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打劫
    “现在还早得很吧?我们才进来多长时间?难道你还指望进来一瞬间,引凤棺就跟生日礼物一样打包好摆在你面前?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天真?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呀,长孙老匹夫!”我冷笑的拍开了他的手,并没有因此而求饶,因为后面可还有敖凤霞和何奈天站在我后面。

    “你说什么?!”长孙德气得胡子都抖了起来。

    “喂。长孙道友,如今就夏道友是继祖云师侄之后,知道引凤棺最多的人,你要这么干,别怪我翻脸了!”果然,何奈天一摸昆仑剑,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敖凤霞也半眯起了眼睛,冷笑道:“长孙道友,目前大家都在掉修为,连夏道友都回到了入道期了,他难道不着急?大家都是要来拿引凤棺的,应该合作,而不是无端生出矛盾来?”

    “哼。难道你们都信这小子?”长孙德大怒,但没有得出结论之前,也不好将我正法。

    “难道信你和你们雷霆海的鬼修祖云?”何奈天冷冷的说道。

    长孙德只能怒视着我,随后再次跟着血云棺的送葬队伍走向前面,然而那吴姓弟子却迟迟不见来,让掉回了两仪境的他再也扛不住了,自己跑去找祖云了,结果一会功夫,他双目半眯,似乎心头有火的回来了。

    “夏一天,血云棺里的鬼姑娘仙气也在流失,你不会也不管吧?还不快点去带队伍,我们几个老家伙也一起上去!”长孙德没说祖云去了哪儿,但想来肯定是逃得远了,祖云是谁?那老东西贼精着呢。害的大家修为掉成了这样,不逃就不是他了,回去那就是一顿饱打,谁留着享受?

    而吴姓的原五行境弟子自然是去追祖云了。现在也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到了这里,地仙眼已经没多大效用了,黑夜更是黑了,天上没有星星和月亮,只有周围森林中带出来的寒气,如果不是修为在身,恐怕冰冷彻骨。

    而这个地方一个人都没有,却不知道是来到了什么样的世界。

    我不去肯定也不行,只能是背着登山包往前面的血云棺移动,我伸出了手探向了血云棺,胭儿在里面早就掉到入道了,只不过暂时没有更大的问题。

    硬着头皮带队后,长孙德、简龙、梅红羽、周文萱都跟在了我后面。而敖凤霞和何奈天走在我身边。

    我运极目力也只能见到前面一条有轮辙的石路,所以就只能跟着它走了,至于什么办法,完全没有,因为这世界上哪来进了血云棺还出去过的人?一切都是自己的判断而已。

    又走了一会,我自己控制修为到了寻道初期,而长孙德等**境的大修士全都掉到了悟道大后期。这让他们全都十分的恐慌!

    而我们已经从树林那跟着送葬队伍进入了石头路更宽敞的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忽然森林已经到了头,旁边出现了简易的石头城门!

    “这里是?”何奈天走过去,直接触及那石墙,很快就脸色发白了:“是真货,我们现在是抬棺进城了。”

    “抬棺进城?何以见得?”简龙也走了过来,然后手放在了额头上,运目力远视,结果目瞪口呆:“有房子!”

    大家伙全都震惊了,连靠近他的位置往里面看去,果然,一排排的古代建筑就矗立在了眼前!而大家越走越惊讶,抬棺的队伍,此时此刻走过了城门,已经身处一座镇子的主干道上了!

    血云棺只要行动中,哀歌就不会停,冥纸也一路在飘,洒在了冷清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恐怖!

    城镇中没有任何人,偶尔到时候有一股股的阴气忽然悄无声息的闪过,这已经是我们修为能够探测到的极限了!

    大家都面色苍白,没有人高兴得起来,走在了街道上,还有不少人想要推开门进入街道旁的铺子,但发现门都是从里面反锁的,顿时吓得松开了手,而有的丢了块石头上二楼的门窗,发现纹丝不动,都关得严严实实!

    “刚才注意城门大字上写的是什么镇了么?”长孙德问起来。

    “忘了,很普通的名字,其他人有记得的么?”简龙皱眉摇摇头,随后问起了周围的修士,结果大家全都是看过,但到了这就没有印象了!这更是引得所有人惊愕不已,但回头再去看的心思,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实现。

    大家再次跟着送葬队伍走,结果修为还是没能控制流逝的速度,而最先警惕过来的长孙德开始注意到了身后血云棺的送葬鬼!

    血云棺只有王胭这主魂是仙级的,而原本没有转换成仙级的送葬鬼,此时此刻却成了最强大的战力,因为他们仍然是阴气凝聚而成,至于仙气,一丝都没带,所以流逝力量之说就不存在了。

    看到长孙德扫了眼后面上百的送葬鬼,我嘴角露出了冷笑,而长孙德正巧也在这个时候看到我笑了,当即面带怒色的走了过来:“你不过也是寻道期,笑什么?”

