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剑池
    黑暗中,李破晓的乾坤剑闪烁着摄人的凶光,上面滴滴答答淌着血滴,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杀了多少的修士,虽然不知道所杀之人是好是坏,但这已经没有关系。能让乾坤剑沾上血液,恐怕都死了。

    何奈天退了几步,对方的目光灼人如火,修为更是比他要高出很多,寻道大后期的修为,让我也不禁吃了一惊,但很快我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肯定是我的魂毒带来的副作用,魂毒本身就是阴属性,会自我成长和繁殖,吸收阴气什么的,自然是手到擒来,能这么快冲击到几乎入道的实力。也是正常之极。

    “咳咳……想不到吧?你的魂毒如附骨之蛆一样缠着我,却也在这个时候。帮上了我的忙。”李破晓脸色阴沉,哒哒走来的脚步声,如践踏着人心。

    “李断月呢?让你制作成剑丸了?”我看向李破晓左右,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周璇远远的站在那,看着我的时候,目光有些迟疑,或许她不知道该帮我还是帮李破晓。

    “与你无关!”李破晓干脆至极的回答,随后看向了何奈天:“把你的剑给他。”

    何奈天皱了皱眉,但知道现在他自己实力也是不济,当然更不清楚我和李破晓的关系,如果借剑给我能让我有自保之力。当然不是什么问题。

    “师侄小心。”何奈天把昆仑剑丢给了我。

    “给我个理由。”我接过了昆仑剑。入手时。这把看起来如同石头一样的宝剑异乎寻常的轻,握着让人心情平静。

    “你自己一路走来,白骨皑皑,却问我要理由,岂不可笑?你我见面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你死,要么我亡!”李破晓连解释都不想,长剑一甩,血渍溅到白色的石块道路上,蹦出朵朵血花。上土余扛。

    “呵呵,也好,送死而来,我也懒得和你多言了!”我也伸出手,把要爆发的惜君劝开:“惜君,你带着师叔先去找敖道友吧,你对妖修的气息应该比我们要熟悉,这里的战斗,我自己来解决。”

    “元义,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一天和你的事情,出去再解决,我们走吧。”周璇飘了过来,扯了扯李破晓的衣袖。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今天若不见分晓,我亦寝食难安,我知道你护着他够多的了,但他不是一般人,并不是想要帮助他就能够让他回头是岸的,这里不安全,你找个地方先恢复法力。”李破晓没有听劝,非要和我斗个你死我活。

    “一天,你走吧,不要和他斗,何必争得两败俱伤?我可以帮你拦住他一会。”周璇见劝不过李破晓,只能试图劝诫我。

    “周璇,迷茫了这么久,你还没看清楚他的面目么?他如果是张元义,绝不会这般固执,想想你丈夫的性子吧,如此受邪魔外道蛊惑,如何面对也同样在活阵中的外婆?”我反劝一句。

    周璇轻皱眉心,有些不高兴我这么说,但眼下她也没有其他办法解决,只能苦叹一声悄然离开。

    “一天,让我对付他吧。”惜君已经是灵妖大后期,自认有和李破晓一拼的实力。

    “你打不过他。”我深深了解李破晓的可怕,同阶之内,他除了我,再没有其他对手了,留下也是徒增伤亡。

    “小姑娘,我们走吧,不要让你哥哥分心。”何奈天一边扶着林疏影,一边回头劝惜君。

    惜君瞪了李破晓一眼,只能乖乖的离开,而周璇同样也转身走了,只不知道她所去何处。

    我和李破晓面对面站在空旷的大街上,夜色凄凉,活阵中依旧有风,不大,但却阴冷无比,我身穿加厚的运动服,却也有了一丝凉意。

    “乾坤道!急破!”李破晓低下了头,那双犀利的目光盯着我,随后划破两指,在空气中写下了‘百神归命,万将随行’八个字!

    “阴阳消长,五行转移,天一道!五仙!”我以道统精血为誓,也在空气里写下八字,五个清晰无比的仙家立即给我召唤了出来,这五仙有老人,有老太,也有男女青年和小孩,或是背着长剑,或是背着大葫芦,乃是天家的五仙。

    李破晓两指一点,百将随行,身后一队队的天将,乘云驾雾从来!

