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天青
    李剑臣默默点头,但还是说道:“其实说什么都是次要的,还不如引凤棺直接上界,到了上面,祖星海再怎么想得到都不能了,这才是一劳永逸。但现在他就在外面,老夫心下不安得很吶。”

    “前辈心系天下,晚辈佩服,外婆也已然九阳境,面对祖星海绝不甘束手就擒,只是我还不知道外婆的打算,现在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如何?”我提议起来。

    “也好,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老夫不放心这徒孙,方才要不是鬼修周小道友报讯,我恐怕还错过了你们俩。”李剑臣说道,然后拱手告辞。

    “嗯。那前辈,我还有同伴要救。也不好再耽搁下去了,如果有什么,大家再一起互通消息好了。”我也不好和李剑臣再说下去,其实乾坤道都有些杞人忧天的想法,这不是他们固执,而是从小他们就接受天下大义苍生为重的思想灌输,就跟吃饭喝水,是他们必须要去做的。

    李剑臣大彻大悟后,虽然成了尸类,但好歹也回归了乾坤道的主旨,既然行正义,我自然不会去打击他的热情。

    整个引凤活阵依然黑沉沉的。在龙魂仙草的帮助下。我的法力已经恢复到现在等级的全满程度。一路的疾走,阴气块也在默默提升我的法力上限,籍此突破到寻道后期,毕竟现在每分每秒都很重要,我如果不提升自己的修为,一旦跟其他仙修拉开距离,就会变得很危险!

    “夏道友!”

    正在疾驰的我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转过头,看向了了声音发出的方向,不禁喜悦起来:“是敖前辈么?”

    “是我们!夏道友!你怎么跑这来了?”敖凤霞惊呼道,随后带着十多个妖修散仙从猪圈那边跑出来,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虽然猪圈不养猪,但毕竟是猪圈,能好到哪里去?

    “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你躲在这里,可有遇到何师叔他们?”问起来,然后摸了摸引凤梧桐枝,召唤惜君,结果惜君那边完全没有相应,我皱起了眉:“糟糕,他们可能遇到危险了!”

    “什么?”敖凤霞惊道,然后回头看了眼后面的妖修说道:“诸位道友,何奈天道友和我们仙山瑶池互为邻友,如今他们有难,我们当然要去驰援,可愿意和我敖凤霞一同前去么?”

    身后十多个散修全都面面相觑,但有三四位立即说道:“敖道友,我们现在实力如此不济,连自己都要相偎取暖,奈何他人?”

    敖凤霞听到这话,表情为之一凝,心中怕气得七窍生烟了,不过好在不愿意去的只有少部分,其他心腹还是愿意跟着她的,因此她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带上十来个和她相熟的散修,一同跟我前去。

    我用了招鬼术召唤鬼修,结果因为之前和深海鬼族、鬼仙门大战一场把他们逼入了森林,所以招来的鬼只有两三个,问起了周围是否有大战展开,结果让人着急的是,对方竟一问三不知。

    没有得到有利消息,我召唤了血云棺,派出了送丧鬼前往探索,而自己就和敖凤霞一路朝着之前何奈天和惜君寻找的方向走,但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有找到他们,心中担忧难免到了极限。

    好在送丧鬼在关键时候来了消息,让我折转回头。

    原来这方向一开始就是错的,他们前进的路并没有到敖凤霞的位置,而是提前就右拐了,要不然早就先我一步撞上敖凤霞了,而我竟情急之下没想到这点。

    到了一处庄园前面,鬼啸声和尸类独特的吼声从里面传出,王胭已经在里面带领送丧鬼和尸类战上了!

    我和敖凤霞她们没有犹豫就冲了进去,进去扫了一眼,就立即找到了惜君和何奈天的身影,他们正在里面对付帝仙宫的尸类呢。

    惜君的天凤珠死克对方尸类,但她现在面对的却是周文萱这女尸,周文萱修为提升不大,魂体还是鬼将后期左右,但尸身却硬朗无比,毕竟金云扫去了本该有着尸仙级别的精魄后,指挥让身体不能施法,身体还是钢铁般的硬朗。

    所以近战中惜君并没有任何优势,好几次打飞了周文萱和一群帝仙宫尸仙,却又给对方围上来,而天凤真火数量因为不多,也不敢太过浪费,就只能是用来僵持着不给对方太过靠近。

    何奈天就惨了点,他再次纠结起了一部分的散修势力,大概有十几位左右,但面对尸仙门的围攻,竞相死了四五个,尸体躺在地上,毁得差不多了,魂肯定是给打灭了。

    他带着十来位地仙散修还在顽抗。

    不过有了王胭和血云棺送丧鬼的及时来援,败局也就暂时的稳住了。

    不过帝仙宫也有四五十个尸修,实力可谓强横,往往数个送丧鬼都没办法拿下他们一个,战场胶着。

    “呵呵,原来夏道友也来了,我帝仙宫可真是幸运,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好了!免得找来找去烦人!”周文萱冷笑起来,大家都没想到尸类会这么厉害,对付地仙简直就是虐杀,而只要他们魂体相当,鬼修完全拿他们没办法。

    周文萱站在了庭院的楼梯那,话音刚落,立刻拿着一把锋利的宝剑翔跃过来!

    “以心明霞,疾降真剑,天一道!破云!”我划破了手指,在空气中写下八字真言,大手一按,算是沟通了天地,随后周文萱刚刚落地,天空瞬间‘嗡’的一声裂响,一道紫色的剑气从天而降,直劈周文萱!

    “来的好!”周文萱皱有所发现的怒道,毕竟都是仙级的修士,就算掉了等级,感觉却敏锐,挥剑一挡,哐的一声就隔住了那把紫剑,不过整个尸身也给炸飞了老远!

    她很快就站了起来,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再次冲向了我!

    “虚步无形,游空落剑,天一道!飞游!”我往后一跃,长剑灌注法力,打出了咒印后往前面冲过来的周文萱一指,瞬间就一道飞游剑光飞出,直冲周文萱!

    “小子!同样的招数,怎么可能奏效!”周文萱冷笑起来,嘴里念叨了什么,忽然浑身红光大盛,一下子速度就快了数倍,瞬间绕过了飞游剑,直冲我而来!

    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我皱起了眉,默念了几句咒语,很快王胭就猛然回过头看向我,整个人消失后出现在了我身前。

    “天一道!血衣!”我念起了咒语,道统之血按在了王胭的身上,王胭瞬间拿着那把断魂锥扎入了的冲过来的周文萱身上!

    有了血衣的王胭身体也全都是红色的血气,实力直接提到了鬼王级别,这断魂锥对人对尸类都是厉害无比,给这么一扎,周文萱惨嚎一声就猛的往后逃离,结果王胭再次消失,又扑了上去,将断魂锥扎入对方的后背!

    一群的尸类也纷纷跑过来救主,王胭顷刻给淹没在尸海中!

    我再次念动咒语神压,准备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法术轰击,但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天空忽然发出了一道亮光,直射地面!让所有在场者全都愣住了!上役长才。

    这一道亮光出现后,很快又有许多的亮光洒下,天空如同鱼鳞一样洞穿似的,落下了一片片的光!

    “天亮了?”我脸色一变,毕竟引凤活阵还有白天这样的事是闻所未闻的。

    尸类遇到这股光芒,身体都冒起了青烟,这让我们都意识到天真的亮了,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