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闪光
    “话说当年我还年轻的时候,不过是昆仑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隐修,任前辈却是山外山的镇山仙了,我慕名许久,不过好几次恳请他问道,皆不能得偿所愿。也是后来一件山外山的大事后,我才有幸拜入了前辈的门下,成了八位受其指导的弟子之一,闭门师从与他,这也是晚辈第一次接触任前辈。”何奈天想了想后说道的。

    “一位指导道长带八个弟子,看来到了昆仑山也不例外呀,不知道外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问了起来。

    “风趣幽默,情感丰富,为了大义,不拘小节,样貌上……长得是仙气脱尘,飞升之时依然一头黑发,秀气逼人。法术上嘛……一把尘世中的桃木剑,可开山裂石。一口朴素木葫芦,却无所不能。”何奈天笑了笑说道。

    外婆哼了一声,显然是有些不大高兴何奈天给了这么高的评价,何奈天苦笑起来,而我点头生出了笑意,看来外公的逼格倒是很高,怪不得连当年的外婆都为之倾倒。

    “再后来呢?他大概什么时候入的山外山?什么时候修为大成?又什么时候出山,什么时候回山?”我抛出了一大堆的问题,毕竟现在也不能无穷无尽从何奈天的角度说下去,要说完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我刚师从任前辈不久,他就突破了**境,受邀进入了山外山。而我们八个弟子因为修为不够。是不能进入山外山的。但也好在任前辈很厚道,以我们资质和心性,留给了我们各自修炼的功法和目标,并且时常会在闭关静修结束后来看我们,如此这般匆匆就是十余载,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会把我们几个师兄弟聚起来讲课,而在我们都快要突破了五行境时,他出来了一趟,那时候,他也已经是八卦镜了,说是冲击九阳境失败,要出门历练一段时间,为期可能会很久,或许数年,也或许数十年都有。”何奈天想起了最后一次任之外公出走的时间,然后开始捏着手指算了算:“大概距今有四十多年?还是多久……我也不曾记得了。”

    听着时间,应该也很久了,大概比四十年前还要久,可能也正是母亲出生的时候,犹记得外婆说,当年怀着母亲的时候,外公就离开了,或许就是那个时候不告而别的,怪不得外婆如此想要去找他。

    外婆当时在同辈之中已经是佼佼者,寻常人根本看不上,外公实力那时候如果是八卦镜,怕是无所不能了,外婆觉得对方高深莫测,加上仙气脱尘,难免生出情愫来。

    当然,那年的外婆可不会差了,要不然也不会让外公在外流连这么长时间。

    “这次出去后,大概多久回你们昆仑山的?”外婆耿耿于怀的问道。

    “大约三四年后吧,回来之时,只是匆匆召唤了我们一回,然后又入了山外山修炼了,我率先达到了**境,而我的其他师兄弟,有的止步四象,有的止步五行,皆因资质原因,未能踏前一步了,而我记得我被上任的**境镇山仙提名为下一任镇山仙而进行修行的时候,山外山忽然仙气大增,问了一些出来的前辈,他们都十分的高兴,说是我的指导道长居然突破了九阳境,成了这世间的第四位九阳境修士。”何奈天十分认真的说道。

    “第四位?”我震惊之极的问道,这九阳境现在也就听说祖星海修成了,当年却有四个之多?这又是怎么回事?

    “嗯,当年浩劫天灾还是很久远的事情,我们甚至还没听说过有这事,所以很多高人九阳境后滞留不去,那时候也算是比较和平的年代了,再后来我因为达到**境,需要进山外山秘密修行一段,所以有幸和任前辈呆在了一起,这段日子长达数年,就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段了。”何奈天说道。

    外婆叹了口气:“当年他离家出走,说是要上集市去买菜,要炖只老母鸡给我补身子的,结果一去不回,留下了我带着腹中女儿,着实过了一段的苦日子,我倒是想知道那任之到底回了昆仑山的山外山后,到底都做了什么?有什么事比我们母女俩还要重要?”

    “那时候我一心修炼,对前辈的事情所知不多,但时常有两三位九阳境的修士经常会来这里找前辈聚会,我有机会奉茶时,倒是听到了一些关于上界,以及一些浩劫天灾的事情,前辈和他们不同,他想的是留下来对抗浩劫天灾,还经常奉劝大家留下来,一同的参悟和解决这场浩劫,他说过修炼到九阳境,为的是什么?能力大了起来,就要有责任心,九阳境的不去抗住天灾,那八卦镜和七星境还不是等死的么?不过因此……大家的分歧就出来了,再后来,原本经常来的两三位九阳境的同道也不来了。”何奈天很无奈的说道。

    我和外婆对视一眼,各有自己的想法,我率先道:“后来呢?”

