七星境的雷霆海高人,却仍然站在那!

    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回过头,大家全都是震惊的表情!毫无疑问,他除了是祖星海,不会是别人!

    而那苍老的笑声,必然是我朝思暮想的外婆:周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