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蚱蜢
    外婆傲然的笑声里总是藏着舍我其谁的意境,扛龙村一战,面对李剑臣和一干的同级修士,并无退缩,这等睥睨何其熟悉?

    到了地仙境,外婆又再次来了个华丽的蜕变。面对天下第一仙祖星烘老怪,依然不改英雄气概,可见她即便不九阳境,也差不多了。

    外婆的计划,恐怕远超想象,她镇守引凤棺必然和九天凤凰定了盟约,要不然绝不会凭着一腔热血就枯守引凤棺这么长的时间,而这个计划的启动,一定就是外婆在扛龙村白日成仙的时候。

    而她应该早就有渡劫成仙的实力,至于为什么没有立即成为地仙,原因其实很简单,是母亲在夏家出事了,而我给人算计成了五阴之体。整个计划的启动,或许就是她隐去实力的原因,而成为地仙,如此水到渠成,那是因为该帮我铺好的路已经铺好,认为再无任何事物能阻碍我,所以才一举破地仙,启动天凤和她的计划!

    否则以外婆的天资,怎么可能会比我差?必然是她自甘愿降低实力拖延天凤计划才导致一直处于半仙状态。外婆为了我和母亲,付出的何其巨大,好在天凤的计划启动后,她也很快就一飞冲天,直接冲顶成功了!

    祖星海消失后,周围再次陷入了重重血雾之中,而那边敲锣打鼓之声依旧传来。队伍也全都进入了活阵,门也彻底关了起来,大家想要出去已经不可能了,而外面也不可能有人能闯进来。

    我听说祖龙剑可破大阵。不知道是真是假,祖星海会持祖龙剑破阵进来找外婆么?我心中不禁疑虑和担忧。

    “送灵入葬!”祖云的声音再次传来,但传到这,已经隐隐约约了,要不是大家五感敏锐,怕也听不到。

    因为害怕不跟着队伍,会招来什么古怪的变数,况且祖云再怎么忽悠,大家也安全的混进来了不是?所以长孙德很快就说道:“大家先跟着队伍往前面走,边缘地带或许什么都没有也说不定,需得谨慎一些。”

    “你们跟着那祖小子吧,我还有点事,就不和你们待这了!”玄灵上仙忽然的说道。

    长孙德顿时皱起了眉。而简龙和其他**境全都很意外的样子,敖凤霞当即道:“玄灵道友,这么着急就走,可是有什么秘密要处理?如果缺人手,要不也把我们带上如何?”

    “呵呵,相信大家进来,不会都毫无准备吧?只不过我的资讯可能多一些而已。各施各法就是,何必藏着掖着?”玄灵上仙是深海鬼族的,虽然和简龙同出源头,但似乎又隔着几重山一般,让我心中很是诧异。

    “玄灵,你就这么走了,之后出点什么事,我可管不了这么多。”长孙德皱眉说道,他现在已经以老大自居了,毕竟老祖宗祖星海都来了,他还怕什么?

    “哼,长孙道友,自进来开始,就生死自理了,岂用你多言?况且我走了,大家分赃上面也就没那么纠结了不是?而且我在,也未必能分到什么吧?”玄灵上仙苍老面容一下就绷紧了,随后化作淡淡的虚影,消失在浓烟之中。

    其他人都皱起了眉,这女鬼仙居然连分赃都选择放弃了,难道真有更重要的事?不过说回来,她的本领还是很厉害的,还有一口铜鼎,倒出的铜沙厉害无比。

    “对了,几位道友,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仙气有散去的迹象,我如今竟掉到了四象境了,这是为何?”周文萱是尸仙,有身体也有魂体,对于仙气散去的现象最是敏感,所以她说出来时,也代表了另外几个**境老怪的现状。

    “会不会是没跟上队伍?这才导致了现在的状况?我感觉流逝的速度又快了很多!”何奈天皱起了眉,捻着八字胡的其中一撇,随后看向了我。

    “不可能吧?刚才在队伍那就开始掉修为了!”梅红羽说完,立即飞了出去,拿住了一名脸上全是迷茫的散修,拉到了一群老怪物的面前:“悟道期也跑来这?你之前什么修为?”