    “老匹夫,你说我笑什么?”我这回也懒得再压制修为了,把悟道大后期的修为亮了出来,霎时间,所有的修士全都脸色愕然,虽然知道会出点事,但没想到直接就是大事!

    长孙德脸上顿时精彩万分,本来扯着我衣领的手,瞬间抖了起来,我这回哪还跟他废话?

    嘭!

    一记老拳就打得他鼻血飚了出来,捂着鼻子蹲了下来,杀猪一样嚎起来!

    变成了悟道期后,他可就不是那招风唤雨,拿着泼天葫芦的到处扬威的北极仙门老大了,不过是个半仙的修士而已,我七倍道统威力,一个半仙算什么?多来几个都不怕。上他长号。

    “夏一天!我杀了你!”长孙德立即站起来,拿出了泼天葫芦,开了葫芦嘴,立马想要放出冰风雨吹我,我心中一凝,但很快就笑出了声:“老匹夫,这么点仙力,吹牛还行,吹风能起什么作用?”

    果然,掉到悟道期后,法力早就不够了,这老东西扒开了葫芦嘴,风就跟孩子放屁一样,噗的一声就没踪影了,我差点笑坏了,一脚就把他踹得滚了两圈,泼天葫芦拿不稳直接滚到了地上。

    我走过去,直接就把葫芦拎在了手中!

    一群的仙修和简龙、梅红羽、周文萱都从震惊中醒悟过来,还想要借法来帮助长孙德,结果我回过头,阴沉着脸就道:“呵呵,不作死就不会死,难道都以为血云棺是祖云的了么?”

    血云棺这还摆在那,上百的鬼帝大后期的鬼,我哪还会怕他们几个半仙,以及几百个悟道、入道期的小家伙?

    这长孙德召唤不出泼天葫芦的风雪,不但慌了,法力也飞快的掉,这回吓坏了,擦了嘴角的血沫,立即想逃走了。

    后面顿时大乱,北极仙门毕竟不是乌合之众,奋起反抗还是有的,毕竟好几个五行境都是吃了五行飞升丹上来的,对长孙德简直就是死忠,立即带着数十个弟子朝着我扑过来,当然,结局也显而易见,都给送葬鬼抓去吃了,成了一片片的血雾,滋补了血云棺的阴气。

    我悟道期一身的修为,自然没给长孙德逃跑的机会,伸出手念了几句咒语,悟道期级别虚无剑就飞了出去,直接扎向了长孙德!

    长孙德毕竟也是一代宗师,慌忙的施展了自己的手段,几个太极八卦就打了出来,啵啵的几声就化解了虚无剑,看来刚才只是一时没反映过来,这回他是记起了悟道的法术。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我当即把七重道统提了起来,再次用逍遥行追了过去,长孙德就算厉害,但也不过正常仙门传人,方才跑到前面百来米的地方,就给我逮了个正着!

    他惊恐的看着我,脸上一阵发苦,又往回逃了起来:“夏一天!你给老夫记住!等我仙气散光,再回到悟道大后期!必然杀你千遍万遍!”

    “我又不是菩萨,可不会渡你,没有以后了,你现在就死吧!”我冷笑罢,一张黑色纸符就出现在手中:“日月星辰无法天,仙灭神诛顷刻时,天一道!仙诛神灭!”

    仙诛神压一出,这长孙德下一刻必然要成肉饼,但下一刻,一条红色的缎带就飞了出来,一瞬间就兜住了长孙德,扯入了黑暗的小巷中!

    “胭儿!快让送丧鬼去追!”眼看马上就能宰了这老东西,结果偏偏给人救了,我皱起了眉撤销了法术,现在还不知道呆在这多久,能省就省。

    而回过头,看到简龙和周文萱、梅红羽都逃得远了,我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逃呀,我不信你们能跟长孙德一样幸运有人救!或者正好看看,到底是我养的鬼快,还是你们这些老家伙快!而且可别忘了,你们能逃,弟子门人能逃么?”

    看到弟子正在给送丧鬼屠杀,简龙、梅红羽、周文萱当场就停了下来,脸色铁青无比,这角色转换太快,一时之间他们都没反映过来。

    “杀不杀你们也没什么区别了,反正大家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不过东西还是要交出来的,就好像你们之前打劫我的一样,现在轮到我打劫你们了!快把宝物交出来!”我目光冰寒彻骨,门人弟子都死在他们手中不少,这次是收利息,等他们再掉点修为,再派送丧鬼去索命!免得反抗起来突生事端,而且刚才救了长孙德的还不知道是不是就在附近伏击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