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讲师
    “这是纯阳之气!”不知道哪个帝仙宫的弟子喊了一声,其他尸类都面带惊恐,纷纷往城外森林那逃去!

    “全杀了!尸类的一个不留!”我对尸类没多少好感,帝仙宫里看起来都不像是好人。

    王胭立即让送丧鬼前去狙击,周文萱给连轧两下前心和后背,魂体如同漏气一样。不过也亏得她的手下忠心耿耿,扛了她的身体就往城门外逃窜!

    王胭追上去又是扎了好几下,周文萱惨叫连连,不过因为断魂锥本身不是多厉害的东西,所以没能将其彻底杀灭,当然,如果是透阴锥,立马就让她魂飞天外。

    尸类死伤无数,但以尸体铺垫出来的逃亡,并没有让核心层伤亡殆尽,还是给周文萱和好几个尸仙逃进了森林里。

    穷寇莫追,而且不止是尸类,连鬼类也很难承受这股纯阳之气。我身边不远处一位不知道是身处哪个势力的鬼修,因为还当这股纯阳之气为阳间差不多的气息。结果逃得慢了,当场就给蒸发掉了!

    可虽说是纯阳之气,但对妖修并无多少影响,甚至还大有裨益,我问起了敖凤霞到底怎么回事,很快她就解释了起来。

    “阳间之气混杂不堪,白天阳盛阴衰,晚上阴盛阳衰,妖类对阴阳二气都能接受,有的妖类更是对纯阳之气挚爱之极,好比你身边这位小姑娘,不也很喜欢这纯阳之气么?”敖凤霞朝着惜君看了一眼。

    惜君正抬着头。如同久旱逢甘霖一样享受着纯阳之气的沐浴。身上暖洋洋的生出了些许的力量来。

    才过了一会儿。鬼修和尸类都逃入了的森林里面了,只剩下人类和尸类留在镇子中。

    地上全是人和尸类的尸身,经过烈阳一照,尸类全都干煸后化灰随风吹散了,但尸体却仍躺在了院子里。

    我和何奈天等地仙当然不忍散修同伴们死后摆在此地,就背上了他们准备去城外安葬。

    可前脚刚迈出,后面庭院的大门嘎吱一声就打开了,里面十来个男女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好奇和警惕的看着我们一干人等。

    这群人中,男子长得不算是多白净,肤色有点偏麦色,应该常年都除外晒纯阳之气。

    女的倒是十分的白,不过没敢靠前出来观望,我已经变得和普通人差不多的感官,不靠近实在看不清楚样貌。

    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老者,一把的白胡子,目光深沉,像是一些电视里镇上饱读诗书的学术大儒。

    而他后面的有年轻人,女子,几个看似家里的工人,一群人穿着方面都很古董,像是某个朝代的人,好比是宋朝,也可能是明清,甚至民国,因为搭配得比较混乱,已经看不出朝代的差别了。

    不过衣服都是粗布,绝对是纯手工制作的,应该是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昨晚闹到了大半夜,今天却还不进森林中,难道还有些什么想法么?”老者捻须走出来,他修为不高,大概就寻道大后期,而后面的工人也差不多是这情况。

    “前辈,我们都是外面的修士,误闯入了这个地方,因为一些鬼修的追杀,所以才到了这里来。”我连忙代表所有人说道。

    这老人说的话毕竟是偏南部的语言,我的口音会让他们觉得亲切点。

    “哦,原来是外面误闯进来的修士,我们历代也曾经有过好几次这种事情,不过不像是现在那么多,昨晚我在房里就已经想过你们到来的无数种可能,但无论你们怎么进来的,结果都是同样的,那就是出不去了,所以以后有仇的放下仇恨,有怨的,就放下怨恨,不要再带在身上,我们镇上很快就会有通知下来,这么吧,老夫这就带你们去镇子的菜市口那边,由镇长来决定你们往后的居所如何?”老人点点头,但一副并不意外的样子,伸袖子做了请的手势,然后就带着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往庭院外面走。

    何奈天和敖凤霞面面相觑,立即想要用传音入密和我商量,结果发现自己法力还不够说两句的,就拉我过一边商量起来。

    老人也知道我们可能意见不一,就耐心的呆在一边,但仍然说道:“你们先派人去把这几个同伴埋了吧,老夫是镇上孩子们的讲师骆瑜,现在还没开课,所以可以等上一阵的,后面的是我的孩子们。”

