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凤金
    “呵呵,来这里的散修想要打引凤棺主意的不会太多,毕竟六大仙门都在呢,大家各施其法,总会落入大势力中,散修式微。来这除了有碰运气的,却还为了一种能够让修为飞速成长的凤金石,那是独特产于引凤棺之物,只不过目前还不知道它储藏在哪里,听说当年引凤棺砸落人间,已经碎了一次,无数的凤金石掉得到处都是,都在活阵里面,偶有一些还掉落当年阳间的引凤镇,数百年下来,都给后人寻了去,这些捡到了凤金石的人,无一例外直达仙级也不过一两年的功夫。真是神妙无方呀,实际上比什么五行飞升丹要好了不知多少,毕竟丹药霸道,而这凤金石却温和,又是制作法宝的无上神品,好比血云棺,就是有用到它的,只是建国后,凤金石就未曾听说还有人寻获了,倒是有些小道消息说有门派时时前来搜寻,我深居昆仑,却没确认过了。”何奈天摇头笑道。

    “何前辈难道不知道全姑娘在引凤镇寻获了一大块的凤金石么?”我忽然脱口而出,全婵妤之前得到自己的姐妹方月婉托付了一块金色宝贝,听说就是引凤棺磕掉的部件,这东西自然就是凤金石无疑,这玩意虽然不至于跟何奈天说的一样神奇。但用好了绝对是万能的宝贝。

    “哦?那怪不得了,这东西炼制法宝,用以吸收修炼皆无上神品,大家自然来寻,之前那片金云你可还记得?我觉得那种气息就很像是引凤棺才有的,你看,金色的云。就代表引凤棺的颜色,这么大股的吸收别人的仙力和修为,很可能就是为了填充到引凤棺中,毕竟棺碎了嘛,要么是凤凰再生需要,要么就是恢复棺体需要,你觉得呢?”何奈天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当即就把分析说了出来。

    “何前辈说的。古籍中都有所言到,我觉得都有可能吧,毕竟古往今来,传言还有不少去了引凤棺后就未曾回来的大修士,或许都给引凤棺吸收了也不一定,而且感觉底下的情况还和我天一城有点类似,都能够萃取地底下的仙气。”我大胆的猜测起来,上界抽取下界气息的工具还真不少,谁知道引凤棺呆在这几百年,到底是干什么?

    就在我和何奈天讨论引凤棺的种种可能的时候,林疏影嘤咛一声幽幽转醒,她睁开眼的一瞬,看到的是我,顿时惊呼一声,而何奈天立即就说道:“林师侄,我是你师伯何奈天,那边那位是天一道的掌门夏一天,不是什么坏人,所以千万不要紧张惊呼!”

    林疏影点点头,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也没料到我如此年轻,就能和何奈天平起平坐。

    “师侄,你现在感觉如何?”何奈天忙问起来。上来布才。

    毕竟是散修,实力多少是有点的,身体锻炼得也不错,林疏影挣扎一会,用手在地上撑起身躯,不过之前给那鬼强行撑起身躯而脱臼,一时没撑住就倒向了我。

    我想也不想只能接住了她,林疏影顿时脸上一红,忙说‘对不住’,我背后阴风立刻就飘了起来,吓得将她扶好。

    “这里明明是马棚,却没有一匹马,我们还是赶紧的离开这里吧,毕竟你们看看周围,阴气陡然重了好些,而我们三人聚在一起,很容易招来邪妄。”何奈天提议起来。

    “我在这里洒下了防尸驱鬼的粉末看来也没什么用,确实该离开了。”这里的鬼之前都应该是鬼仙的,精明得跟什么似的,现在不敢过来,但一会围起来有十个八个的,难道就不过来了?