    “后来任前辈就让我在山外山静修,他自己要出去动员和游历一阵,打算让大家都帮忙,我记得就恰恰是在要走的前天夜里,有个神秘的修士不知何处而来,空降到了山外山里,我看不出修为,前辈却让我照例奉茶,我坐在前辈旁边,那修士却不想让我听他们说话,结果前辈却说我可以听,那人就不再驱我,转而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出来。”何奈天皱着眉,一副愁眉紧锁的模样。

    “他说,其他九阳境的修士都算准了天灾会降临这一界,所以都离开了,有的连种子都没留下,鸡犬升天了,这一界将要成为遗弃的一界,上界所准备的封锁也已经展开了,所以让任前辈早定离开此地,还拿出了三道让人不得不信服的证据。”何奈天继续愁着眉,然后说道:“前辈当然不肯,还立即呵斥了对方的来意,说他一定会逗留到天灾降下,并且亲手解决了此事,还警告若是再提及这件事,就请对方赶紧离开,他不愿意接待了。”

    “嗯,这性子倒是像他。”外婆叹了口气,也算是了解了一些此事,然后问道:“后来那人是否还有些什么话说了?毕竟深夜到此,应该不会多此一举只是劝离吧?”

    “前辈果然猜到了,那人当即大笑,拍手说是找对人了,之前那几位九阳境的前辈给他这么一说,全都打包袱走了,就算当时没有立刻走的,过了两天,也都消声觅迹了,只有任前辈是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所以,他当时就拿出了一口大概两个手臂一样大小的奇怪棺材,那棺材里面装着一样东西,取出来后没有形状可言,就是一团诡异的星云,上面闪着霹雳,非常的奇怪,我细细一看,这团气云里面似乎还裹着什么东西,闪得很,我好奇到了极点,可惜,当时任前辈忽然改变了主意,让我出去再煮一壶水泡茶,我并未能知晓这到底这团云雷中裹着的是什么东西,要不然可能还知道点什么。”何奈天一副可惜的样子。

    外婆这回愕然了,而我更是脸上阴郁得可怕,这团星云必然是祖龙气运无疑,那它里面到底裹着什么东西?会是祖龙剑?

    那不可能,祖龙剑那时候根本没下来,而听何奈天的说法,里面裹着的应该是一枚闪亮的点,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底是什么?何前辈,这股云气一定是祖龙的气运,绝对是,你可从中尽情猜测,或许很可能会和我有所关联,外婆……后来外公可有见过我?可有回来过?”我心中忽然有了个可怕的猜想,这一切很可能会跟我的出世联系到一起!

    媳妇说过,以前我就沾染了这股祖龙的气运,所以一路才如此的倒霉,要不是她的出现,怕我早就应该死了,当时祖龙剑还未下界,浩劫天灾也只是老前辈们掐指观星算出,那我染上祖龙气运的可能只有两个,一个是藏匿阴间的玄铁棺,一个就是何奈天现在说出来的,那神秘人所带来的棺材之物。上以扔才。

    “自那时候一别,我就过着隐居的日子了,你外公怎么可能寻得到我?或许他九阳境实力强大吧,能够找到我,但为何又不愿意出来相见?我看呀,他压根就没找到过我……”外婆摇头叹道,她也很好奇祖龙气运的事情,既然知道是这东西,势必又和我有关,那里面的涵义也就多了,可能性也会无限延伸,所以她就问道:“泡一壶茶回来后,他们又说了什么?”

    何奈天之前吃了一惊,几乎回不过神来,毕竟真正见过祖龙气运的能有几人?我居然知道这就是祖龙气运,那其中的隐情就多了去了,他当即绞尽脑汁的回忆起来,试图想起其他别的什么,等他发现自己想的东西可能也没什么踪迹可循后,就说道:“当时泡茶回来后,那股祖龙气运已经给收起来了,两人都相见恨晚的样子,至于这祖龙气运在他们两人谁的身上,我并不敢多问,毕竟你们知道的,我一个**境的,也就是配给前辈泡泡茶跑跑腿,哪敢问这些牵扯到一界气运的事?不过……”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