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膏肓
    那老年的鬼修带着陆续过来的十多名鬼修立即带路起来,他们知道我的本事,在同阶里,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早就不用我的招鬼术控制,他们就主动的带路了。

    “前辈。我叫做姜白,是深海的散修,这边几个都是我的朋友,前辈身为地仙,竟然连妖仙也帮,想来对我们鬼修,也不会太过为难吧?”那老年鬼修一边带路,一边的引荐几个鬼修朋友和我认识起来。

    “当然不会,我刚才暂时控制你们,也是因为你们身份更适合游走此地,多有得罪之处,如果有机会出去,我自然是要厚报一番的。”我也不至于不识数。对方是鬼仙散修,只要肯帮忙。我并不吝啬结交。

    “厚报一说岂敢接受?我们也是有些自保过头,身不由己呀,只要前辈不为难我们就好,我们是肯为前辈驱策的。”那姜白以为我不悦,当即又是一阵的解释。

    “嗯,你们也不用多说,只要有心帮忙就行。”我知道这些散修都小心翼翼,所以懒得再说什么了,快速跑向城南那边。

    一路上遇到好些鬼修,我半点不客气就用招鬼术抓过来,因为四大仙门都集结起来了,势力肯定是以深海鬼族为最。次之是鬼仙门。再而是帝仙宫和北极仙门☆弱小,当然是散修部分和妖修那部分了。

    现在散仙部分肯定都投靠相应的仙门了,毕竟力量大就能抱团,对抗其他势力,只有妖仙是最惨的,因为这次仙山瑶池只有敖凤霞一个前来,其他妖修都是散仙,就算抱团数量也少得可怜,所以大战才刚开始,就给打成了三股小队,一股被灭,一股在逃,一股风雨飘摇。

    我现在自然是要去救那即将呗灭掉的小队。

    “还没到?”快要走到了南城门那,我皱起了眉质问姜白。

    姜白看到我犹豫,又招了一大堆的鬼,里面面色惨白起来:“到……到了,马上要到了……”

    “哼,最好是快到了,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我立马就捏死你!”我有些不快的说道,而何奈天也私下里感应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鬼仙散修忽然想要逃,立马招鬼术抓住,拎到了惜君那里:“惜君,吸光他魂髓!”

    惜君根本没有犹豫,伸手一点对方额头,将其吸个干净!法力马上恢复了一大截

    噗通,姜白直接跪了下来:“前辈!在下糊涂呀!”

    “啧啧啧,还没进入包围圈,就已经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么?夏小道友果然是感官敏锐,怪不得屡次都能逃离死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简龙,装神弄鬼什么?”我皱起眉,随后感应放了出去,附近好些鬼影已经聚集起来了。

    “夏一天,你该死!”很快鬼仙门的门主梅红羽的声音也出现了。

    “呵呵,连你也迫不及待的来送死了。”我朝着声音发出的黑暗中看去,梅红羽一身红黑衣服站在了屋顶上。

    简龙恢复了鬼将大后期的实力,而梅红羽竟同样如此,虽然没有宝物,但这修为恢复快得令人发指。

    他们身后还有两三百的鬼,数量真是惊人,看来刚才我用招鬼术已经让他们察觉,并且反过来利用这点准备引我进入包围圈!

    我的实力现在恢复到了寻道中期巅峰的实力,何奈天是刚寻道中期,惜君是妖修,刚才吸收了一个鬼将,堪堪达到灵妖初期圆满的修为,值得一说的是,妖修成仙,是要经历灵体、精怪、灵妖、妖王、妖皇这些步骤,跟修成地仙的等级划分差不多。

    “送死?可未必吧?我们知道你的鬼道法门厉害,但用来对付一些小鬼,或许常鬼难以抗衡,可对付我们这些已经修成鬼仙的鬼,可未必是绝对的了,简道友,该放出你们深海鬼族的阵图了吧?说好的,大家一起出力灭掉隐患,再分地盘,然后寻找凤金石的。”梅红羽并无隐瞒的说道。

    “呵呵,当然。”简龙笑道,随后伸出手朝着旁边的一个鬼修递过去,那鬼修立即拿出了一张诡异蓝图。

    这图纸如同剪纸一般,那简龙念了两句咒语后,就丢上了天空,随后所有鬼修以一道道的光线互相牵扯了起来。

    “又是阵法!惜君,开吃!能吃多少是多少!”我不知道这阵法的作用,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惜君立刻伸出手,放出了一阵阵的金红之光,直接把靠的她最近的姜白吸了过来,那老头面目又恐惧变成了狰狞,但这并没有让他有丝毫反抗能力,直接就给惜君吸了个干净。上以厅才。

    “师叔,你带上林道友先逃,我来断后!”因为我的及时发现,我们并未钻入对方的包围网中,这也算是值得庆幸的。

    何奈天是果断之人,当即搀扶林疏影,往回头的路飞奔。

    “驱灵缚邪,号令自来,天一道!招鬼!”我丢出一张符纸,立马控制起最前面的鬼修,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这些鬼修都给蓝色的线扯住了,有力量连成一片的情况,我的招鬼术释放后,忽然法力快速的给吸收掉,对方只是凝滞了下,就又朝着我张牙舞爪飞过来!

    倒是惜君没这种问题,逮住一个吃一个,很快就吃到了灵妖中期,修为还在不断的变强!

    “七魄不死,三魂不灭,天一道,鬼命!”我拿出了血云棺,咬破了手指,用道统精血涂抹到了棺材板上,咒语念完,轰隆一声,血云棺出现在了我眼前,而上百的送丧鬼和扛棺的鬼也没有例外的浮现黑暗中。

    一群的厉鬼,要对付这群鬼修还是有些困难,不过我并不缺乏对抗的办法,再次挤出道统精血,我念起了咒语:“英魂末路,横天戾血,天一道!血衣!”

    七倍的血衣下,所有的厉鬼立即成了鬼将。

    咚!

    咚!

    咚!

    嘭的一声,血云棺的棺材盖子从里面打开了,王胭手持一把断魂锥从里面站出来。

    这数百的鬼将要对付这群鬼修,根本没什么难度,很快掩杀过去!

    一群的厉鬼见到送丧鬼,之前是吃过一亏的,现在顿时落荒而逃,简龙和梅红羽拦都没拦住,喊了几句没人肯再主持大阵,他们两位也一转身落荒而逃了!

    王胭主持血云棺血祭起来完全没有难度,一群的鬼修一个接着一个的化成血云,给吃进了血云棺中炼化了!

    送丧鬼有瞬移功能,鬼修想要逃可不容易,不一会就死伤上百,一路吃下去,血云棺修为大涨,惜君本来都吃成了灵妖后期,结果给王胭一下子就超过去了。

    “好,不用再追了,留他们一条小命!”我看追得远了未必是好事,就把血云棺收了回来,留下了王胭。

    “我本来很快就能突破灵妖了……”惜君还有些不满的说道。

    “毕竟都是有后台的,总不能全吃光,给点教训就够了,凡事也不能做太绝了。”我淡淡的说道,回头去看何奈天那边的情况。

    可何奈天扶着林疏影走了一段路,却在前面停了下来,我看过去的时候,他也苦着脸看过来:“夏师侄,不好……前面……”

    因为这里的黑夜看不见任何东西,也没有借光之处,我看了过去,根本没看到什么,但见何奈天一步步的退后,我立即皱眉迎了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可怕在前面。

    而当我走近何奈天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何奈天的眼前,一个青年正持金剑朝我走来,他剑眉星目,脸色却苍白无血,如同病入膏肓。

    “是你!”我脸色难看,他怎么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