    我点点头,道了声谢,然后就和何奈天、敖凤霞商议起来。

    “我怎么感觉好像太好说话了,你看这镇子这么大的规模,至少得有上万人居住都有,如果每一个都这种修为,这一对冲,我们真的就成新一批原住民了,还怎么解引凤棺活阵?”何奈天沉思后说道。上役丰号。

    “何道友所言甚是,你看这老者,一点都没有因为看到我们而害怕,如果阵中居民很多的话,结果很难想象会怎样,况且我们是妖族,并非你们人类,你看看这老头,看我和你家那小女孩儿的目光有些炽热,真不知道打着我们什么主意,万一我给剥了皮,你家小凤仙给拔了羽毛炖了汤,可怎么办是好?”敖凤霞打了个寒战。

    “我看不至于吧,你们回忆下那股金云,我觉得这里修为再高也不会高到哪里,人多也不会是多大的优势,而且现在进入森林,不是鬼类就是尸类,还是保险起见跟他去一趟菜市口,而且地仙也不止是我们,怕长孙德他们也给逮住了,如果他们没有什么恶意,我们可以先问问情况,看看对我们有没有利,何况现在我们这点修为,要打引凤棺主意也不可能呀。”我分析起来。

    何奈天和敖凤霞虽然疑虑重重,不过总算决定和我一同前去了,至于其他的散修,有大部分不敢冒险,决定进入森林中,我们征求了骆瑜的意见,老讲师顿时瞪大了眼睛:“要进入森林?不可,不可呀!那里历年来都是有鬼的,岂能随意进入其中?我们就算是白天,也就是在森林外围耕田种菜而已,哪里敢进入森林里?这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啊!”

    几个散修本来要进入森林的,结果听到这情况,都打退堂鼓了,打算和我们一同去镇中心。

    一路上,偶有地仙的尸体摆在石路上,骆瑜频频摇头,大叹昨夜血腥:“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能这么多人逃入这里,但眼下看来是变天了,对我们引凤镇,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我听罢老者的话,脸唰一下就白了:“老人家,你说这里是……引凤镇?”

    “是呀,这里就是引凤镇。”骆瑜淡淡的回答,这让我不禁对这小镇的来历生出了迷茫。

    何奈天和敖凤霞都知道引凤镇的来源,现在听到后,有些警惕起来。

    除了我们十多个人,陆续还有好些人给带着去了镇中央,毕竟能活下来的,哪个不是聪明人?明知不能反抗而反抗的都死了。

    中途没有争吵,更没有打架,我甚至看到长孙德和他门下的好些弟子都站在了正中央那里。

    “呵呵……你们也没死。”长孙德冷笑起来。

    “你都没死,我们怎能舍你而去?”何奈天回敬道。

    我扫了一眼,周围地仙只有七八十人了,一百都不足,之前散修是占了很大部分的,但今天一看,大部分都死了。

    长孙德带了大概三十多个门下,也算是最大的一股势力了,妖仙中的散修看到敖凤霞他们,也站了过来,地仙的散修里,也有一部分大概五六人过来了。

    这么一来,我们一行有十七个妖修和地仙,长孙德那有三十六个,剩下的二十多个是不愿意站队的地仙和少量妖修。

    我认真找了下,没看到李破晓,倒是看到了朱开林和苏文柔,两人见到我,都伸手向我打招呼,我有些无语,他们这俩散仙可挺能折腾的!

    而看向引凤镇的镇民,我们都吓了一跳,这至少也得五六百个,实力掺杂,高的有寻道大后期,低的凡人都有。

    数百的镇民,基本都是人类,但却有妖类混杂在其中,这让我不禁好奇。

    “现在我们在这干什么?骆瑜前辈,该不会是要菜市口砍头吧?”我苦笑起来,这么多人围观,感觉就跟电视里上刑场似的。

    “哈哈,夏小友可真会说话,我们现在是等镇长来,镇长来了,就知道怎么办了。”骆瑜笑起来,这一路上和他老人家混熟了,互相都对了名字,这点何奈天和敖凤霞都不如我。

    “好吧,都等等吧。”我只能耐心的等待,不过话音刚落下不久,人群就闪出了一条道,把大家的目光都引了过去,看来是镇长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