    所以只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但林疏影现在浑身酥软,不但关节剧痛,还刚给鬼借身了,虚弱程度连个小孩都不如。

    “夏道友,只能麻烦下你了,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七老八十了,骨头脆的很,你一小年轻,就勉为其难的背一背林师侄吧?”何奈天苦笑的说道。

    “那……”我看了一眼林疏影,倒也没什么不愿意的,这何奈天看似四五十,实则他们这些仙修都是早早成了地仙,保养都不错而已,现在其实都年纪一大把了,仙气在身力大无穷,但现在没了仙气自然凡人都不如。

    “那就有劳夏……夏师叔了……”林疏影不敢乱了辈分,叫了我一声师叔,我吓得连忙说道:“叫夏师兄或者道友就好,我还叫何前辈为前辈,你我不过同辈而已,我可能虚长你几岁。”

    “哦,那有劳夏师兄。”林疏影点头,然后让我扶起后,准备就这么趴在了我身后,让我背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惜君自主从引凤梧桐枝里跑出来了,死死的盯着林疏影,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非亲非故的一天凭什么就背你了?”

    “惜君!怎么说话的?人都有个不方便,为什么就不能助人为乐?哥哥背她,你一路吸收阴气块先恢复过来!”我皱起了眉,伸手要去拿阴气块给惜君,结果这一摸,仙气块和阴气块全都给吸没了,连法宝存储的能量什么都没例外。

    看我愣了下,惜君说道:“一定是给妈妈吃光了,那力量是妈妈的力量。”

    “哦,那就没办法了,我看看紫竹节。”我看她给我成功转移了话题,就把目光又移向了紫竹节。

    这时候,六枚紫竹节里本来还存放着的阴气块也没有了,此时此刻黑幽幽的紫竹里,正在星光点点的凝固着,重新凝固阴气块,看来这里阴气倒是很重,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用上了。

    当然,如果摆下聚阴阵,阴气块会更快的凝聚出来,但首先要找到安全的地方才行。

    “林道友,我来扶你吧……”既然不能背,扶总可以吧?我把她扶了起来,而惜君看到我改变主意,也没有再耍性子,过来帮忙扶起了林疏影。

    我们走了一段路,越走越是心惊,因为小镇非常的大,这条通往郊外树林的路只是其中一条主干道,想要走到底,可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所以到了一处有院子的,疑似客栈的地方,我们悄然进入里面。

    可刚踏入了客栈,一声‘谁’把我们吓了一跳。

    一个拿着剑的散修横剑挡在了客栈的里面,然后皱眉看向了我们:“呵呵,原来是何道友?昆仑仙门的最强者,在外面高高在上镇山仙!怎么?连您也想来借地方避难?可惜呀,这里人满了,不会再接受任何人进来,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赶紧滚。”

    何奈天捏着八字须,干笑了两声就退了出来:“我们立刻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嘛。”

    我皱了皱眉,这里已经互成阵营了,为了躲避黑夜里鬼类的骚扰,散修地仙已经抱成团了。

    没准妖修也是这样吧?

    之前大家仙级,现在不一样了,地仙数量和鬼修相比少了很多,现在又只能靠吃药恢复法力,或者个别修炼阴属性功法的能够恢复,所以不抱团肯定被鬼修吃掉恢复活力。

    何奈天和敖凤霞都是只身前来,没有门人弟子难免成了弱势群体,现在夹着尾巴做人一点都不奇怪。

    但我却不得不佩服他的为人,能这么淡化处理此事,不是一般仙修能够做到的。

    毕竟我们的背后,已经飘着一大群的厉鬼了,这些家伙全都阴惨惨的,绿色的脸上尽是嗜血狰狞,如果换成了以前的我,完全可以引这群厉鬼去吃掉里面的人。

    “我们走吧,往另一条路走,引走这些鬼修。”何奈天淡淡一笑,准备走另一条路,不让这些散修遭殃,我点点头,理解的同意了他的决定。

    “可……”林疏影却感到了一丝的不悦,毕竟她不理解我们俩的举动,而包括惜君,同样也很是不解此举意义。

    “站住!”结果让我们意外的是,里面的散修似乎改变了主意了,正狞笑着和几个散修走出来:“把身上药品和一切留下再走,作为昆仑仙门的镇山仙,宝物应该不少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