    “前辈饶命!我刚才还是两仪境!”面对这群本来就是首领的仙修,那散修惊慌失措。

    “两仪境?直接掉到了悟道?还在掉?”长孙德也犹疑了,不过还是说道:“祖云师侄不会有错,或许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我们先到队伍前面问问他。”

    “也好,或许只能这样了,祖云师侄对血云棺和这大阵研究还是很透彻的,方才不是他,我们也混不进来。”简龙并没有给自己伙伴玄灵上仙的离开影响到,打算跟着大部队走。

    其他人都附议跟上,我反正是给挟持的,暂时还没人权。

    “诸位道友小心的看好这夏一天!这小子心眼多,就是这个时候才是他发挥的时候!”长孙德警告大家道。

    何奈天和敖凤霞冷笑抱以回应,其他的倒也没说什么,现在大家修为都在掉,再这么下去,看不看得好我还是个问题呢。

    大家从队伍后面一路追上去,很快就到了棺材的后面,而到了这里,松软的泥路消失了,大家低头的时候,下面都是一块块凹凸不平,却摆成一路的石砖,这上面还有轮辙的痕迹,看起来像是古城的道路一样。

    至于祖云的声音,直接噎了,似乎没再传出话来。

    “祖师侄!?”长孙德已经掉到三才境了,而路上的散修或者六大仙门的基本都掉到悟道期了,不少修士全都面带震惊之色,有不少更是瞬间逃得无影无踪,但随后,却又忽然传来了惨叫声!

    大家吓坏了,纷纷不敢逃起来,毕竟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前方只有滚滚的红云,队友之间能看到后背都不错了!还是集体活动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到底几个意思?到底这里是哪里?”

    “不会我们的法力全都吸走吧?会不会给大阵血祭了?我从古籍里看过,血云棺就带有血祭的功能,这引凤棺是老祖宗,岂会比血云棺差?”

    “完了完了,我们要给血祭了!妈呀!要给血祭了!快逃呀!回去!回去才是出路!”上斤在圾。

    “对!我们要回去!这就回去!这是北极仙门的阴谋!祖云是骗子!刚才有个道友就说过了!为什么当时大家都不听!如今都知道错了吧?”

    “都噤声!不许吱声!”长孙德顿时大怒,转头就冷着眼盯着说话的散修,那散修面露恐惧,但立即就往旁边的黑暗树林逃去!

    长孙德大怒,嗖一下就飞到了那逃跑的悟道修士跟前,念了两句咒语,一章符纸就虚空打向了对方!

    那散修还想要躲,结果符纸飞快贴上了他,把他冻成了冰雕!

    不过长孙德整个人竟气喘起来,看了自己的手一眼,随后冷哼又回到了队伍中,他瞪着我,怒道:“这吸收法力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嘿嘿,我早就说过了,祖云那办法根本就是害大家,如果是我来弄,当然不会这样,但现在已经激起了阵眼的反抗了,不过放心,也就会把你们的部分力量吸走而已,只要不乱动,跟着血云棺走,一会就没事了。”我当即淡然的冷笑起来,自己也开始缓缓启动藏形匿迹,造成自己也在能量流逝的假象。

    长孙德看我能量似乎也在消失,当即点点头,和几个道友说道:“姑且信他一次,大家小心谨慎点,这片森林忽然出现了石路,前面没准还有什么古怪的景象,但大家切忌,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假象。”

    然而长孙德刚说完,何奈天就来拆台子了,拿起了一把泥土:“呵呵,你逗我们么?这是假象?你吃一把看看死不死?”

    “何奈天,如今造假越来越多了,多真没有?”长孙德愤袖一甩,也不去接这话头了,然后又说道:“吴师侄,你上前去把祖师侄带过来,我要问他点事情,总不能这么一路走下去。”

    那原本五行境的吴姓师侄现在都掉到两仪了,当即连忙跑去找祖云,只不过能不能找到还是两说了。

    即便是祖云即将被带过来问话,到时候没准就真相大白了,可队伍盲从之下,大家还是跟穿成一线的蚱蜢,埋头往前。

    旁边是森林,这是毫无疑问了,一颗颗的大树也没多高,但烟蒙蒙,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自从惨叫声之后,谁都不敢以身尝试了。

    而又走了一会儿,连长孙德都掉到了两仪境!至于其他的仙修,更是修为骤减,脸色惨白的四处观望其他人的决定,不知道该逃还是继续跟下去。

    长孙德把无名火发在了我的身上,过来就提起了我的运动服领口:“夏一天!你不是说马上这修为流逝的迹象会消失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