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渊源
    声音传出去的速度远没有金云飞来的速度快,散修们大多还没反应过来,就全都给囊括进去了,血云棺我也没来得及念咒收回!

    我心中暗道完了,自己也给金云给收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东西完全没有伤人的意思,掺杂的恐怖灭顶力量都是吸收到对方的能量后才产生了这股气息。

    血云棺的送丧的鬼帝全都一撸到底,变成了厉鬼的状态,惜君和王胭的力量全然吸得什么都不剩了,我自己现在连悟道期都没有,法力抽得干干净净。

    金色的云里什么都看不见,大家互相推挪,到处乱跑,感觉大部分的人全都跑向了城外,我喊了何奈天和敖凤霞,可没有任何回应,俨然都走散了。

    狂风劲浪一样的金色雾云不见后,整个小镇又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站在冷静无比的镇子里,脸色惨白得可怕,现在连寻道都没有了,鬼知道会发生点什么?

    把血云棺收了回来,惜君也进入了引凤梧桐枝,现在的我靠在身后的冰冷屋子墙壁上,并不知道自己处于哪个位置,周围偶尔还有惊声尖叫,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敲了敲身后房子的门:“请问……请问有人么?”

    房子里依然一片的寂静,里面或许根本不住人。

    但不死心的我,还是朝着房子的夹缝中看去了,金云过去后,我的视力下降了很多。只比**凡胎的凡人要好一些。

    毕竟觉得多少我也会看见点什么吧,就一直的瞅着一道道的夹缝,但很难想象的是,里面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我只能选往其镇子更中心的地方走去,可方才走了两步,忽然什么东西把我绊住了,我一个趔趄。差点摔下来。

    低下头,我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挡路,这一看,差点隔夜饭没吐出来!是一具给开了瓢,脑浆子正到处流的尸体!

    看穿着应该是个散修,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人活活打死了,致死凶器。应该是斧头什么的。

    正看着尸体的我吞了口唾沫。因为我忽然感觉背后多了一道目光,我猛然间回过头,但很庆幸的是后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堵属于商铺的门。

    这大门上有好几道缺口,我看了下,应该是那散修劈出来的,他手里还拿着一柄剑,似乎是想要闯入房中,结果给人用斧头活活劈死了!

    我拿起了那把并不是的特别好的法剑,站起来准备继续往前走。

    惨叫声依然持续不断,我真不知道这镇子发生了什么,不过显然谁敢擅自闯进原住民的房子里,都会招来残杀,这毋容置疑。

    而能够把我们轻松杀掉,很可能对方也拥有一定玄术法力的,就好像当时没有给金云吸干的我们,以悟道杀凡人,真不算什么。

    就在我走了大概十来米的似乎,忽然在我身边不远处,亮起了一盏火苗,照亮的个女子颇为好看的面庞,她是用打火机点燃了符纸,我看来一眼,还想要提醒这女子不要点火。

    但很快,一阵阴惨惨的气息就吹入了她的身体,随后我只看到那女人面容惨白,笑得异样恐怖的朝着我这看过来,并且身上的关节扭来扭去。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虽然施展了白日匿迹,但自己还是离着她太近了。

    忽然,那女子歪着头,就跟一具撑不住的木偶一般,朝着我狂奔过来,我知道她应该是给鬼借身了!鬼恢复实力的办法很多,阴阳之气、怨灵之气皆是食物,这借身鬼没准是哪个鬼仙散修修为尽散后,着急着恢复实力,所以才入了那女修士的身体,这一折腾起来,气息恢复也就快了。上来介扛。

    我撒丫子就跑,一路上零星的散落着尸体,好几次没注意直接踩了上去,啪的一声,骨头给我踩断的声音顿时让我生出了潜藏许久的惧意,那是直未知面死亡才有的。

    “嘎……嘎嘎……”那女子两眼翻白,诞着口液,手舞足蹈的追着我,我跑在了镇子的中心,想着找个什么地方先脱困再说,毕竟这么下去,总会体力匮乏的时候,而且只要给我时间用阴气块,我很快就能恢复出法力来,到时候岂会给这借身的厉鬼追得满街跑?

    “哎呀!夏道友!?”跑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不知是谁叫了起来,这声音相当熟悉,细细一咀嚼,很像是何奈天的声音。

    “何前辈!”我顿时大喜,连忙就往那跑去,结果刚跑两步,何奈天的身影就出现在一放马的栅栏里!他正脸色苍白的躲在马棚里,颇为狼狈。

    看我居然敢跑向他,何奈天连忙也跟着跑了起来,因为他跑得慢一步,鬼借身的女子立即就给他引了过去!

    “我这还有好几张符纸,何前辈快用昆仑剑先对付她!”我连忙说道。

    何奈天也是有些护身本领的,只是厉鬼若是没有法力,无法借来道统之力,听说我居然还有低阶的符纸,也是苦笑起来,当即就回身用昆仑剑劈向那女子。

    “是林师侄!?”看清楚女子的面容,何奈天吓了一跳,连忙收剑变掌,一掌就打在了女子的身上!

    那女子却毫无停止的意思,直接就抓住了何奈天,力大无穷的一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拿出了驱鬼符,念了几句咒语就跑过去想要贴住对方,结果对方还真是鬼仙变成的厉鬼,智慧远不是一般鬼类可比,直接一甩何奈天,然后朝着我追来!

    我连忙掏出了一把法盐,抹到了驱鬼符上面,法盐是没什么法力的修士用来替代法力的道具,这一抹上,立即火光冲天,那女鬼仙一时不察,直接给照了下,吓得脱体而出,逃得远了。

    “想不到夏道友一路闯到三才境,居然连这等凡间的东西都还有预留,我们如今早就忘了法盐到底是什么了,现在大家想必吞了恢复法力的丹药,正抓紧时间恢复呢。”何奈天松了口气,走过去看林师侄的情况。

    他这一看连连摇头,因为摸骨之下,发现女修士身上好几处骨骸都错位了。

    “重伤,指节错位,不过还好,留着口气就能活。”何奈天从包裹里拿出了药丸,捏开了女子的嘴巴,直接捏碎丹药混水灌下,随后五指做鹰爪,连续几次错肢复位,就把对方摆正躺在了地上。

    天依旧是黑漆漆的,连要变白的迹象都没有,看来正是深夜鬼语之时。

    我和何奈天一起把女子拖入了马棚中,我拿出了应急用的小包防尸粉,在马棚附近随意撒上了点,毕竟有总比没有的强,然后警惕的看着周围。

    “她是个散修,父亲叫林虚,听说是和北极仙门有仇,上回我们双边的仙门大会,他是来了我们昆仑仙门寻访旧人,也就是我的一个师弟,所以我知道此事,而这女孩儿我记得叫林疏影,修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父亲还强,他父亲挺倔强,自己来寻我师弟庇护,却没听我师弟的话让她加入我们仙门,后来北极仙门给你灭了,林虚带着她就离开了,这孩子也是个孝女,直到她父亲前段时间死了,也不再来我昆仑山了,再后来就没了她的消息,想不到竟在这个时候随着散仙们混入了活阵中。”何奈天一边探对方的脉象,一边的和我说起了她的身来世。

    “原来还有这段渊源,不过散修来这引凤镇来做什么?”我叹息道,魔仙门毕竟名声不好,她不加入很正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