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四章:情定
    “婆婆,惜君漂亮么?”面对喜爱的老者,惜君童趣顿生的端着金红色的霓裳羽衣裙摆,在我们身前转了一个圈。无论外婆是人还是鬼,都是她婆婆,所以她会展现出自己最纯净的一面。

    但外婆何等精明。看着我表情平静,自知我和惜君已经貌似神离,就伸出手按住了惜君的肩膀,伸出手指敲了她的额头:“把你养这么大,多不容易吶?该谢谢哥哥,对不对?如今你们俩是不是闹情绪了?可没有之前那么要好了。”

    “呜呜……婆婆,他都不要我了,我才……”惜君捂着额头发嗲的说道,还偷偷的看向了我。

    “你是天凤之子,跨过了天劫,便继承了天凤珠,而天凤珠里有元凤的一缕残魂,尊贵不同凡响。长久置于体内,天性也会受此珠影响,渐渐迷失本心,变得孤高傲岸,宛如元凤一般,唯有和你哥哥不离不弃,方能减弱天凤珠的影响,你可知道这一点么?你哥哥可有告诉你这一点么?”外婆摸了摸她的头,有些凝重的看着她。

    惜君当即摇头起来,随后眼中露出恍然之色,而我同样心中震惊,这一点,我竟然没有发觉和研究过。

    “可他有了她,就不想要我了……还跟着她来欺负我。”惜君撅着嘴,却不敢直呼媳妇大名,又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孩子。她可不会故意欺负你,她身份尊贵难以想象,怎会拿你一孩子当对手,你若乖乖听话,她又怎么会排斥你?定是你气着你哥哥了,才会引得她生气,你自己来说。可有此事?”外婆看着惜君,显然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外婆来,就先把惜君说一遍,因为这是眼前的问题,想来她现在为何是鬼身,迟早也会说明的,我倒是不着急着问。

    “可我不是故意的……是小五死了。他却不在。我孤独之时,他也不在,我这才生气的。”惜君有些勉强的回答起来,引得外婆又是一笑。

    “什么在不在的婆婆可不知道,但你哥哥最喜欢你,外婆会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你受苦受难,必然千里之外都会赶来,或许他只是不知道而已,你说是不是,小丫头片子,学会忽悠婆婆了,看来确实长大了。”外婆笑嘻嘻的用手捏了惜君的脸颊,扯出得快变形了。

    我差点笑出声来,也就外婆这么有童趣了,换我也不好这么闹这孩子。

    “请问阁下……是不是用了离魂之术前来的?晚辈何奈天,见过前辈。”何奈天有些惊惶的说道,连忙行了道门之礼。

    “哦?这你都能看出来?倒也有趣。”外婆有些好奇的看向了何奈天,而我则震惊了一下,外婆居然能魂游天外了。

    “在下是昆仑山仙门镇山者,见过一位硬闯山外山的九阳境前辈用过此术,所以能够稍微看出来,想来前辈至少已经是九阳境的超级大修士了,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方才竟没有立刻行礼……”何奈天战战兢兢起来,对外婆的到来他早就端详了好一会,只是一时没敢确认。

    “呵呵,硬闯山外山?山外山是哪里?是我们大龙县的连城山外么?嘿嘿。”外婆笑嘻嘻的问起来。

    换别人敢这么说话,何奈天早就吹鼻子瞪眼了,但一个九阳境的说出这话来,他可不敢乱接这茬,连忙说道:“前辈说笑了……山外山是昆仑山的山外山,如今老祖也不过是八卦镜而已,目前冲击九阳境已有二十余载,还未能够冲破九阳境,而硬闯山外山的九阳境前辈,乃是雷霆海,甚至是现在天下第一的地仙,祖星海前辈。”

    “天下第一的地仙?那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外婆听到祖星海的名字,居然无动于衷,我回想之前外婆的冷笑,还有祖星海带着的笑意,这一场争端,恐怕早就已经出现了,只是没有确切的打起来而已。

    “这……前辈,祖星海稳固九阳境已经有数十载了,成名久已,在下当年侍奉过一位山外山已经白日飞升的九阳境前辈多年,也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前辈应该是刚晋级九阳境吧?倘若和祖星海相比……还是差上一点点的……”何奈天尴尬的说道,表情得很是诚挚,但这种诚挚里,却带有了一丝的挑衅在里面。

    我心中暗笑,何奈天有意撩拨外婆和祖星海的争斗,但显然外婆肯定是心中知道的,怎么可能会跟他一般见识?

    但这个时候,外婆却皱起了眉,伸出手一把就将稍远的何奈天直接扯了过来:“当年山外山还有一位九阳境的大修士?姓谁名谁?速速道来!”

    “前辈请自重……这位前辈叫任之,任之也是晚辈当年最先师从之前辈!”何奈天连忙的说道,但一个镇山仙大修士给这么跟孩子一样扯过来,确实有些让人难堪。

    “任之……任之……呵呵……想不到你居然……”外婆松开了何奈天,仰天长笑起来,随后却摇了摇头,苦道:“你说他已经白日飞升去了?”

    “前辈认识我的指导道长恩师任之?”何奈天惊恐交加,脸上写满了犹豫。

    “我如何不识?年轻之时我与他相遇天山,情定北域,却怎知最后竟再也见不到他了,想不到呀,他居然是你们天外天的九阳境修士!”外婆摇头笑道。

    “啊?情定……”何奈天没想到外婆会直接说出这话,顿时尴尬得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这老怪物之间的话可不是随便能乱回答的,稍不留意,怕小命就不保了,谁知道这情定了,接着是什么样的展开?是始乱终弃?还是失散流离?

    “那现在还需要挑衅我和雷霆海那祖老怪的关系么?”外婆反笑道,刚才何奈天生怕外婆不和雷霆海打得两败俱伤,还不断的在言语中有刺激的苗头。

    “晚辈不敢!前辈便是我的师母呀!我如何再敢挑衅?”何奈天连忙行礼,随后说道:“师母,也是我们山外山给欺负得狠了!当年任前辈白日飞升后,本来一直给指导恩师压制的雷霆海便兴风作浪起来,祖星海甚至以神游的方式,闯入我山外山中扬威,甚至故意引起两门大战,我山外山在那一战威风扫尽,给打成了魔仙邪异,一直至今未能翻身,到了如今,他仍然作恶世间,直至雷霆海上面的仙门给您外孙所灭,就开始要拿您外孙出气,这不,前两日还发下了屠仙令呀!师母,这祖老怪不诛,世间也永无宁日!”

    “什么屠仙令?什么雷霆海两门大战?这些我都不知道,你原原本本把任之的事情整理了说一遍,没有他的事就不要说了,我管不着,这还忙着更大的事情。”外婆对这些大战没什么兴趣,对祖星海倒怕是有一战之心,她性格也是古怪,同阶里怕是容不下别人的,分个胜负怕还真免不了。

    “外婆,任之就是外公么?”我还有些把不准外婆的脉,自然是有些疑惑的,什么情定北域,我完全不知道呀。

    “就是你那混球外公,让何奈天说吧,既然是旧人,那应该是知道点真实情况的,我倒要看看任之到底是为何离我而去。”外婆有些不高兴起来,当年的情况确实是断断续续的,这突然而来的感情,又突然而去,谁受得了?

    “这……好……”何奈天不敢违逆,当即酝酿了下,然后准备述说。上来亩划。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