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灭顶
    “不能再杀我们的弟子,我们立刻把东西给你!”简龙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过现在我的势力最强,当然得听我的,不过商量肯定有,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乖乖就范。

    “胭儿。先放过他们。”我命令送丧鬼停下,像是这么杀下去,外面雷霆海的祖老怪怕要发飙了,而且能杀光还好,如果走漏点风声,我天一道难免要遭到老怪们的报复,到时候收不收得住还是个问题。

    况且现在杀得够多了,十成给血云棺吃掉了三成,除了那些原**和五行的修士需要报复,其他的也算报了仇,放过就放过。

    简龙当场把那面脸盆丢到了我眼前,这脸盆来路很大,叫天海一线。可以留给我的门人使用。

    “夏一天,我的毒云柜就算了吧,你拿走了我们的食髓蛆王和移星盾,我们帝仙宫可以不追究。”周文萱沉着脸说道,丢了两件宝物她可以认了,但手中的毒云柜可是和泼天葫芦一样的大范围杀伤性武器。

    “真以为我怕你帝仙宫?不交宝物,保管杀得一个不剩,反正你们也没几个。”我当场就驳斥了她的想法,不给毒云柜,那只能是杀尸了。

    周文萱看我这么不给面子,顿然愤怒之极,不过后面一位原来五行境的尸仙动嘴传音劝了下,这才让她交出了宝物来。

    剩下的梅红羽之前给我抢了空芥环,现在应该什么都没有了,不过也把包裹丢了下来。我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但横竖先给王胭了再说。

    五行境以下也有很多宝物,很快堆得我前面都是了,开了血云棺。把这一大堆的鬼器都丢进了里面,以后出去的时候再说了。

    我把惜君放了出来,惜君的修为也是大降,都掉到悟道境界了,目前还在掉,看来一时半会要转换回阴气还要一段时间。

    鬼器还好说,收放自如,但其他的地仙法宝不好收藏,数量也太多,但很快何奈天解决了我的难题,主动请缨,让弟子们帮忙清点,然后由心腹先帮忙带着。

    我只留下了泼天葫芦挂在了腰间。其他的当然都给何奈天的门人帮忙扛走了。

    “滚吧!不过不要再惹到我,要不然我不管你们逃到哪,我也会派送丧鬼去索命!”我不打算立刻动手,现在整个镇子透着诡异的气氛,有这么多的六大仙门和散修在,正好给我去探探路,而且我还有找外婆的大事在身。如今祖老怪就在外面,谁知道什么时候用祖龙剑破阵进来?

    惜君看我逆转,大眼睛里从之前的冰冷变得有些崇拜,不过我放走了这么多散修和除了魔仙门、妖仙门的仙门修士,顿然有些不解起来。

    但很快我低声传音几句话后,她立刻也就明白过来,乖乖的点点头。

    “想不到夏道友又及时翻身了,这次长孙德栽的跟头不小,包括其他的仙门,也都吃了大亏,这么多的宝物分发回去给天一道的弟子,怕六大仙门要重新排名了,何某在这先恭喜了!”何奈天笑道,他可不敢染指这些宝物,现在他和其他仙门差不多,我不打劫他都不错了。

    “那可不,我们妖仙门一向垫底,经过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挤进前三?嘿嘿!”敖凤霞也笑得合不蚂,仙门争端从来就有,排名靠前终归好处多多,而且谁喜欢垫底?

    这次敖凤霞押对了宝,得乘气运扶摇直上,当然是高兴无比。

    “仙门格局大变,想不到引凤棺竟是这等的厉害,夏道友敢一个人就挑战长孙老怪和他麾下仙门,当真才是对引凤棺了解的第一人啊。”何奈天又给我带了高帽。

    “哼,祖云小辈,胡搞乱来,害得大家丢了修为,我见到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敖凤霞怒斥祖云,认为是开棺的方法不对,害惨了大家。

    “好了,眼下这情况有点不对,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驻扎,等两位道友和其他散仙门下的仙气消耗光,才好再次恢复成阴阳二气。”我劝诫道。

    “那就有劳夏道友护法了,多亏了我们跟对了人,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呀。”何奈天感叹起来,他现在掉到了入道期,正是脆弱的时候,随便一个鬼帝就能秒杀了他,因此我的帮助对他而言自然是雪中送炭。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让我们仙山瑶池和天一道永世交好!”敖凤霞突然挤眼跟我说道。

    何奈天瞪大眼睛,但很快就眉开眼笑了。

    我愣了一下,顿然是有些无语,敖凤霞虽然头发斑白,但样貌也不过是三四十的漂亮熟妇,但我不能口味这么重吧,当即回绝道:“敖道友,您这……就算不以身相许,大家相互尊重,互相帮助还是没问题的……”