    我身后的五仙自然也跟着飞了出去,男仙长剑出鞘,老者手托葫芦,老太挥舞拂尘,女子捧着莲花,而孩子,赤手空拳!

    砰砰砰!那小孩子穿着肚兜,头上绑着一撮毛发,但却厉害无比,上去就是对天将一阵的毒打,而那男仙身材魁梧,全身白甲,挥剑时所向披靡,女子的莲花也异端的神妙,片片飞花,如逐水流,给接触到的天将尽皆如梦幻泡影般消失不见!

    老仙的葫芦也是神妙,开了壶口,怒喝一声,冲过来的将领都给吸入了葫芦中,至于那老太,拂尘一挥,疾风骤雨,真是厉害之极!

    阴阳道法在现在施展开来,又有别样的韵味。

    而李破晓的万将随行也不是开玩笑的,纵然我的五仙是七倍道统威力,但百神带着万将,就算给五仙如潮水一样打退一波又一波,也依然前赴后继,勇往无前,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周天有命,万剑招来,乾坤道!百剑!”

    道法的持续时间跟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了,就算一般的法术,以现在寻道期的身体,沟通天地的能力也比以前强上无数倍,李破晓长剑在地上噌噌噌的写下了一大堆的字体,随后光芒骤然冲天而起,一把把的剑器漂浮在他身边,虽然是金色的虚影,但百把之多,仍然十分的震撼人心!

    以前他施展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十八把,但现在,着实和以往不同,那是九十九把加上他手中的一把!正好百剑!

    “来的好!”前方五仙和百神大战正酣,他已经念出了百剑,我自然不能慢了,一张蓝色符纸取出,咬破手指,精血快速按下手指印:“长林青仙,云岫剑池,天一道!剑池!”

    轰隆隆!

    剑招施展,顿时地动山摇,以我为中心的位置,立即凹陷了下去,一把把的神剑的虚影从地面中给我召唤了出来,而剑从剑池里缓缓的飞上了空中!

    “杀!”李破晓怒喝一声,百剑顿时归命,争先恐后的往我这飞来,速度流星赶月,我明明能够看清楚剑的轨迹如同慢动作一样冲过来,但因为等级已经掉回寻道期,身体竟没有任何的反映!

    除了我自己,李破晓和我的情况又差得多少?剑池之剑一飞冲天,一去不还,噌噌噌的穿透地面,往天空飞去!

    嘭!

    初级的剑气罡罩在接触了李破晓的百剑后,直接碎掉,数不清的剑气朝着我飞来,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但现在,你让我躲到哪里去?

    我长剑护心,拿出了六道盘来,嘭的一声,白璧一样的六道盘就给砸飞了出去,而我瞬间身体吃痛,就看到浑身上下全都是血了!我连忙运转护体剑罡,毕竟九剑道最是擅长这个,但没有承受住十来道剑气,再次给砸破了!

    李破晓也承受着我的剑池,身上全是由下往上的血口子,但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双目赤红的控剑杀我!

    这不是地仙,没有强大的防御罡罩阻拦攻击,我明明知道这样下去,两人都会被对方的剑招杀死,但根本停不下来,李破晓的杀意何等炽烈,那是自己牵头,拉着我走向地狱!

    我就算收招,他有可能会放弃?

    答案是不会的,百剑和剑池都发挥着各自独有的霸道威力,即便我们怎么腾挪,怎么躲闪,但密密麻麻的剑气之下,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可能,唯有一方死去,才是法术的终结!

    承受过无数的伤害,大家的身体忍耐力都达到连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步,我明明看到他浑身是血,但却依旧没有倒下,而我自己,一样痛得要命,但同样有股力量在支撑着,即便媳妇数次拉了我的衣角!

    “都住手!真要以性命相博么?何等的可惜?”

    忽然间,就在我感到有些撑不下去的时候,一身青衣的老道背影,忽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他大手一甩,所有剑全都给挡开了,剑池的剑、百剑的剑都透不过他的身体,叮叮当当的砸中他后掉在了地上!

    老道背着一把有红色剑穗的剑,荡开了我们的剑后,重重叹了口气,似乎心中有数不清话,想要吐出,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我觉得浑身一软,几乎要半跪在地,连忙取出了一枚龙魂仙草,率先丢入了腹中。仙草吃过之后有了药抗,除了能恢复身体,修为和一切都别想恢复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