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预感
    “看吧,好心没好报,早就应该杀掉这群地仙!”惜君清美的眉宇上扬,杀气顿时暴露无遗,看向了从客栈中走出的地仙。

    “我本心向明月,奈何明月掉沟渠啰。”何奈天摇摇头。我也苦笑起来:“散修中,总有些心有邪念者,倒也不算是意外吧。”

    “何前辈,遇到这样的人如此羞辱和回绝你,早不该心存善念!我父亲林虚便是这样才给恶贼所乘!”林疏影挣扎从背后拿出了两把小匕首,准备应战。

    何奈天看了林疏影如此愤怒,叹了口气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和惜君都闪到了一边,把本来挡着的道路让了出来,而一群的鬼修的出现,顿时让冲出来打算抢劫的散修傻了眼。

    这数量,怎么说都有十多个,正呲牙咧嘴的等着要吃人呢。

    我冷笑一声:“真不知道哪来的狗胆。瞎了你们的眼了!”

    “臭小子,别把话说的太满了,真以为一群的鬼就能给我们带来麻烦了么?现在你们夹在中间,应该更难做人吧?只要我们稍安勿躁,它们未必会找我们麻烦,之前就有几个散修跟你们一样的,不要命的跑进来求救,结果给我们挡在外面喂了几个鬼修,这几个女散修的尸体还摆在里面呢,你们和她们性情如此相似,不知道有没有你们认识的人?嘿嘿。”那散修阴沉沉的笑起来,似乎见过这事多了去了。

    何奈天眉心一挑,本来平静的脸色愤怒起来:“地仙修士本就不多了,如今都落难此地,大家同为袍泽就应该互相帮助,然而你们却只为自己的一时安全。互相倾轧,怪不得给鬼修们所乘!”

    “何奈天!不要以为自己是昆仑山的镇山仙就如此嚣张,能不能活过今晚还两说呢!喂!几个鬼仙修士,这几个人我们不管,你们随便吃,吃饱了大家就各走各的独木桥,如何?”那散修大声问道。而他身后,很快站出来了七八个散修,果然是抱团之势。

    “我们……我们……”其中一个鬼修面目狰狞的极力想要说什么,但却半天挤不出半句话来。

    那散修虽然狐疑为何那厉鬼这么不会说话,但还是说道:“难道道友想要我们帮忙么?那也没问题,不过后面还需要你们再赶几个散修过来,我们还需要他们身上的东西!”

    “我们要杀了你!”那鬼修终于把话说全了。带着十几个厉鬼张牙舞爪的往七八个散修飞去!

    那散修惊恐万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一群厉鬼全然不理会我们,路过我们的身边时,皆是一晃而过。

    林疏影拿着两把匕首,因为刚才给鬼借身,关节还在发抖,一群厉鬼直接飞过去后,她吓得瘫软在地,一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夏道友,这就是招鬼术么?这道统放到哪个境界,果然都是厉害无比,刚才我还以为那群鬼修投鼠忌器,原来一路上都给你控制过来了,这心思,非常人所能。”何奈天看出了问题所在,不禁唏嘘万分。

    “一天,你累不累?”惜君看着我满头大汗,走过来拿起了袖子替我拭去汗水。

    我苦笑的伸出手避让开她,如果她叫我‘哥哥’,或许我不会制止阻拦她靠近,但现在她早就不叫哥哥了,我不知道这份尴尬的情感该如何应对。

    惜君撅起了嘴,有些委屈的看着我:“不擦就不擦,你就喜欢她不喜欢我。”

    “惜君,你打算一直都不叫哥哥了么?”我叹气说道,一边则控制一群的厉鬼去对付这些地仙,法力消耗还是挺大的,这些不是一般的厉鬼,都是曾经的仙级修士,只是现在掉了等级而已。上来宏弟。

    “不叫!她怎么叫你我就怎么叫你,就叫你一天!”惜君眼里都是闪烁的泪花,看我这么回避她,她是气急了。

    媳妇说的对,她就是想和媳妇竞争,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恶意,对于喜欢我,那是绝对的。

    我只能暂时不搭理她,反正也不是以前那个七八岁的孩子随便哄哄就好的,长大了就得告诉她这种事情根本不能争。

    一群的厉鬼冲击上去后,这些散修吃惊之余立即反抗起来,野修也是有好处的,不像是名门修士,轻身携带自己门中的宝物,他们和我一样,还带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符纸,对付厉鬼一点都不差,正因此双方竟暂时僵持住了。

    对于招鬼术,恐怕除了外婆就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了,摸出了一把法盐和一张蓝符,我快速的写了几道咒文,然后启动了道统之力,很快呜呜之声就围了过来,竟都是一群的厉鬼!

    这些厉鬼虽然不甘愿,但全给我召唤了过来,加入了围攻之中。

    “去客栈看看吧,没准还真有我认识的……”何奈天有些担心的说道。

    经过一阵的折腾,大家法力都有所恢复,因为阴气重,鬼修恢复最快,而散修有不少邪修,恢复也不慢,接着是妖修,他们阴阳之气都能吸收,好比惜君就恢复了不少。

    再下来是魔修,好比何奈天这种能够在阴气中萃取出属于他们的属性。

    而最慢的是正道修士了,有的靠丹药,有的却完全没能恢复过来,毕竟五行之力还是要依靠白天的阳气来转化,法力恢复后,也就不会再给鬼修所乘了,而曾经成为仙修过的他们,有的是法门快速恢复法力,而不仅仅依靠借身。

    一群的鬼修本来已经开始进入恢复修炼的阶段,谁曾想给我招了过来,顿时勃然大怒,开始攻击那群散修,很快就把他们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我和何奈天一起进入了客栈,摸着黑走到了墙角那,果然躺着好几具的尸体,这些尸体的魂都给打没了,也不存在恢复的可能。

    “唉……想不到真有我昆仑仙门出去的弟子。”何奈天仰天一叹,心情想必是复杂之极的。

    我认真看了下,旁边还摆着一些之前打劫来的法宝,这些和昆仑山仙门有所联系的散修也都算是何奈天的门下了,所以之前让我把打劫四大仙门的宝物给他们带着,没想到如今竟都枉死。

    “修道之路何其坎坷,世事皆无常,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不外如是。”

    正当我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传来,随后一只枯槁而冰冷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孩子……你还好么?”

    我浑身一颤,泪水涟漪而下,这熟悉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外婆的,可如此冰冷的气息,只能是鬼才会发出来,外婆怎么就变成鬼了?

    “外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回过头,她苍老的模样一如往昔,可脸上的淡淡青光,却和当时血云棺的主魂一样了,她变成鬼修了。

    我不禁难受之极,外婆如此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给人打消肉身?难道是刚才我们进来后,她和祖星海对了一战输了?

    我正想好好问清楚,可惜君看到外婆,也惊叫出声了:“婆婆!”

    外婆惊愕的看着惜君,好一会才认出来:“你……惜君,你都长这么大了?”

    “是呢……是惜君,婆婆……”惜君这次是真的高兴了,外婆平时就很喜欢她,她这次是找到大靠山了,当然是喜不自禁,毕竟这段时间她觉得自己受了不少委屈,哪有不对我告状的?

    “嗯,变漂亮了,长高了。”外婆拉着惜君的手,十分喜欢的端详了起来,一副怎么看就怎么喜欢的样子。

    我顿时有些汗颜,有了不好的预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