    “哈哈,我只是开玩笑的,我这么一把年纪了,岂会是我?我说的我的小侄女胡清雅,如今她未曾婚配,你又曾经对她有过救命之恩,她得以脱离险境回到我仙山瑶池,完全是你的缘故,那可是确凿无疑的投缘啊。”敖凤霞看着我微笑道。

    “胡清雅胡道友?呵呵,敖前辈,我是救过她,但也不至于以身相许吧?况且我对政治联姻没什么兴趣。”我立即就回绝了,胡清雅我是救过,但那不算什么,还不至于以身相许那么严重,为了仙门之间的联系而让侄女嫁给我,这太过霸道了,我也不可能接受。

    “夏道友,实际上我忘了跟你说了,我那侄女是相当喜欢你的,她当时为你所救回到了仙山瑶池,也依然注意着你的一举一动,甚至动用了我的关门弟子前去调查,可说是我一路看着过来的,她要是不喜欢你,会这么做么?而且当时你天一道的规模,在我们仙山瑶池眼前,可真的不值一晒,为何我敖凤霞会对你青睐有加?难道你就没想过?”敖凤霞笑着看我,见我一脸恍然,她才笑道:“不错,正是清雅不断的磨我耳根,尽是说你多么厉害,这才让我抱着赌一赌的心思,姑且先帮衬着你,却不想你真的借势而起,短短时间就成了世间仙门不可忽略的存在,连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给我救了回仙山瑶池?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前阵子?时间不对呀……”我皱了皱眉,想不起这时间节点上的联系,当即就问起来:“当时胡道友回到仙山瑶池大概是什么时间?敖前辈可记得?”

    “哦,我想想……好像是……是什么人间什么大会,佛门的?不对,好像是道门的大会吧,好久了,当时那孩子回来后,说是给一个人类,叫做罗天簌的抓了去,要练成狐仙供她驱策,这人类真真作死,偏偏隐藏极深!连我派下了弟子寻访多年都未曾将此人捉拿碎尸万段,倒是在快要放弃的时候,你却及时救了她!让她得逃升天回到我身边,几经修炼,方到了如今境地呀……”敖凤霞看着我,仿佛看着自己的后辈般温暖,眼角里泪光闪烁。

    罗天簌当时为我所击败,而临死之前,一只血狐狸从她胸口那钻出本能的攻击我,随后串入林中不见了,原来那小狐狸,居然是妖仙门门主敖凤霞的侄女,也就是现在的胡清雅!

    我心中震惊,罗天簌也是邪恶,居然去妖仙门附近抓狐仙豢养,那是和乾坤道拿剑奴来做剑丸一样丑恶之事,我难以想象练成后到底胡清雅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但肯定又是一件让人唏嘘惋惜的人间惨剧,也是当时我谨慎,要不然这救命恩人可就给胡清雅冤枉的本能杀了。

    这就怪不得之前胡清雅的种种行为模式如此奇怪,不断把我引向了妖仙门,甚至最后还让自己的姑姑或者表姑成了我的盟友。

    胡清雅冰雪聪慧,虽然时时有些小心机,但性情却是温和,倒是个极好的女子,而且妖修的美是人所无比拟的,她的样貌更有敖凤霞的影子,甚至更加的出众。也是她这样的富含心机和隐忍,才使得直到今天,我才能从敖凤霞口中得知里面竟有如此深层次的幕后故事!

    “哈哈,正所谓好人有好报,夏道友行得端正,惩恶扬善,好运自然会比背运强,这也是情理之中,若是他有一天成了长孙德这样的人,怕也就没那么好命了,幸甚呀。”何奈天洒然笑了起来,对这段传奇经历给吸引住了。

    “何道友不也是有个全婵妤小侄女撑住了场面么?不如趁着大家恢复,说说是怎么回事如何?”敖凤霞却有点不买账,连忙追问起了何奈天来,全婵妤和胡清雅两位,一个是向着魔仙门,一个向着妖仙门,互相当然是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的,全婵妤的名头,敖凤霞自然能从自己的侄女那知晓。

    何奈天当即尴尬一笑,想要开口把这话题转移掉,不过忽然的,他的表情一变,看向了自己的前方不远处!上他坑号。

    我和敖凤霞也同样的看了过去,这一看脸都有些变色了,一团的金云,正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忽然铺天盖地而来,这灭顶之灾的气息,让我立刻大叫起来:“两位道友快逃!散修们带着弟子的都逃!哪里都好!快!”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